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青的现代诗

  1、《我爱这土地

  如果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沙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狂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遥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由于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2、《但愿

  梦的朋友
  幻想的姊妹
  原是自己的影子
  却老走在你前面
  像光一样无形
  像风一样不安定
  她和你之间
  始终有间隔
  像窗外的飞鸟
  像天上的流云
  像河边的蝴蝶
  既桀黠而锦绣
  你上往,她就飞
  你不理她,她撵你
  她永遥陪伴你
  一直到你终止呼吸

  3、《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严寒在封闭着中国呀……
  风,
  像一个太悲哀了的老妇。
  牢牢地跟跟着,
  伸出严寒的指爪,
  拉扯着行人的衣襟。
  用着像土地一样古老的话,
  一刻也不停地絮聒着……
  那从林间泛起的,
  赶着马车的,
  你中国的农民,
  戴着皮帽,
  冒着大雪,
  你要到哪儿往呢?
  告诉你,
  我也是农人的后裔——
  因为你们的,
  刻满了痛苦的皱纹的脸,
  我能如斯深深地,
  知道了,
  糊口在草原上的人们的,
  岁月的艰辛。
  而我,
  也并不比你们快乐啊,
  ——躺在时间的河流上,
  苦难的浪涛,
  曾经几回把我吞没而又卷起——
  飘流与监禁,
  已失往了我的青春的最可贵的日子,
  我的生命,
  也像你们的生命,
  一样的憔悴呀。
  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严寒在封闭着中国呀……
  沿着雪夜的河流,
  一盏小油灯在徐缓地移行,
  那褴褛的乌篷舟里,
  映着灯光,垂着头,
  坐着的是谁呀?
  ——啊,你,
  蓬发垢面的少妇,
  是不是
  你的家,
  ——那幸福与暖和的巢穴——
  已被暴戾的敌人,
  烧毁了么?
  是不是
  也像这样的夜间,
  失往了男人的保护,
  在死亡的恐怖里,
  你已经受绝敌人刺刀的戏弄?
  咳,就在如斯严寒的今夜,
  无数的,
  我们的年迈的母亲,
  都蜷伏在不是自己的家里,
  就像异邦人,
  不知明天的车轮,
  要滚上怎样的路程?
  ——而且,
  中国的路,
  是如斯的坎坷,
  是如斯的泥泞呀。
  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严寒在封闭着中国呀……
  透过雪夜的草原,
  那些被烽火所啮啃着的地域,
  无数的,土地的垦植者,
  失往了他们所饲养的家畜,
  失往了他们肥饶的田地,
  拥挤在,
  糊口的尽看的污巷里;
  饥荒的大地,
  朝向阴暗的天,
  伸出乞援的,
  颤动着的两臂。
  中国的苦痛与灾害,
  像这雪夜一样广阔而又漫长呀!
  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严寒在封闭着中国呀……
  中国,
  我的在没有灯光的晚上,
  所写的无力的诗句,
  能给你些许的暖和么?

  4、《大堰河——我的保姆

  大堰河,是我的保姆。
  她的名字就是生她的村庄的名字,
  她是童养媳,
  大堰河,是我的保姆。
  我是地主的儿子;
  也是吃了大堰河的奶而长大了的
  大堰河的儿子。
  大堰河以养育我而养育她的家,
  而我,是吃了你的奶而被养育了的,
  大堰河啊,我的保姆。
  大堰河,今天我望到雪使我想起了你:
  你的被雪压着的草盖的宅兆,
  你的关闭了的故居檐头的枯死的瓦菲,
  你的被典押了的一丈平方的园地,
  你的门前的长了青苔的石椅,
  大堰河,今天我望到雪使我想起了你。
  你用你厚大的手掌把我抱在怀里,抚摩我;
  在你搭好了灶火之后,
  在你拍往了围裙上的炭灰之后,
  在你尝到饭已煮熟了之后,
  在你把黝黑的酱碗放到黝黑的桌子上之后,
  在你补好了儿子们的为山腰的荆棘扯破的衣服之后,
  在你把小儿被柴刀砍伤了的手包好之后,
  在你把夫儿们的衬衣上的虱子一颗颗地掐死之后,
  在你拿起了今天的第一颗鸡蛋之后,
  你用你厚大的手掌把我抱在怀里,抚摩我。
  我是地主的儿子,
  在我吃光了你大堰河的奶之后,
  我被生我的父母领归到自己的家里。
  啊,大堰河,你为什么要哭?
  我做了生我的父母家里的新客了!
  我摸着红漆雕花的家具,
  我摸着父母的睡床上金色的花纹,
  我呆呆地望着檐头的我不认得的“天伦叙乐”的匾,
  我摸着新换上的衣服的丝的和贝壳的纽扣,
  我望着母亲怀里的不熟识的妹妹,
  我坐着油漆过的安了火钵的炕凳,
  我吃着碾了三番的白米的饭,
  但,我是这般腼腆不安!由于我
  我做了生我的父母家里的新客了。
  大堰河,为了糊口,
  在她流绝了她的乳汁之后,
  她就开始用抱过我的两臂劳动了;
  她含着笑,洗着我们的衣服,
  她含着笑,提着菜篮到村边的结冰的池塘往,
  她含着笑,切着冰屑悉索的萝卜,
  她含着笑,用手掏着猪吃的麦糟,
  她含着笑,扇着炖肉的炉子的火,
  她含着笑,背了团箕到广场上往,
  晒好那些大豆和小麦,
  大堰河,为了糊口,
  在她流绝了她的乳液之后,
  她就用抱过我的两臂,劳动了。
  大堰河,深爱着她的乳儿;
  在年节里,为了他,忙着切那冬米的糖,
  为了他,常静静地走到村边的她的家里往,
  为了他,走到她的身边鸣一声“妈”,
  大堰河,把他画的大红大绿的关云长
  贴在灶边的墙上,
  大堰河,会对她的邻居夸口赞美她的乳儿;
  大堰河曾做了一个不能对人说的梦:
  在梦里,她吃着她的乳儿的婚酒,
  坐在辉煌的结彩的堂上,
  而她的娇美的媳妇亲切的鸣她“婆婆”
  ……
  大堰河,深爱着她的乳儿!
  大堰河,在她的梦没有做醒的时候已死了。
  她死时,乳儿不在她的旁侧,
  她死时,平时打骂她的丈夫也为她流泪,
  五个儿子,个个哭得很悲,
  她死时,轻轻地呼着她的乳儿的名字,
  大堰河,已死了,
  她死时,乳儿不在她的旁侧。
  大堰河,含泪的往了!
  同着四十几年的人世糊口的凌侮,
  同着数不绝的奴隶的凄苦,
  同着四块钱的棺材和几束稻草,
  同着几尺长方的埋棺材的土地,
  同着一手把的纸钱的灰,
  大堰河,她含泪的往了。
  这是大堰河所不知道的:
  她的醉酒的丈夫已死往,
  大儿做了土匪,
  第二个死在炮火的烟里,
  第三,第四,第五
  在师傅和地主的叱骂声里过着日子。
  而我,我是在写着给予这不合理的世界的咒语。
  当我经了长长的漂泊归到故土时,
  在山腰里,田野上,
  兄弟们碰见时,是比六七年前更要亲密!
  这,这是为你,悄悄地睡着的大堰河
  所不知道的啊!
  大堰河,今天,你的乳儿是在狱里,
  写着一首呈给你的赞美诗,
  呈给你黄土下紫色的灵魂,
  呈给你拥抱过我的直伸着的手,
  呈给你吻过我的唇,
  呈给你泥黑的温柔的脸颜,
  呈给你养育了我的乳房,
  呈给你的儿子们,我的兄弟们,
  呈给大地上一切的,
  我的大堰河般的保姆和她们的儿子,
  呈给爱我如爱她自己的儿子般的大堰河。
  大堰河,
  我是吃了你的奶而长大了的
  你的儿子,
  我敬你
  爱你!

  5、《复活的土地

  腐朽的日子
  早已沉到河底,
  让流水冲刷得
  快要不留痕迹了;
  河岸上
  春天的脚步所经由的地方,
  到处是繁花与茂草;
  而从那边的丛林里
  也传出了
  忠心于季节的百鸟之
  高亢的歌唱。
  播种者呵
  是应该播种的时候了,
  为了我们肯辛勤地劳作
  大地将孕育
  金色的颗粒。
  就在此刻,
  你——悲哀的诗人呀,
  也应该拂往去日的忧郁,
  让但愿苏醒在你自己的
  久久负伤着的心里:
  由于,我们的曾经死了的大地,
  在明朗的天空下
  已复活了!
  ——苦难也已成为记忆,
  在它温暖的胸膛里
  重新漩流着的
  将是战斗者的血液。

  6、《失往的岁月

  不像丢失的包袱
  可以到失物招领处找得归来,
  失往的岁月
  甚至不知丢失在什么地方——
  有的是零零星星地消失的,。
  有的丢失了十年二十年,
  有的丢失在喧闹的城市,
  有的丢失在远遥的荒原,
  有的是人潮汹涌的车站,
  有的是寒寒清清的小油灯下面;
  丢失了的不像是纸片,可以拣起来
  倒更像一碗水投到地面
  被晒干了,望不到一点影子;
  时间是活动的液体——
  用筛子、用网,都打捞不起;
  时间不可能变成固体,
  要成了化石就好了,
  即使几万年也能在岩层里找见i
  时间也像是气体,
  像急驰的列车头上冒出的烟!
  失往了的岁月似乎一个朋友,
  中断掉了联系,经受了一些苦难,
  突然得到了动静;说他
  早已离开了人间

  7、《北方

  一天
  那个科尔沁草原上的诗人
  对我说:
  “北方是悲哀的。”
  不错
  北方是悲哀的。
  从塞外吹来的
  沙漠风,
  已卷往北方的生命的绿色
  与时日的光辉
  ——一片暗淡的灰黄
  蒙上一层揭不开的沙雾;
  那天边疾奔而至的咆哮
  带来了恐怖
  疯狂地
  扫荡过大地;
  荒漠的原野
  冻结在十仲春的冷风里,
  村庄呀,山坡呀,河岸呀,
  颓垣与荒冢呀
  都披上了土色的忧郁……
  孤单的行人,
  上身俯前
  用手遮住了脸颊,
  在风沙里
  困苦地呼吸
  一步一步地
  挣扎着前入……
  几只驴子
  ——那有悲哀的眼
  和疲乏的耳朵的畜生,
  载负了土地的
  痛苦的重压,
  它们厌倦的脚步
  徐缓地踏过
  北国的
  修长而又寂寞的道路……
  那些小河早已枯干了
  河底也已画满了车辙,
  北方的土地和人民
  在渴求着
  那润泽津润生命的流泉啊!
  枯死的林木
  与低矮的住房
  稀疏地,阴郁地
  披发布在昏暗的天幕下;
  天上,
  望不见太阳,
  只有那结成大队的雁群
  惶乱的雁群
  击着玄色的翅膀
  鸣出它们的不安与悲苦,
  从这荒芜的地域逃亡
  逃亡到
  绿荫蔽天的南方往了……
  北方是悲哀的
  而万里的黄河
  汹涌着混浊的波澜
  给泛博的北方
  倾注着灾害与不幸;
  而年代的风霜
  刻划着
  泛博的北方的
  贫穷与饥饿啊。
  而我
  ——这来自南方的旅客,
  却爱这悲哀的北国啊。
  扑面的风沙
  与进骨的寒气
  决不曾使我咒诅;
  我爱这悲哀的国土,
  一片无垠的荒漠
  也引起了我的崇敬
  ——我望见
  我们的祖先
  带领了羊群
  吹着笳笛
  沉醉在这大漠的黄昏里;
  我们踏着的
  古老的松软的黄土层里
  埋有我们祖先的骸骨啊,
  ——这土地是他们所开垦
  几千年了
  他们曾在这里
  和带给他们以打击的天然相搏斗,
  他们为捍卫土地
  从不曾辱没过一次,
  他们死了
  把土地遗留给我们——
  我爱这悲哀的国土,
  它的泛博而瘦瘠的土地
  带给我们以淳朴的言语
  与宽广的姿态,
  我相信这言语与姿态
  坚强地糊口在土地上
  永遥不会灭亡;
  我爱这悲哀的国土,
  古老的国土
  ——这国土
  养育了为我所爱的
  世界上最艰苦
  与最古老的种族。

  8、《太阳的话

  打开你们的窗子吧
  打开你们的板门吧
  让我入往,让我入往
  入到你们的小屋里
  我带着金黄的花束
  我带着林间的香气
  我带着亮光和暖和
  我带着满身的露水
  快起来,快起来
  快从枕头里抬起头来
  睁开你的被睫毛盖着的眼
  让你的眼望到我的到来
  让你们的心向小小的木板房
  打开它们的关闭了良久的创子
  让我把花束,把香气,把亮光,
  暖和和露珠撒满你们心的空间。

  9、《我的思念是圆的

  我的思念是圆的
  八月中秋的月亮
  也是最亮最圆的
  无论山多高,海多宽
  海角天涯都能望见它
  在这样的夜晚
  会想起什么?
  我的思念是圆的
  西瓜,苹果都是圆的
  团圆的人家是欢乐的
  骨肉被分割是痛苦的
  思念亲人的人
  看着空中的明月
  谁能把月饼咽下?

  10、《

  太阳照着一片白沙
  沙上印着我们的脚迹
  我们走在江水的边缘
  江水在风里激荡
  我们呼唤着摆渡的过来
  但呼声被风飘走了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艾青的现代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