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田里的守看者主要内收留

  麦田里的守看者主要内收留(一)

  《麦田里的守看者》故事讲述的主人公是16岁的中学生霍尔整理·考尔德是当代美国文学中最早泛起的反英雄形象之一,霍尔整理出身中纽约一个富裕的中产阶级家庭。学校里的老师和自己的家长强迫他好好读书,为的是出人头地,以便将来买辆凯迪拉克,而在学校里一天到晚干的,就是谈女人,酒和性,他望不惯四周的一切,根本没心思用功读书,因而总是挨罚,到他第四次被开除时,他不敢归家。便只身在美国最繁华的纽约城浪荡了一天两夜,住小客店,逛夜总会滥交女友他在片子院里百无聊赖地消磨时光,糊里糊涂地召了妓女,不由自主的与虚荣的女友搂搂抱抱,与此同时,他的内心又十分苦闷,企图逃出虚伪的成人世界往寻批贞洁与真理的经历与感触感染。这种精神上无法调和的极度矛盾终极令他彻底崩溃,躺倒在精神医院里……

  概述:本书的主人公霍尔整理是个中学生,出身于富裕的中产阶级家庭。他虽只有16岁,但比凡人高出一头,整日穿戴风雨衣,戴着鸭舌帽,游浪荡荡,不愿读书。他对学校里的一切——老师、同学、作业、球赛等等,全都烦厌透了,3次被学校开除。又一个学期结束了,他又因5门作业中4门不及格被校方开除。他涓滴不感到难熬难过。在和同房间的同学打了一架后,他深夜离开学校,归到纽约城,但他不敢贸然归家。当天深夜住入了一家小旅馆。他在旅馆里望到的都是些不三不四的人,有穿着女装的男人,有相互喷水、喷酒的男女,他们寻欢作乐,腼腆作态,使霍尔整理感到恶心和惊讶。他无聊之极,便往夜总会厮混了一阵。归旅馆时,心里仍觉得十分沉闷,糊里糊涂允许电梯工毛里斯,让他鸣来了一个妓女。妓女一到他又紧张害怕,最后按讲定的价格给了五块钱,把她打发走了。

  第二天是礼拜天,霍尔整理上街浪荡,遇见两个修女,捐了10块钱。后来他的女友萨丽往望了场戏,又往溜冰。望到萨丽那假情假义的样子,霍尔整理很不愉快,两人吵了一场,分了手。接着霍尔整理独自往望了场片子,又到酒吧里和一个老同学一起饮酒,喝得酩酊大醉。他走入厕所,把头伸入盥洗盆里用寒水浸了一阵,才清醒过来。可是走出酒吧后,被寒风一吹,他的头发都结了冰。他想到自己也许会因此患肺炎死往,永遥见不着妹妹菲芘了,决定冒险归家和她诀别。

  霍尔整理偷偷归到家里,幸好父母都出往玩了。他鸣醒菲芘,向她诉说了自己的苦闷和理想。他对妹妹说,他将来要当一名“麦田里的守看者”:“有那么一群小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做游戏。几千几万个小孩子,附近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大人,我是说——除了我。我呢,就在那混帐的悬崖边。我的职务是在那儿守看,要是有哪个孩子去悬崖边奔来,我就把他抓住——我是说孩子们都在疾走,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去哪儿跑。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把他们抓住。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我只想当个麦田里的守看者。”后来父母归来了,霍尔整理吓得藏入壁橱。等父母往卧室,他急忙溜出家门,到一个他尊敬的老师家中借宿。可是睡到半夜,他发觉这个老师有可能是个同性恋者,于是只好偷偷逃出来,到车站候车室过夜。

  霍尔整理不想再归家,也不想再念书了,决定往西部餬口,做一个又聋又哑的人,但他想在临走前再见妹妹一面,于是托人给她带往一张便条,约她到博物馆的艺术馆门边见面。过了商定时间好一阵,菲芘终于来了,可是拖着一只装满自己衣服的大箱子,她一定要跟哥哥一起往西部。最后,因对妹妹挽劝无效,霍尔整理只好抛却西部之行,带她往动物园和公园玩了一阵,然后一起归家。归家后不久,霍尔整理就生了一场大病。整部小说是以归忆的方式写的。

  麦田里的守看者主要内收留(二)

  《麦田里的守看者》的主人公、16岁的中学生霍尔整理·考尔菲德是当代美国文学中最早泛起的反英雄形象之一。他出身在纽约一个富裕中产阶级的家庭。学校里的老师和自己的家长强迫他好好读书,为的是“出人头地,以便将来买辆混帐凯迪拉克”,而在学校里“一天到晚干的,就是谈女人、洒和性”他望不惯四周的一切,根本没心思用功读书,因而总是挨罚。与此同时,他的内心又十分苦闷、彷徨,企图逃出“虚伪”的成人世界往寻找贞洁与真理的经历与感触感染。这种精神上无法调和的极度矛盾终极令他彻底崩溃,躺倒在精神医院里。

  麦田里的守看者主要内收留(三)

  该书的主人公霍尔整理是个中学生,出生于富裕的中产阶级家庭。他虽只有16岁,但比凡人高出一头,整日穿戴风衣,戴着猎帽,游浪荡荡,不愿读书。他对学校里的一切——老师、同学、作业、球赛等等,全都烦厌透了,曾是学校击剑队队长,3次被学校开除。又一个学期结束了,他又因5门作业中4门不及格被校方开除。他涓滴不感到难熬难过。在和同房间的同学打了一架后,他深夜离开学校,归到纽约城,但他不敢贸然归家。当天深夜住入了一家小旅馆。他在旅馆里望到的都是些不三不四的人,有穿着女装的男人,有相互喷水、喷酒的男女,他们寻欢作乐,腼腆作态,使霍尔整理感到恶心和惊讶。他无聊之极,便往夜总会厮混了一阵。归旅馆时,心里仍觉得十分沉闷,糊里糊涂允许电梯工毛里斯,让他鸣来了一个妓女(十五块钱到第二天,五块钱一次)。妓女一望到他又紧张害怕,给了妓女五块钱打发她走了,可妓女要十块钱。后来妓女找毛里斯来谋事,毛里斯把霍尔整理打了一整理,拿走了他们要的五块钱。

  第二天是礼拜天,霍尔整理上街浪荡,遇见两个修女,捐了10块钱。后来他和女友萨丽往望了场戏,又往溜冰。望到萨丽那假情假义的样子,霍尔整理很不愉快,两人吵了一场,分了手。接着霍尔整理独自往望了场片子,又到酒吧里和一个老同学一起饮酒,喝得酩酊大醉。他走入厕所,把头伸入盥洗盆里用寒水浸了一阵,才清醒过来。可是走出酒吧后,被寒风一吹,他的头发都结了冰。他想到自己也许会因此患肺炎死往,永遥见不着妹妹菲苾了,决定冒险归家和她诀别。

  霍尔整理偷偷归到家里,幸好父母都出往玩了。他鸣醒菲苾,向她诉说了自己的苦闷和理想。他对妹妹说,他将来要当一名“麦田里的守看者”:“有那么一群小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做游戏。几千几万个小孩子,附近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大人,我是说——除了我。我呢,就在那混帐的悬崖边。我的职务是在那儿守看,要是有哪个孩子去悬崖边奔来,我就把他抓住——我是说孩子们都在疾走,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去哪儿跑。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把他们抓住。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我只想当个麦田里的守看者。”后来父母归来了,霍尔整理吓得藏入壁橱。等父母往卧室,他急忙溜出家门,到一个他尊敬的老师家中借宿。可是睡到半夜,他发觉这个老师有可能是个同性恋者,于是只好偷偷逃出来,到车站候车室过夜。

  霍尔整理不想再归家,也不想再念书了,决定往西部餬口,做一个又聋又哑的人,但他想在临走前再见妹妹一面,于是托人给她带往一张便条,约她到博物馆的艺术馆门边见面。过了商定时间好一阵,菲苾终于来了,可是拖着一只装满自己衣服的大箱子,她一定要跟哥哥一起往西部。最后,因对妹妹挽劝无效,霍尔整理只好抛却西部之行,带她往动物园和公园玩了一阵。(m.lz13.cn)菲苾骑上旋转木马,兴奋起来。这时下起了大雨,霍尔整理淋着雨坐在长椅上,望菲苾一圈圈转个不停,心里快乐极了,险些大鸣大嚷起来,霍尔整理决定不出走了。

  归家后不久,霍尔整理就生了场大病,又被送到一家疗养院里。出院后将被送到哪所学校,是不是想好好用功学习?霍尔整理对这一切一点儿也不感爱好。

  书在艺术上颇具特色,心理描写细致进微,可以说开当代美国文学中央理现实主义的先河。从表面上望,霍尔整理不求长进,吸烟、饮酒、乱谈恋爱甚至找妓女,简直是个糟糕透顶的“坏孩子”,假如光望这些外表上的不良倾向,当然无法真正理解像霍尔整理这样的孩子,而我们多少成年人却去去用简朴、粗暴、主观的方法往对待青少年(包括自己的子女),从而造成或加深两代人的隔阂。

  本书作者以犀利的洞察力解剖青少年的复杂心理,透过现象观察精神实质,栩栩如生地描绘了霍尔整理的精神世界的各个方面,既揭示了他受环境影响颓废、没落的一面,也写出了他纯朴、敏感、善良的一面,在某种程度上确实反映了青春变化期青少年的特点,无怪乎在西方社会里引起了泛博青少年的巨大反响,而且不少成年人也把它望作启发自己理解年青一代的钥匙。

  在语言的运用上,本书也独创一格,这种风格后来被不少西方作家所模仿。全书用青少年的口气平展直叙,使用了大量的俚语和白话。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麦田里的守看者主要内收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