张洁:人妖之间

  一个尖利的问题推到我们眼前:孩子的心灵除了单纯是否还存有其它?当一个孩子生处特定春秋、特定境遇时表现出“恶”会怎样?等等,《妖湖传说》很可贵地将笔触伸进该端,从而使作品在人内心落下的兼迹更深刻、持续性必然更加长久,带给人的震撼将格外强烈

  小渔村落鱼滩上有个几万年前的神话:每隔十年的冬天一个十岁男孩即成为妖湖中怪物的祭礼,这是个沿袭了靠是年而无人敢抗拒的祭奠,当恶运落到男孩鹅耳,并将他的同学“麦田圈”单双蜕变为帮凶,再伙同麦田圈的另两个同伴与当今恰值十岁的鹅耳再度交锋,殊死博斗的胜方是勇敢的男孩鹅耳与其身边有勇气的人们。

  《妖湖传说》表述的是一种对恶势力不屈、人活着面对挑战就必需坚强迎接的精神,将几代人的恩怨亲仇交织于神话、梦幻与现实之中,在终年弥漫阴森气味的妖湖四周碰撞、演绎,但作者着眼的是现实的情境,关于主题的层层铺现始终被有意识地设置于人们详细可感的平常糊口:默默无闻的小城成为暴发户似的小城;鹅耳的父亲因怯懦到处受欺;童年遭遇的残酷事件使单红旗成长为一个恶毒的人;黑子耐不住文人的清贫下海办公司,他与单红旗之妻深躲内心的情感……贯串其中的人物鹅耳、鹅耳爸爸、“麦田圈”单双、豆娘、桔梗、怪物,以及有紧密亲密联系关系的疤脸男孩单红旗、黑子、白痴象鼻虫等——可谓芸芸众生相,他们以各自的身份、地位、春秋、阅历构成人类生存于其间的世界,每人各不相同的遭际,便是一幅极好的世态图。因而作品的人物和表现内收留绝管与怪物、神话相连,但它给读者的感觉并不虚渺,作者对现实的立场在此故事框架中显露无疑;他借“幻想”获得更广阔的空间来揭示我们的糊口,也对社会及糊口于其间的人入行思索。

  《妖湖传说》极绝抒人的残酷性,塑造了一个作恶的怪物形象,同时用更多的笔墨刻画残忍孩子及孩子恶毒的内心。单红旗是个典型,他少年时期欲置鹅耳之父和叔叔于死地,发铺到成年后将儿时伙伴黑子逼上自杀之路等种种行为让人发怵,可以说,他是关在现实社会中活生生的“怪物”。在对少年儿童的文学描写中,如斯笔调不多见,更稀罕的在于:文中写单红旗“坏”,完全是以客观的描述铺现,并没有将其置身于“被惩罚”的境地,如让他平安地长大,还成为同学的偶象、长大后做交警;像凡人一样有一个平静的家庭;丧妻后又遇善良女子重组安泰窝等,作者捉住人生经历的阶段性,与想象之物取得相照映的效果,由此及彼、由彼及此,在读者内心引起反响。再望小主人公鹅耳,作品关于他遭受辱寻机报仇的心理,很难以常规的道德准则(www.mtvss.com)来评判,鹅耳拼命的程度不带理智且有残酷倾向。相类似的举动还发生在少年墨子和象鼻虫、0 -157 病毒、满天星等身上。

  作者取“恶”、尤其是孩子之“恶”心的视角使我联想到作家陈丹燕在自传体小说《一个女孩》中归顾童年时的两句话:“我都不相信人之初性本善这句话”“在我们是孩子的时候,我们曾经那么恶毒又那么纯粹”,一个尖利的问题推到我们眼前:孩子的心灵除了单纯是否还存有其它?当一个孩子生处特定春秋、特定境遇时表现出“恶”会怎样?等等,《妖湖传说》很可贵地将笔触伸进该端,从而使作品在人内心落下的痕迹更深刻、持续性必然更加长久,带给人的震撼将格外强烈.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张洁:人妖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