刮痧片子观后感

  刮痧片子观后感(一)

  《刮痧》这部片子借一件小事反映了中美文化(或者说东西方文化)的冲突。片子中许大同的父亲的一句话最能说明这个问题。他说,刮痧在中国已经几千年了,怎么一到美国就说不清晰了呢?实在说不清晰的何止是刮痧这种传统的中医疗法。象许大同代替父亲承认是自己给孩子“刮痧”,许大同对上司说的“我打孩子是对你的尊重”等等中国的传统道德规范,在上司桑兰那里又何曾得到理解和认同。中国传统文明古国,有着丰硕的民族文化与民族传统,两千年儒家文化孕育下的华夏民族,忠孝礼节深进人心。民族思惟,爱国情操,是每一个公民,更加感性化。

  美国现代文明国家,区区三百年历史,但短暂的历史恰恰使这个国家更收留易接受新的思惟,没有思惟的累赘。现代的国家,主要体现在他的法律之上。法理,深进到社会的各个部门,依法办事,是这个国家更轨制化,更规范化。

  当两个文明国家相撞时,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

  中国,两千年的发铺与延绵,社会每个方面,人们都拥有他们祖先的经验,人们的行为准则,更多的是来自于社会的默许,也就是一套自己人公认的行为规范。美国,短暂的历史,决定他必需有一套自己人必需承认的社会准则。而此要在短暂的时间里是实现,就必需依赖明文划定也就是法。

  两个文明各自独立,没有好与坏,中国,你不能说他不行,由于他的民族依赖这个几千年就没有走过灭亡的道路。美国,你不能说他不行,由于他的现代民主,是美国走在了世界的前列,看尘莫及。

  美国,法律深进到社会每一个角度,每件事都将法律,涉及到人的就要讲人权,孩子,一个敏感的话题,父母教育孩子,在中国人眼里,天经地义,深进人心,对于美国人来说,他们要保护孩子的正当权利,不答应他受到分歧理的待遇。在这个问题上的巨大不合,就要求必需要交流,才能解决彼此的不合,才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才能避免一些重大的错误。

  刮痧片子观后感(二)

  每个人,每个民族,每个国家都有属于自己的文化,文化与文化间的迥然差异必然会带来个人行为思惟的不同。中国文化的核心是至情至性,而西方文化更讲求理性的梳理。这就似乎一个性情中人与理性至上的人之间发生碰撞,在各自的思维方式主导之下铺开一场拉锯战。

  影片《刮痧》中以游戏设计师许大同的故事为线索铺现了中西文化的巨大差异。主人公儿子丹尼斯发热肚子疼,刚来美国的爷爷由于不懂药瓶上的英文而采用中国几千年传统的“刮痧”给孙子治病。儿子由于意外摔伤后在病院被医护职员望见背部的痧印而指被虐待入而强制留在福利院。

  丹尼斯由于打游戏而与许大同上司昆兰的儿子打架,许大同知道后勒令丹尼斯报歉,在丹尼斯拒尽后打了孩子一巴掌。这在我们望来一个非常寻常教育孩子的举动在美国人眼中却是伤害孩子的证据。以许大同为代表的中国人则以为孩子必需在家长的指导下知道哪些事该做哪些事不该做,并以“打是亲,骂是爱”来说明打孩子是爱的一种体现。但在以昆兰为原型的美国人眼中,家长与孩子是同等的,家长并不能为孩子决定一切。

  在听证会上,一位帮许大同妻子简宁接生的护士则指出在孩子出生时,由于早产使得母亲与孩子非常危险。(m.lz13.cn)她得知许大同果断保住妻子的答复中以为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个孩子,在听证会上大吼出一句:野蛮的东方人。而在我们的观念中,大人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只要大人还活着,总会再怀孕,当然不能舍弃大人。

  听证会上,辩方律师把中国家喻互晓的孙悟空搬上来。在中国,孙悟空视为打破礼教的像征。他不服天命,大闹天宫并协助唐僧遥赴天竺取经,是英雄的化身。而在对方眼中,他却成为一个捣毁他人劳动成果缺少管教的猴子,直言我们为何把这样一只野蛮的猴子当做道德的化身。

  昆兰在听证会上作证,指出当时许大同确是打了丹尼斯。许大同却质问昆兰“我把你当朋友,为什么要在法庭上出卖我”。但昆兰却很委屈,他只是实话实说了而已。在中国,熟悉时间越长,关系就会越紧密,为朋友承担的义务也将越多。

  许大同要求阐述他有多爱他的儿子,他夸大说儿子是他生命的延续,是他们家继续香火的后人,是比他们自己生命还要重要的人。而在美国人眼中,孩子是独立的个体,他不属于任何人,谁都不能决定他是属于谁的。

  这部片子,不同的文化背景,是引起了剧中诉讼事件发生的主要原因。这部片子不仅铺示了不同文化所带来的矛盾,同时也让我们望到了那铭心刻骨的爱——关于人伦、关于民族。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刮痧片子观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