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关村:激荡着的中国梦

  中关村:激荡着的中国梦
  
  1998年底,一个26岁的年青人走入北京中关村一家名为四方利通的公司,应聘程序员。这已是他应聘过的第五家企业。此前,这个只有中专学历的年青人曾在一家研究院担任打字员。
  
  这个年青人名鸣程炳皓,出生于北京门头沟的他,抛却了上大学的机会往考中专,只是为了“获得一个城市户口”。就在他入进四方利通不久,公司完成了与海外最大华人网站“华渊资讯”的并购,一家全新的互联网企业——新浪网宣告成立。
  
  9年后,已成为新浪首席技术官的程炳皓从新浪辞职,拿着自己的全部家当300万元,向朋友借了一间办公室,带着6个人的技术团队成立了一家社交网站——开心网。随后,他的网站迅速成长为中国最受欢迎的社交网站之一。
  
  程炳皓的故事,只是中关村风起云涌的30年中诸多传奇中的一个,也诠释着这处地方的魅力所在:一个普普通通的青年,仅仅通过自身的聪颖、奋斗与坚持,就能创造梦想,改写命运。
  
  中关村的魅力更在于,在这里个人与国家相融合,梦想与现实相对接,共同激荡着成长中的“中国梦”。
  
  造梦中关村
  
  1980年秋天,46岁的中科院物理所研究员陈春先从美国考察归来,在硅谷和波士整理128号公路的所见所闻,滋养出了他的一个梦想——中国应建设自己的“硅谷”,让沉睡在实验室的科技成果可以转化为有市场价值的商品。
  
  这一年冬天,靠着从北京科协借来的200元钱,他在中科院的一间仓库办起了一家“北京等离子体学会进步前辈技术发铺服务部”——这是海内第一个民营科技实体。
  
  中关村,就此掀开了崭新的一页。
  
  当时光的指针划过1980年,与中国改革开放的步伐同步,中关村开启了自己传奇般的时光。多少怀揣五光十色梦想的人们,会萃在这片代表着新生与但愿的拓荒地,为了理想和未来,踏上征途。
  
  由于梦想,1994年,40岁的中科院计算所磁记实工程师柳传志加进了中科院新成立的“新技术发铺公司”。20年后,这家当年以代办署理IBM电脑为生的公司收购了IBM全球PC业务,崛起为全球第一大电脑公司。
  
  由于梦想,1992年,23岁的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生冯军,辞掉了北京建筑工程总公司的“铁饭碗”,怀揣220块钱闯进了中关村。从卖键盘做起,只要能挣5块钱,他就愿意踩着平板三轮车把货送到买主家门口。4年后,这位“冯五块”给自己的公司取名“爱国者”——“我们的梦想,就是要把爱国者这个品牌建成一个令国人骄傲的国际品牌。”而今,“aigo爱国者”已成长为中国数码第一品牌。
  
  由于梦想,1999年,31岁的邓中翰抛却了美国创办的企业归国,创立了一家鸣“中星微”的公司,两年后,中星微“星光一号”研发成功,彻底结束了“中国无芯”的历史,如今“中国芯”已占领了全球60%以上的市场份额。
  
  “中关村的土地上,充盈着梦想。”互动百科创始人潘海东说,多少年来,中国人的心中一直有一个“中国梦”,而中关村,则成了“中国梦”最集中的体现之一。
  
  “新的‘中国梦’是一个凭自己的勇气、聪明、创造精神争取夸姣糊口的梦。”在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望来,这种“中国梦”是相信在这个国家的全球化和市场化的入程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会,都有可能实现自己期看的梦想。它相信步履的气力,相信这个社会还有无穷的发铺的可能。
  
  梦想的现实基因
  
  “常听到有人将开心网的崛起称为‘奇迹’,实在,‘奇迹’不只在开心网,中关村就是一个布满奇迹的地方。这里布满着朝气,布满着变化,布满着创业的机会,布满着立异之美。”程炳皓说,“我经常会想,自己,以及这些千千万万的年青人,很幸运地遇上了这个时代。”
  
  1980年当陈春先的技术发铺服务部开业时,这里仍是满眼荒凉。如今的中关村,已汇聚了近2万家高新技术企业,每年新创办企业3000多家,上市公司总数达到185家,已成为我国重要的技术立异源头。
  
  为什么是中关村?是时代、国家、政府、企业、个人等各方面共同促成了中关村“中国梦”的实现。
  
  高校和科研机构的汇集,为中关村的立异成长提供了源源不中断的人力资源库。
  
  从1952年中国科学院定址于此至今,仅在中关村核心区就集聚了30多所国家重点高等院校、超过150家国家骨干科研院所、60多家国家重点实验室、60多家国家工程中央。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研发团体扎根中关村十多年不动地方的原因,我们但愿我们的办公楼是学生、老师们骑着自行车就能够到达的地方。”(励志一生  m.lz13.cn)微软亚太研发团体主席张亚勤对此深有体会,“企业+高校的模式非常经典、高效,是最能匡助人才成长、促入科技立异和研发成果转化的模式。”
  
  腾讯就是其中的受益者。由腾讯研究院牵头组建的清华大学—腾讯互联网立异技术联合实验室,成立短短半年就在图像视觉明显性检测方面取得突破性入铺。
  
  学校扎堆、企业扎堆,集聚效应开始彰显,立异的氛围在恣意的生长,也让梦想迅速发酵。“挑一个地方吃个饭,聊到一个话题,迅速聚拢一批狂暖的IT人,饭桌都是技术切磋的场所”。开心网广告架构师孙璐说,“有时,下个楼,就能把两个公司的合约给签了。”
  
  当然,仅有这些是不够的,多年来,中关村在轨制建设、人才成长、投融资等各方面都出台了一系列的支持措施。如今,又在打造人才特区、科技金融立异等方面出台了一系列新举措。
  
  在腾讯研究院院长郑全战望来,中关村已经形成了工业集聚效应,因其产生的“中关村文化”、“中关村效应”使得身在其中的企业深受裨益,各种企业均能有相应的供其发铺的“养料”和空间。
  
  中关村管委会副主任杨建华表示,目前中关村提供立异创业环境的泥土越来越成熟。从这个角度望,他对中关村的发铺很有决心信念。
  
  梦想在路上
  
  1985年,仍是一名研究生的张亚勤在中科院做项目,常骑着自行车到中关村往买电子零件,“那时中关村更多是电子产品交易的集披发地”。
  
  1999年,张亚勤归到中关村,介入微软在中国的研究院的创建工作,那时,他的梦想是将研究院打造成“世界一流的研究机构”。2006年,研究院已成长为微软中国研发团体,张亚勤出任主席。他为研发团体制定了一个目标——“中国智造,惠及全球”。
  
  如今,他的这个梦想已经实现——在微软全球研究成果和产品中,有非常多的贡献来自中国团队。“做出真正改变世界的基础研究成果或枢纽性技术产品”成为了张亚勤的新目标。
  
  与张亚勤相同,已迈进而立之年的中关村也有了新的梦想——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立异中央。
  
  在经历了微软中国研发团体升格为微软亚太研发团体之后,这个月,张亚勤又将迎来微软在中国的一个新里程碑——团体位于中关村核心区域的新办公楼正式揭幕,这座耗资超过20亿元人民币的新大楼的投建是由比尔·盖茨亲身拍板的,而这也是微软

  • 相关文章
  • 推荐文章
  • 徐小平:做给俞敏洪望望
  • 史玉柱:从大败到大逆转,“坏小孩”野蛮生长
  • 女首富吴亚军:男人气势女人细腻
  • 黄光裕和他的汕头老家
  • 股神PK:西蒙斯“单挑”巴菲特
  • 李嘉诚卖花
  • 华硕CEO施崇棠的动物兵法
  • 柳传志:我不能被捧得这么高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中关村:激荡着的中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