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恕是一束暖和的阳光

  宽恕是一束暖和的阳光

  文/菊韵香

  这是个真实得令人肉痛的恐怖故事。故事的发生地,是被称为“地球上最危险的国家”的索马里,那儿内战频繁,海盗横行,自杀式袭击随处可见。而正是那些随时都可能从天而降的致命危险,曾刺激、诱惑得故事的主人公阿曼达·琳浩特好奇心大发。

  阿曼达出生于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的一个偏僻小镇。因为家景拮据,阿曼达从小就学会了捡废品卖钱。除贴补家用外,大多用来购买过时的《美国国家地舆》。也就是在那时,她知道了世界上还有个神秘、疯狂甚至血腥的地方鸣索马里。20岁时,阿曼达利用在酒吧做女招待赚来的钱开始了环球旅行,先后往过委内瑞拉、阿富汗、伊拉克等许多国家。在旅行中,她萌生了在世界各地做自由记者的设法主意。

  2008年,躲在阿曼达心里的动机变得无比强烈:我要往索马里。本认为能借助自由采访获取独家新闻并赢得名声,可让她万难料到,等待她的却是一场惊魂恶梦。

  那年的8月23日,就在阿曼达和前男友兼摄影师奈杰尔抵达索马里的第三天,一伙穷凶极恶的绑匪发动突袭,将他们绑架到一个荒芜封锁的西部小镇,并要求两人的家人支付300万美元的赎金。

  男友奈杰尔虽来自澳大利亚的中产家庭,但家里只能拿出2.5万美元。而阿曼达家景贫冷,母亲收进菲薄单薄,父亲则依赖政府发放的残疾人津贴糊口,连几千美元都无力张罗。更糟糕的是,劫匪将两人关入一间褴褛的小黑屋,一天的食品只有半碗玉米,还不提供饮用水。除此外,每隔两三个小时,就会有歹徒冲入屋对他们拳打脚踢。不到三天,两人便被打得体无完肤,伤痕累累。紧接着,疾病也找上门,阿曼达感染了真菌,脸上和口腔内长满霉斑,眉毛和手指甲也徐徐脱落,掉光。

  为了自保,阿曼达想到了一个办法:皈依伊斯兰教,但愿以此换取绑匪的善待。然而,此举并未奏效。见不到赎金,暴行也愈演愈烈,阿曼达很快沦为绑匪们的性奴和玩物。一天下战书,几个绑匪竟强迫她趴在床上,并用枪顶着她的头玩起了俄罗斯轮盘这种以生命为赌注的死亡游戏!

  在被囚禁100多个昼夜后,阿曼达和男友决定冒死逃跑。身陷险境,或许只有逃,才能赢得一线生气希望。这天,他们先后以上厕所的名义,从浴室近4米高的窗台上纵身跳下。

  不遥处有一座清真寺,那儿人群熙攘,应该是间隔自由最近的地方。

  “帮帮我,我是穆斯林!”那一刻,阿曼达用生硬的索马里语大声尖鸣,求救。(m.lz13.cn)可是,每个行人都回身快步走开。阿曼达意识到,在这儿,没人敢救他们!

  绑匪追上来,举着冲锋枪跟在后面,嬉笑着捉弄“猎物”。两个“猎物”跌跌撞撞,仿佛已望到了死神的降临。

  该死的劫匪,该死的索马里,你们都该下地狱!而就在阿曼达万念俱灰的时候,忽然,一个中年妇女冲出人群,把阿曼达拉入了怀里:“我的姐妹,快跟我归家。”

  见此情景,绑匪恼羞成怒。他们丧尽天良地推开那个妇女,然后对二人当街施虐……

  整整460天之后,两家人终于凑齐120万美元,从绑匪手里救出了瘦得皮包骨头的阿曼达和前男友。而此时,阿曼达已患上了极为严峻的厌食症、黑暗与幽闭恐惊症,需长期接受心理治疗。可出人意料的是,短短一年,阿曼达又泛起在世人的视野中。

  在那一年里,阿曼达天天起床前都要做一套典礼:哀求上帝宽恕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她一次次告诉自己,那些绑匪只是暴力环境和无停止的战役所滋生的产物,与其仇恨,不如宽恕。2010年,阿曼达还创办了非营利性的“全球饶富基金会”,旨在匡助索马里女性接受教育,向遭受性虐待的女性提供医疗救护和心理咨询。此外,她还数次重返索马里,亲身为当地女性提供福利。

  阿曼达以德报怨的做法天然令许多人百思不解,匪夷所思。直到不久前,2013年9月6日,携带新书《蜃楼海市》参加新闻访谈节目的阿曼达再次归忆起“索马里恶梦”,并提到了一个人。

  是那个试图从绑匪枪下搭救她的中年妇女。

  “我能望到她眼底闪动的善良,但也能理解她身在索马里所遭受的无法想象的压迫。我想,只有改善索马里,给女人但愿,才能减少那个国家的暴力。所以,我选择为那束善良的目光、为宽恕而振作起来,坚强地活下往。”

  宽恕别人,特别是那些戕害过自己的人,并非易事。有时候,它就像远遥地平线上的一个点。但,只要我们仰看它,朝着它不停前行,终有一天会接近它,抵达它,并拥抱它。当我们学会了宽恕,便拥有了穿透黑暗、迎接暖和的气力。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宽恕是一束暖和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