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你的口红永遥比纸巾重要

  姑娘,你的口红永遥比纸巾重要

  文/夏苏末

  我的朋友简洁,有情有义有能力,不高寒不小气不邪恶,尽对称得上新时代女性标杆,真善美的形象代言人。

  当我都在安心等待她,将一路顺风顺水的恋爱进级成婚姻,摘得人生赢家桂冠的时候,却接到了简洁的电话,说自己被分手了。

  说起简洁被分手的原因,在万千条奇葩里也是独树一帜:对方家长嫌弃她的脸蛋未达到“三庭五眼”的黄金比例。影响下一代质量是幌子,真相是她男朋友那位爱迷信的母亲,找人算卦说简洁没有旺夫运。

  在母亲的逼迫下,男友提出了分手。简洁伤心欲尽,一大早跑来我的小公寓疗伤,不吃不喝不睡,每天窝在沙发上抱着抽纸盒掉眼泪,一边伤着心还不忘做自黑总结:“这么多年我拼死拼活,兜兜转转一大圈,没想到最后仍是败在出发点。”

  这样的总结,说实话真的让我很气愤。

  由于一个没有主见不懂珍惜的男人,就把心中的山川湖海夷为平地,这样的自暴自弃,犹如脚痛还买了劣质膏药,还让不让人好好走路了!

  我着实想敲醒她,于是凶狠地掳走了这货手上的抽纸盒,转而甩她一管自己刚买的新款唇膏。

  她挂着泪珠一脸茫然,我恨铁不成钢地戳戳她的脑门,做刑讯逼供状:“我最狼狈那会儿,是谁激昂大方激动慷慨义正言辞地跟我说,任何时候口红比纸巾更重要的!给你十分钟把你这怂样憋归往,补个妆跟我出往吃饭。”

  这货吓得一哆嗦,浑身负能量一秒流失掉七八成,望表情显然想起了被遗落的归忆。

  实在,真不能怪我气得彪悍地丧失理智。

  从高中时代熟悉,简洁一直走的都是高能强悍路线,高中三年蝉联班级第一,高考结束往了着名大学最好的专业,一手漂亮的羊毫字入校就被招入宣传部,大三被选拔参加学校的留学项目,毕业拿到了最好企业的高薪水offer。

  她不依仗良好的家景,假期和周末会往打工;她善良宽大旷达,被街头行乞的孩子哄抢到身无分文未曾诉苦过半分。这样的她,在绿茶婊满地跑的年头,却由于长得不够好望被分手,真是比怀才不遇还难将息。

  被分手是对方的遗憾,凭什么要肝肠寸中断!

  我和简洁成为好朋友,确实是由于彼此不够美而同病相怜。

  从初中到高中我顶着一成不变的蘑菇头,不挺的鼻子拖着一副大大的眼镜,嘴巴不大却有两颗硕大的门牙,穿最普通的衣服,背毫无性别特征的书包。那是一段非常非常尽看的时光,我做每一件事儿都能成为别人冷笑的资本,优异的成绩,也不能填补这份时刻身处冷笑中的苦涩。

  我眼巴巴地望着四周男生捧着心讨好漂亮的女生,对方还眼皮都不愿意抬的傲慢,为什么?太多了,不稀罕!

  当时的我特别迫切地渴想能被男生喜欢,这种渴想与情字无关,与虚荣无关,就只是单纯地想要得到一份肯定一份温柔的气力。

  但是,许多事情越迫切结果越糟,从初中到高中,没有一个这样的人泛起。这样的结果导致我越来越自闭,不修边幅,自暴自弃,直到读大学,我已完全成了糙汉子一个。

  大二那年,我暗恋的男生向我夸耀他漂亮的女朋友,我藏在女生宿舍楼顶哭得好不狼狈,刚好来楼顶吹风的简洁,其实望不下我难堪的哭相,向我递来几张纸巾。

  时间是治疗心灵创伤的巨匠,但毫不是解决现实问题的高手,但熟悉简洁以后,我发现聪明尽对是变美这件事的重要组成部门,她以身体力行的方式催熟了我改变的勇气。那时的简洁跟我一样游走在肥胖界,不外我们遇见之前她已经幡然醒悟,正闷不吭声地做着变美的努力。后来她望丑小鸭如我还没有逆袭的觉悟,干脆收编我跟她一起步履,将自己调整到更好的状态。

  治理身材先从减肥开始,我们俩天天结伴在操场跑一小时,坚持过午不食,杜尽一切零食,饿得狠了互相抉剔彼此以保持斗志。

  为了改善肤质,天天一杯豆浆一枚苹果,每周一贴面膜,盛夏37度的高温天裹着长袖过活,为了改善发质耐心在宿舍用电煮锅熬生姜水,学习服装搭配每月跑往书店蹭时尚杂志,归到宿舍将所有衣服摊开,一遍一遍地搭配不厌其烦。

  都是最普通的小事,不新鲜也没有涓滴立异,只有最朴素的坚持,绝可能地对自己苛刻,开始捱得辛劳,但始终一路向前。

  这种状态持续了很长时间,忽然有一天,我已经不记得详细日期,有男生对我说:你笑起来很可爱。

  似乎就在一夜之间,良多人就开始说,你真得很可爱。

  我无法形收留自己内心的震颤:岁月加身的自然痕迹,会由于你的努力而变得锦绣,绝管这种改变遥达不到逆袭的尺度。

  更重要的是,这想绝一切办法的尝试和坚持,为你打开了更广阔的世界,向你铺示糊口有着各种可能性,也发现自己有无穷可能性。

  当然,时间玉成了初衷也裹挟着苦衷,贯串我整个奼女时期的自卑感仍旧在心底躲匿,那个夸我可爱的男生毕业时跟我分了手,在工作和糊口上我也没有被命运特别眷顾,但我越来越明白一件事,有时候糊口只是给你一个假摔,你真的不必灰心把所有的暖情抽离出你的小世界。

  大学毕业以后,我在家乡做了一年不开心的工作之后,毅然决定往大城市闯一闯。简洁让我往北京和她一起奋斗,我大包小包满腔暖血而往。天天早晨我们穿梭在地铁拥挤的人潮中,简洁在人民大学站下车上班,我则满北京跑口试。持续多天找不到一份中意的工作,在家乡优胜习惯了的我自决心信念大跌,天天一脸狼狈地归往我们租的蜗居。

  记得有次赶完一场口试的我碰到空前暴雨,在地铁口瑟瑟发抖地等了三个小时,在暴雨渐小踩着漫过脚踝的积水,深一脚浅一脚地跑归往狠狠哭了一场。

  如今我在北京安定下来,有了自己的斗室子,有志同志合的伙伴,有亲密无间的爱人,再也不用担心暴雨天孤单一人,但我常想起那一天,简洁向我耍着狠对我说的话。

  那天,下了班的简洁抽走了我手上的纸巾,带着我下楼往吃暖腾腾的火锅,又带着我买了一支桔色唇膏,她把这款唇膏放在我手中,对我说:“女孩子要记住,任何时候,口红都比纸巾更重要,有铺张纸巾擦泪的时间和力气,不如好好补个妆,重归战场。”

  这只唇膏,带着简洁对我的鼓励,支撑着我捱过了成长中最艰难最痛苦悲伤的一段时光。时间教会我长大,教我在学会爱人之前先尊重自己。普通如我,渺小如此,恍如尘土,但,我是我自己的,无论外表仍是精神,只有我对爱自己这件事念念不忘,禁锢我的墙,最后都能成为我打开世界的门。

  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女神,但是任何人都可以成为自己。

  简洁比我更明白这个道理,以一支唇膏换全新的自己,这种蜕变,我相信,她做得比我好。

  作者简介:夏苏末,写字的吃货,懒披发爱自由。微博@夏苏末z,豆瓣夏苏末。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姑娘,你的口红永遥比纸巾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