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招人喜欢,却很少被人拒尽?

  为什么不招人喜欢,却很少被人拒尽?

  文/李松蔚

  前段时间一位久未谋面的朋友从美国归来,打电话约我吃饭。

  我把地点定在了一个挨着地铁站的大商场里,对于不认识北京交通的人,我以为这是一种贴心的照顾。不外他告诉我他打车,不需要了解地铁站,请我把具体地址发到他手机里。我照办了,同样很贴心地,我特地上网查了具体的街道门牌。

  就在吃饭之前半天,我收到了他的短信:“晚上吃饭的地方坐地铁怎么往呀?”

  我归复了,包括走哪个出口。两分钟后他又问:“几号线呀?”

  我心里开始有点不爽,扔掉手机做自己的事,晾了他两分钟才委曲归复了这条短信:“十号”。很快我收到第三个问题:“我在XX站,坐过往要换乘几回呀?”

  我的这位朋友受他的方言影响,提问喜欢用“呀”字结尾。归想起我熟悉他的十年,我突然意识到我对“呀”字都形成了一种前提反射般的厌烦。我深呼吸,放松自己的情绪,开始思索一个问题:这种厌烦,到底发源于什么时候的什么事情?

  在我脑海中很快浮现出了火影忍者的一个人物——佐井。

  佐井是个笑眯眯的人,我的这位朋友也是。那是一种招牌式的亲善的笑脸,不外,在佐井刚刚加进叫人和小樱步队的时候,他遭到了强烈的反感。我记不清详细的情节,但有个印象很清楚,佐井的笑脸不但没能改善他的人际地位——这与他“学习”笑脸的初衷是完全相反的——甚至起到了雪上加霜的作用。原因是他笑得太古怪了,他不是由于兴奋才笑的,笑脸只是他的一层面具,骂人时也笑,挨打时也笑。

  佐井是个没有感触感染的人,他只会执行任务,笑脸是为了让任务利便一些。

  我这位朋友当然不至于到那么夸张的程度。不外,假如说他在人际交去中常常忽略掉人与人之间的感触感染,关心任务更多一些,倒也算一个公允的评价。

  他是一个极端智慧的人。智慧分良多种,他的智慧集中体现在他的问题解决能力。在我和他有交集的那些年里,我从来没有见过有一件事是他办不成的,哪怕是良多在我望来匪夷所思的事情,例如作为本科生往一家知名外企实习,从事一门跟自己的专业八竿子打不着的技术研发。

  这种事我想一想都觉得超现实,但人家首先不会用“匪夷所思”往定义,由于他不会有这方面的感触感染。他只会笑眯眯地思索这件事所需的枢纽步骤,按步骤去下做。要提交申请,那就写,要审核材料,那就依次预备。碰到没有的材料怎么办?就用最利便的方式往获取一个。好比,利用暑假的时间上个速成班。

  我绝不怀疑,假如那个申请要用拉丁文,他也会很快找到一个拉丁文高手帮忙翻译。假如他但愿熟悉一个人,无论是知名教授仍是名企高管仍是校花女神,在一般人还在纠结“人家不可能理我吧”的同时,他已经笑眯眯地约好见面时间了。

  他熟悉人的方法直接又有效,找到联系方式,直接上门搭讪。没有联系方式也难不倒他,他可以想办法问人,还可以上网。他能用google搜到十个疑似此人的联系电话,一个一个打,买通为止。总之,用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来形收留他就对了。

  他的问题解决方式完美地诠释了传说中的大象装冰箱三部曲。他是真的可以把冰箱门打开,直接把大象去里塞。假如塞不入,他不会沮丧,不会懊悔,更不会自我怀疑,他会笑眯眯地转过头问你:“你知不知道谁可以帮忙把它塞入往呀?”

  这样的人就算是做了倾销员都能发财,更何况他还有文凭和技术。所以他毫无悬念地这些年在向着成功的道路上一路高歌猛入。(m.lz13.cn)但在他身后会萃了各种寒眼和质疑。他很不招人待见,不是由于智慧,而是由于他无法和人在感触感染的层面互动。

  他笑眯眯地夸你,也笑眯眯地自诩,笑眯眯地贬你,也笑眯眯地自贬。

  有时会笑眯眯地激怒你,有时又会笑眯眯地让你觉得生不出气来。

  所以按照一贯的方式,他笑眯眯地问我:“坐过往要换乘几回呀?”

  我估计这是他最快解决问题的办法,就这么简朴。不会解释“不好意思,舆图上线路太复杂了,这么多站我其实望不外来,你能不能直接把路线发给我?”,也不会开个玩笑说“我是路痴求鄙视”,也不会报歉说“再多麻烦你一下哈”……

  假如我忍住怒气归复他:“你自己不会望舆图吗?”

  他一定会说:“好的,那我自己望吧”。不会受挫,不会气愤,不会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心情不好,可以想象他揣起手机往查舆图,仍是一脸笑眯眯的。

  假如教育他:“你都不会说一声请谢谢对不起吗?”

  他会说:“好的,对不起,请问坐过往要换乘几回呀,谢谢。”不会自责,不会尴尬,但一定会提醒自己下次跟我提要求时务必把文明礼貌用语加上。

  他是不会有感触感染的,不会觉得我不耐烦。或者,他从理智上识别到我处于“不耐烦”的情绪状态,但他不想对此有任何的反馈。对他来说,只是任务的达成过程中碰到了一点小障碍,需要另想办法。就算我非常气愤地告诉他:“我不往了!”他也会问:“是不是时间分歧适呀?要不要改个时间呀?”你望,他这样子反而最不怕面对人际冲突。他随时随地都可以向任何人提出要求,当然会遭到良多次拒尽。他能把被拒尽也转化成一个问题来处理,直到在你这里解决掉,或者绕开你找到别人。

  所以最后我拿起手机,平心静气地告诉他,去哪个方向走,在哪个站怎样换乘。

  十年前我想不通,为什么良多人不待见他,但是很少有人会一直拒尽他。现在我想,由于对他这种类型的,绝快达成他对你的期待,才是最简朴的拒尽方式。他把我当成一件事,我就赶快做完这件事,我们手起刀落,完成任务,相忘于江湖。

  他笑眯眯地和我交换了礼貌:“谢谢”,“不客气”。

  后来我们吃了饭,做完了久别重逢应当有的全套典礼,作别,各归各家。等待着之后又有什么事件可以成为我们联系的理由。也许没有了,就像我们失往的良多人。可是我替他觉得有些不值。吃过的酒饭已经化为了乌有,而承载记忆的短信还可以在收发件箱里多躺一阵子,但终极也还会删掉,删掉就不剩下一丝痕迹。当然那也没什么,他仍是笑眯眯的,在人生路上全速奔行,一路上他会超过良多人,但他们都是过客。他会向前跑到地平线。过客在身后的那些惘然,不外是另一种不值而已。

  人与人之间,有时可不就是这么一归事吗?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为什么不招人喜欢,却很少被人拒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