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人认为不要脸就会有一切

  总有人认为不要脸就会有一切

  文/毒舌奶奶cc

  凡是都有个度,真的是这样的。

  以前写过一篇文,说玻璃心的孩子没有未来,被一堆人骂过,只是由于文章里说:做人不能不要脸,但不能太要脸……

  有的人中断章取义,说我不要脸,腐朽的价值观,扭曲的价值取向,认为有钱就有一切什么什么的……

  我对做人不能太要脸这句话,宁当玉碎。再提一下我大学阶段独一赏识的一枚教授,穿戴布鞋抽着雪茄特有范儿的那么一个老头,合上书本眯着双眼意味深长的说:你们中得大多数,将败在一点小市民精神都没有这一点上……总结下来,就是太要脸。这是什么意思?就是一点点损“面子”的事儿都做不了,面子大过天,比吃饭还重要的一种扭曲的状态。

  不外今天反过来说,我又碰到了另一个极真个一些人:他们完全不要脸。

  你工作里一定会遇过这样的人:你的创意,转眼就成她的了,你的劳动果实,转眼就被她摘了往了。她会撒娇会卖萌会邀功会来事儿,会把你的东西动动她的脑子微调一下变成自己的,转脸还能拿着你曾经说过的话往接受个“采访”什么的,这也就算了,最恐怖的是,她还可以跟你做朋友。

  然后你只能吃个哑巴亏,人家媚眼一抛:谁证实这是你的idea呀……明明是人家的啦,你多心了啦。走,咱们吃个饭往。

  你还会碰到这样的人:摆出一副大家好哥们好姐妹的样子,但是交去中你会发现,特别是工作交去中,他们所有的方案,都是完全利己的,利用“朋友”关系,让你毫无保存的把利益给他,损失留给自己。然后招招手帕“大家好朋友,下次继承哦!”

  总会有这样的人:自己做太麻烦,抄吧!偷吧,再不济,就抢吧!

  李宗吾《厚黑学》被良多中老年大爷奉为神书,用来解释自己官场商场情场各种场的不自得,然后意味深长的教育下一代:要厚黑啊!在中国,你不皮厚心黑怎么成事儿?

  没错,不皮厚心黑者的确无以成大事。但大爷们不免理解的浅薄了,而上面的两种人,压根就没有理解。

  成事儿者,第一要素:是牛逼;第二要素:是坚持。

  在第二要素里,可能需要一些厚黑,在碰到困境的时候,碰到反常的时候,碰到过不往只能绕着走得砍的时候,需要厚黑一些。该违法就违那么一下,该低头就低那么一下,那是为了最终目标的实现手段而已。

  然而把不要脸当成自己行事原则的人,注定了他无法专注于做事,而太过专注于“坑人”。(m.lz13.cn)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假如他的精力有十分,那么7分放在怎么坑别人身上,只有三分放在做事儿上,这样的人,终究只是一只刨地洞的老鼠,能恶心到你,却打不败你。

  这个道理,是我用来安慰自己不要花精力和那些老鼠纠缠的原因。

  糊口和事业都当望成是一幅待完成的作品,或宏大或震撼或平静或朴素,但我终究不但愿它,龌龊。

  而返归到我碰到的那些把不要脸当成人生奥义的人,免不了有一些龌龊小气的嘴脸。

  我不是什么特别正义的人,我推崇为达目的可以一定程度不择手段。然而那要望你的目的是什么。假如是杀人,那么法律会制裁你,假如只是往偷窃别人的成果,把身边那么有限的个别的竞争对手踩在脚底,兔子专吃窝边草,那么,你的所谓“不择手段”,也不免难免太没有格式而pia上一枚low的戳印。

  我始终以为,人,应该8分精力放在专注于自己的提高和手上的工作,留两分心机把自己的工作盖上自己的戳印倾销出往,并且防着那些处处给你下套的小人即可。在这两分上,再怎么厚黑都不为过,但在那8分上,请用踏实和勤劳取代一切算计和脚踏两船。骗得了别人,骗不了上帝的。

  这样做是很开心不吃亏的,一来,你可以自己做而不用偷,二来,做出东西的本事老是自己的,他偷的了你的功课本,却偷不走你的心算大招。那么长久而言,小人终究是过客,而你,终究不可取代。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总有人认为不要脸就会有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