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孔

  屠 岸

  幼小的时候,我爱望母亲的瞳孔,那瞳孔里有一个孩子的脸,那就是我自己。

  年青的时候,我爱望爱人的瞳孔,那瞳孔里有一个青年的脸,那就是我自己。 母亲瞳孔里的孩子经常笑,笑得那么傻气。爱人瞳孔里的青年也经常笑,笑得那么傻气。

  如今,我想再望母亲的瞳孔,母亲已经不在了。如今,我想再望爱人的瞳孔,妻子已经朽迈了。我努力睁眼往望妻子的瞳孔,却望不见任何人的面孔,由于我的眼睛已经昏花了。有一个声音说,何必睁眼呢?把眼睛闭上吧。 我闭上眼睛。

  整理时,我望见了母亲的瞳孔,那瞳孔里有一个孩子的笑容,那就是我自己。

  整理时,我望见了爱人的瞳孔,那瞳孔里有一个青年的笑容,那就是我自己。

  我望见母亲(m.lz13.cn)的瞳孔对我笑,笑得那么慈爱。我望见爱人的瞳孔对我笑,笑得那么锦绣。 于是,我也笑了,笑得那么傻气。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瞳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