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爱情里最重要的事

  这才是爱情里最重要的事

  文/李筱懿

  一凡是我最难忘的朋友,只是,在她28岁的时候,上天就把她从我们身边带走了。

  假如你熟悉她,或许会和我一样喜欢她。

  她是个既安静又爽朗的姑娘,言语恰到好处,有她在,既不会觉得聒噪,也不会感到寒场。她殷勤地照顾着每个人的情绪,也能委婉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她披发发着温顺的色泽,从不灼痛别人的世界。

  就是这么一个姑娘,28岁之前,她都是幸运的。

  从重点小学、初中、高中毕业,顺利考上重点大学;大学里和高高帅帅的学长恋爱,毕业后嫁给他;工作地点间隔父母的住所只有20分钟步行路程,中午可以悠闲地归到从小糊口的地方吃饭、午休;生了个好望的女儿,被外公外婆视若至宝抢着带,自己也没有变成臃肿的新手妈妈;工作体面平顺,按部就班地提升,因为处事大方得体,同事关系也融洽,是个被领导器重的中层干部。

  糊口假如望起来夸姣得像假的,那十有八九就是假的,或者,命运会在最出其不意的时候来个反转,唰唰存在感。

  我还记得那是某个夏天的傍晚,一凡头一归没有事先打电话就直接到我的办公室,我忙着手里的活,她坐在我身边的椅子上呆呆地咬着指甲,等我忙完,她惨淡地笑着,眼神愣愣地说:“筱懿,我得癌症了。”

  卵巢恶性肿瘤。

  这是一种早期很难被发现的女性重症,除了遗传性卵巢癌之外,没有多少可行的预防措施,只能早诊早治,争取早期发现病变。

  可是,一凡发现的时候,已经不早了。

  我怀疑上天预先知道她的人生结局,才安排了好得不真实的这28年,然后海啸般吞噬一切,只留下光秃秃的沙滩,像是对她幸运人生的最大嘲讽。

  那天,我和我熟悉了20年的姑娘——我的发小一凡,在我们走过了无数次的林荫路上来往返归地踱步,我拉着她冰凉的手,努力不在她眼前流泪。

  忽然,她停下来,轻声对我说:“别告诉任何人,我已经这样了,我父母、老公、女儿还得继承糊口,让我想想,怎么安置好他们。”

  她抱抱我,回身归家。第一次,她没有嘻嘻哈哈地挥手向我离别,而是头也不归地走遥。我望着她的背影完全消失,才蹲在地上放声大哭。

  天天,我都装作若无其事地给她打个电话,她的语气日渐轻松。半个月后,她在电话里说:“我解决好了,咱们中午一起吃饭吧。”

  在她最喜欢的菜馆,她小口地喝着冬瓜薏米煲龙骨汤,我不催,她愿意说什么,愿意什么时候说,随她。

  “我先和老公说的。我给他望了病历,对他说,老公啊,我陪不了你一辈子啦,你以后可得找个人接替我好好疼你呦。

  “女儿太小,你父母年纪大,又在外埠,今后你独自带着小姑娘,大人小孩都受罪。我父母年纪适中,女儿又是他们一手带大的,你要是同意,今后还让他们带着,白叟有个伴儿,你也不至于负担太重,能匀出精力工作、糊口。

  “咱们两套屋子,我想趁我还能动,把现在住的这套过户给我父母:一来,给他们养老;二来,假如他们用不上就算提前给女儿的嫁奁。假如你不介意,把我那一半存款存到女儿户头上,算她的教育基金。另外那套新居子,你留着今后结婚用,你肯定能找个比我更好的姑娘,得住在和过往没有半点关系的新居子里才对得住人家。”

  我问:“他怎么说?”

  一凡放下汤勺:“他没听完就快疯了,说我胡扯,让我先往把病望好。可是我知道根本望不好。

  “我想让老公没有负担地开始新糊口,他那么年青,不能也不值得淹没在我这段糊口里;我想给女儿有爱和保障的未来,不想她爸爸凄凄惨惨地带着她,也不想让她面临父亲再婚和继母关系的考验,那样既难为孩子也难为她爸爸;我还想给父母老有所依的晚年,他们只有我一个女儿,俩人还不到60岁,带着外孙女好歹有个寄托,他们还算是有知识的白叟,孩子的教育我不担心。

  “我不想为难人道,更不想用最亲爱的人今后的命运往考验爱情的忠贞,或者亲情的浓稠。我只但愿在我活着的时候,在我力所能及的前提下,把每个我爱的人安顿妥当。糊口是用来享受的,而不是拿来考验的。

  “我和老公讲道理,他最后同意了,他明天送我往住院,然后,我们一起把这事儿告诉我父母,这是我们小家庭商量后的决定。”

  一凡半年后往世了。

  就像她生前安排的那样,女儿在外公外婆家附近上幼儿园,维持着原先的糊口环境,老公天天晚上归岳父岳母家望女儿,也经常在那儿住。他们的关系不像女婿和岳父母,倒像儿子和父母亲。

  两年以后,她的老公恋爱了,对方是个善知己礼的姑娘,另外那套屋子成为他们的新房,婚礼上,除了男方女方的父母,一凡的父母和女儿也受邀出席。

  由于无须在一起近间隔糊口,所以大家几乎没有矛盾,女儿也喜欢漂亮的新妈妈,每年清明,大家一起给一凡送花儿。

  在一个原本凄惨的故事里,每个人都有了最好的回宿。

  每个人都由于一凡的爱而幸福安好,这才是真正的爱情,以及亲情——不只有激情,不仅是索取,不光为自己,还有对他人的善意与安顿。

  曾经,我认为爱情里最重要的事是“爱”本身,一凡让我明白,“爱”本身不难,难的是许对方一个望得见的未来,爱情里最重要的事,是我知道自己会离往,却依旧要照顾好你,给你一个妥帖的未来。

  这才是一个女人柔韧的坚强、宽广的善良,以及无私的爱。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这才是爱情里最重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