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再复:慈母颂

  1

  为了我和我的兄弟姐妹,妈妈,你把头发熬白了。翻开你年轻时的照片,你是那么奇丽而端庄。你微笑着,多么像蒙娜丽莎;你沉思着,多么像密该朗琪罗笔下的圣母。可是,你老了,为了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你付出了诗一样的青春,画一样的美貌,只留得满头雪一样的华发。

  你苍老了,但你的历史的美并没有逝往,你的现实的美也没有逝往。像翻阅你去昔的照片,我经常翻阅着你永动的心灵:永存的慈爱。今天,我要高高地擧起你的名字,像举着故乡的松明点燃的火炬,传播你那很少人知道的光明。从家乡那些狭窄的田埂走上面前这宽阔的大道,我一直在寻觅着精神上的维纳斯与海伦,然而,直到今天,我最爱的仍是你,一切锦绣的名字中最美的名字就是你,妈妈。

  用不着神灵的启示,当我还在摇篮里贪婪地看着世界时,就听懂那些朦胧的歌声,我知道那是你的祝福;随後,就从摇篮边望到一轮发光的太阳,那就是你的眼睛。还没有从摇篮里站起,就知道摇篮外有无限的爱,那是你给我的数不清的腮边的亲吻。妈妈,第一个为我的快乐而欢笑的,第一个为我的啼哭而不安的,就是你。

  当我知道我的赤裸裸的、强健的身躯是你创造的时候,我就领悟到你的神奇和神圣,我扑到你那蓄满人间的全部温存的怀里,把脸贴入你的饱满的乳房,再一次吮啜你的圣洁的生命。在你那永遥难知的爱的悸动里,我幼年的心,开始向大地向去,朝着天空作无边的猜想。那时,你抚摩着我的头发,指尖的阳光一直射入我灵魂的深渊,妈妈,你以你的抚爱,构筑了我人生的第一个天堂,原初的,恍惚的,然而终古常新的天堂。

  2

  你还记得吗?妈妈,当我还在静静学步时,你就教我爱,教我爱青山,爱绿树,爱翩翩而飞的蝴蝶和孜孜而忙的小蚂蚁。

  你不许我踩绝路末路边的任何一株小花和小草。你说,小花与小草是故乡的微笑,不要踩死这微笑,不要踩死微笑着的生命。这些小花小草都会唱歌,会唱桔黄色与翡翠色的歌,渴念雨水和渴念阳光的歌。於是,小花小草成了我童年的伴侣,我把许多心事都向她们诉说。有一归,我的眼泪滴落在小草的睑上,化作她的一颗伤心的露珠。

  我曾憎恨蜇刺过我的蜜蜂,焦虑地等待着报复的时刻。而你,不许我恨,你说,不要健忘她在辛劳地采集,勤劳地酿着甜美。要多多记住她的蜜,不要记住她的刺。要宽恕地上这些智慧而带刺的小昆虫。

  在中学的作文本上,我呼喊着“向大天然开战”,所有的同学都赞美我的宣言。唯有你,轻轻地摇头。你用慈母的坦率说,我不喜欢你这股气,浮泛而寒漠。我愿你酷爱大天然,酷爱人类这一最伟大的朋友。要爱她的一切,包括爱严酷的沙漠,只有爱她,才能把她变成绿洲。不要动不动就说搏斗,不要动不动就说恩仇。即使是搏斗,也是为了爱,为了谴责那些无爱的毒蛇猛兽。没有爱的恨,就是兽性的凶残,人道的堕落。

  3

  你那么儍,年青轻时就守寡,背负着古老的鬼魂而过着寂寞的糊口。我不歌颂你的寂寞,但我要歌颂你在寂寞中的奋斗。糊口多么艰难呵,为了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你在险峻的崖边上砍柴,在狂风雨下抢收倒伏的稻子,为了抢救弟弟突来的重病,你在深夜里,穿过那林深虎吟的山岭。望你现在的手,比树皮还有更多的皱折。

  “我该怎么感谢感动你?妈妈,该怎么答谢你为孩子所做的牺牲?”你很不满意我的话,在那棵大榕树下,你是那样当真地对我说:不要这样想,不要旋转着“恩惠”、“答谢”这些动机。将来你干出一番事业,也不要轻意地说什么牺牲了自己而为别人造福。不要这么说。实在你并没有牺牲,你为他人奋斗时候,也造就了你自己。世上的天堂,就在你广阔而暖爱他人的心头。我由于爱你们,所以我比你们更幸福。由于你们吮吸我的乳汁,我才感到自己是个母亲。由于你们在我怀里天使般地酣睡,我才感到自己置身於圣灵庇荫的教堂之中。没有你们的活泼的生命,哪有我自豪的梦魂。爱者比被爱者更幸福。

  呵,母亲,哲学家似的母亲,很少人熟悉的平凡的母亲,我记住你的话,记住你这灵魂里流出来的深奥难测的歌声。

  自从我心底缭绕着深奥的歌声,我才懂得唯有把爱推广到人间,才有灿烂的人生。为他人,将比他人更加荣幸;一切,一切,都是我的本份;一切,一切,都是我自身所需求的旅程。说什么有功於他人,我只记得有功於自身——有功於我的自我实现,有功於我的自我完成。亲爱的母亲,像大地一样慈蔼的妈妈,你心灵里的歌声,比圣人的教导还叩动我的心弦,由于有你这歌声,我不再傲视世界,不再傲视他人,不再相信那些宣告“我不进地狱谁来进”的英雄,我把他人与自身浑和为一个锦绣的境界,一种自由而贞洁的灵魂。

  4

  妈妈,我和弟弟妹妹,好几回问你,从少年时代问到青年时代:“你为什么爱我,为什么为我们付出一生?”

  你老是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不知道在爱你们,一点也不知道。

  有一次温顺的妈妈竟然气愤了,你指责我们,不要问,不要问,不要问这是为什么?我要告诉天下所有的孩子,母亲的爱就是纯粹的爱,为爱而爱,就是说不清为什么爱的爱。妈妈,你气愤时多么锦绣呵,像秋日的太阳,喷发时布满着温柔的黄金。可是,直到良久以後,我才明白你的这些母爱的宣言。是呵,唯有不求报偿的爱,唯有连自己也意识不到的、从高贵的天性中天然涌流出来的爱,才是真实的。妈妈,你就是这样无前提地爱我,从心灵的最深处把爱献给你的儿子。

  我知道,即使我长得像个丑八怪,你也会爱我的;即使我脾气急躁得像家乡的水牛,你也会爱我的;即使我贫穷得沿街飘流,你也会爱我的;

  即使我被打进地狱,你也会用慈母的光明,照亮我痛苦的气量气度的。

  你的无所不在的光明,比天上的阳光还强盛,你能穿透一切云雾,一切屏障,一切厚重的铁壁和地层。

  亲爱的妈妈,唯有在你辽阔的气量气度里,能收留纳我灵魂变化万千的宇宙:悲与喜,寒与暖,欢乐与忧伤,但愿与忏悔,昂奋与寂寞,歌吟与诅咒。唯有在你的辽阔的母性海洋里,能够收留纳我的一切心底的秘密,一切人类天性赋予我的波澜,还有一切难以收留纳的贫穷的朋友,一切已经沉沦而没有地位的失足者。

  妈妈,当你收留纳我的一切时,你从来也不预备和我一起承受人世的光荣,你只预备着为儿女背负灵魂的重担,预备着为我和我的兄弟姐妹承受一切苦恼与忧伤,还有一切忽然来袭的风暴。当鲜花织成环佩戴在我身上的时候,我望到你仍是伏在地上,默默地、机械地搓洗着我和孩子们的衣服,汗水依旧像小河般地在脸上涌流。不管屋外有什么风转时移,你的小河老是静静静地流……5

  比海洋还要深广的母爱呵,假如人们问我为什么暖爱家乡,我要说,由于家乡里有我的母亲,白发苍苍的母亲,朝夕思念着我的母亲。妈妈,今天你又到了远遥的地方,不管你走到那里,你就是我永遥眷恋着的故乡。你的眼泪就是我故乡土地上甘美的泉水;你的语言就是缭绕於我的心坎的乡音;你的嘴唇,就是家乡芳香的土壤,你的双手,就是故乡那些苍苍的青松。而你的心灵,就是我的爱的旗帜,就是我的生的警钟,死的回宿。

  母亲,你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把爱带到那里。把檀香般芳香的爱播向整个人间的圣者就是你,我的妈妈。家的门槛不能限制你的爱,故乡的门槛不能限制你的爱,世界上所有的门槛都不能限制你心中爱的大河。从地上的星星到天上的星星,从身旁的弟兄到遥方的弟兄,你都会献予衷心的祝福。你教会我,爱是不会有边界的,就像太阳的光辉,超越一切界限地把暖和和光明,投射到四海之内的每一个兄弟姐妹。

  6

  你为人间的邪恶痛苦过。那些为了虚荣互相厮杀的人,那些为一种霸权把无数生命投入战火的赌徒,都使你愤怒。憎恨使你的心受到折磨。但你也怜悯过他们,这些可怜的灵魂。堕落的心多么悲惨呵,他们的名字将永遥像沉重的鬼魂被钉在耻辱柱上,无论岁月怎么变迁,时空怎么移动,他们都要受到永恒的诅咒,连他的母亲也要蒙受污辱。对人类失往爱的罪人,必定被历史所憎恶。呵,可恶而可怜的人生,鸣你永遥困惑和悲哀的另一种人生。

  妈妈,你曾经委(www.mtvss.com)屈过,你的高贵的母性,曾经被蔑视过,在那个所有的爱都垂死的岁月,我也被怂恿过,也蔑视过你的爱。我把鲜花扔到路旁,把小草辗碎在脚下,把兄弟姐妹当作仇敌。在心灵里丢失过你爱的歌声。我谴责过你给我太多的软弱,使我缺少厮杀的本领,破坏的暖情。妈妈,在那些严酷的日子里,你静静地流过许多眼泪,为你的孩子,为其他母亲的孩子。

  你曾经慌恐地找到其他的母亲,你的眼神变得那么怅惘,手变得那么冰冷,在社会大风雪中被冻坏了的妈妈,带着爱的悸动与女人的惊魂的妈妈。你和其他妈妈无能为力,只有心在颤动,在呼吁:快结束吧,兄弟姐妹互相厮杀的战役;赶紧走吧,赶走孩子心中不幸的魔鬼的暗影;快归来吧,孩子儿时那一颗柔和的心灵。但你没有气力,去昔的母亲的歌,唱不起来了,只化作一颗颗眼泪,在火炉边静静地滴落。

  原谅我吧,妈妈,在那些狂潮把我俘虏的岁月,你儿子的荒诞乖张仅仅由於无知,他并没有堕落。你在儿子身上播下的爱的因子,究竟没有死亡。它在我的心底留下一点火星,这些徽弱的光明使混沌迷路的我,从黑暗的密林里逐步挣扎出来,固然失掉许多友谊,但没有变成像魔鬼那样寒酷,感谢你呵,母亲,你播下的爱,挽救了我的灵魂。

  我今天又拾起你的去昔的歌。妈妈,我要唱,轻轻地唱,唱给所有的绿叶与红叶,唱给所有的小草和小花,唱给所有的小路和大路,唱给所有的灯光和星光,很轻很轻的歌,很重很重的歌,只有你听得见,只有你听得清,远遥的母亲,远遥的故乡的心灵,远遥的中华的心灵。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刘再复:慈母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