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硕CEO施崇棠的动物兵法

  华硕CEO施崇棠的动物兵法
  
  谦和,儒雅,瘦削——这些都可以用来形收留施崇棠,这位华硕的掌舵人。
  
  他习惯在访谈中,聊道法天然,聊入化论,聊有机神经系统,聊他最爱的治理巨匠之一弗雷德蒙德·马利克,耳提面命的感觉,华硕的员工便都说他是“教授型”的领导者。但在频频提到《孙子兵法》时,他又有点像位即将驰骋战场的将军,霸气难掩。
  
  施崇棠不是华硕的创始人,1994年,华硕的四名创业员工童子贤、徐世昌等,邀请自己过往在宏碁的“师父”施崇棠加盟,那时是创立四年的华硕的瓶颈期。
  
  42岁的施崇棠在那一年加进,任董事长兼总经理,这之前,他在宏碁任个人计算机事业部总经理,毕业于*大学电机系,痴迷于技术。
  
  之后,施崇棠带领华硕左征右战,让其在主板市场成为“巨狮”,笔记本电脑世界第四,自有电脑品牌则冲入全球五强,整体规模从1994年的20亿膨胀到2008年的6000多亿(均为新台币)。
  
  工程师出身的施崇棠,以技术主导为特质的华硕,这样的成长速度背后,天然也有自己对市场、对治理的独特理解。这些治理理念,些许鉴戒,些许创造,但无一不和当时的特殊情境或企业的文化相吻合。
  
  或许你会想知道,施崇棠的“商学院”里,又有怎样的治理聪明。
  
  巨狮、银豹和常山蛇
  
  施崇棠总结了以动物为原型的几个名词,用来比喻一些策略,或治理理念。
  
  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巨狮”理论。按照解释,“狮”,即首先要将自己定位为食品链上的最强盛,一切运作都朝着这个目标前入;“巨”,则需要庞大的数目,要超过竞争对手数倍以上。“一个数目庞大的狮群必将战无不胜。”
  
  “巨狮”理论诞生,恰是华硕主板的危难时刻。2002年,华硕的主板业务被精英公司超越,净利从40亿新台币锐减至25亿。原来公司无论是笔记本仍是主板,都定位在中高端市场,而在那个低价IT产品大行其道的时代,即是把日益扩大的中低端市场拱手让与了他人。眼见着市场地位滑落,从低价市场颠覆从而侵占大部门市场成为了施崇棠的选择。当然华硕本身的技术实力保证了其在低价策略中,依然能保持不错的产品机能。巨狮理论一出,华硕最后占据了主板市场的第一,“巨狮”也由此成为整个制造业务的最终目标。
  
  “银豹”则意味着矫健,和立异。狮子依然是百兽之王,但银豹亦可以通过灵活的身躯,切进整个“森林”。华硕的笔记本电脑显然有着“银豹”的特质,在IBM、联想、惠普等纷纷占据着大块电脑市场时,“坚如磐石”亦成了一种独特的营销手段和切进角度。再之后的2007、2008年,华硕上网本则成了新一匹的“银豹”。
  
  “常山蛇”是《孙子兵法》里反应迅速的象征,“常山之蛇也。击其首则尾至,击其尾则首至,击其中则首尾俱至。”而施崇棠但愿借此让员工明白,从研发到制造到市场的反应速度,需要像“常山蛇”那么敏捷。
  
  还有三个可爱的小动物,亦是施崇棠的心头好,它们是《共好的精神》里的松鼠、海狸和野雁,它们倡导着一种“共好”的团队合作的组织精神。华硕品牌总监郑威在刚入进华硕时,便从总经理那拿到了这本书,反复研读。
  
  不罗嗦的巨匠
  
  施崇棠最近反复读,并且分外推崇的是德鲁克同乡,奥地利治理巨匠弗雷德蒙德·马利克的著作,“他很少和你讲罗嗦的东西,就是很简朴地把治理的东西返璞回真。”
  
  在马利克的《治理成就糊口》中,有效治理的任务,分别是:一、治理目标;二、组织;三、决议计划;四、监视;五、人的发铺。
  
  这在施崇棠望来,这恰是他一向推崇的治理方式。也因此,喜欢说规律,说理念的他,在内部会议上,更注重的仍是作战的结果,由于“不要搞一堆,弄得很复杂,结果把最后的目标都健忘了。是治理目标,不是目标治理。”
  
  和马利克一样,一向崇奉“道法天然”,从天然界中提出“动物兵法”的施崇棠,但愿能在华硕建立起一个有机的神经控制系统,“眼反应得更快。”
  
  而华硕2008年第四季度的20年来首次亏损,以及如沈振来所说的“治理失准”,亦证实了这种有机系统的重要性。
  
  或许可以这么解读下:有机,意味着人的聪明、能力和作用,而系统则意味着,一套完整的流程和体系体例。
  
  用施崇棠的话来说,“要靠IT、靠流程,但是也不能把人整个扼杀掉。”
  
  于是,为了理顺整个价值溪流,也为了增加内部管控,一套新的IT系统正在华硕调试上线中。
  
  当然,有机和系统,并不是那么好平衡的两端,尤其是在已经愈发庞大的公司内部,这对施崇棠来说,应该又是个新的考量。
  
  有个小段子,曾经被*的媒体频频引用:2006年初,华硕为期24天的“六个尺度偏差”培训完毕后,来自摩托罗拉的培训师留下了打动的眼泪,由于台下,施崇棠一直陪着员工听讲、演练操纵,同样的课他已经听了四遍。
  
  在华硕,掌控流程的人都被称为“盟主”,每礼拜的高管会议被称为“作战会议”。
  
  这样的称呼,决心满满,好像又带着一些工程师偏执又好玩的趣味,或许你还可以闻到一丝三国志游戏的味道。
  
  但它不仅仅是个好玩的称呼,这应该已经成为一种融进骨子里的治理文化。
  
  宏碁创始人和董事长施振荣,也是施崇棠曾经的“老师”和工作伙伴,在《再造宏碁》中写到,企业文化毫不是死的教条口号,更不是公司宣传部分的事,而是活的精神。而再成功的企业文化,假如没有领导者绝力维系、主导,就会慢慢消披发,最后,步履和口号便不能相合。
  
  于是,卓越的企业,便可能不再卓越。
  
  这一点,对于同为电子五哥的宏碁和华硕,都尤其重要,应该也是两位施先生所有的坚持吧。

  • 相关文章
  • 推荐文章
  • 柳传志:我不能被捧得这么高
  • 王石经典语录:衡量一个人的价值标准在定力
  • 每一个商界领袖都有一个彪悍的童年
  • 解密陈发树83亿资产的运作路径
  • 李彦宏成功之道:抠门创业险胜
  • 雅思培训张永琪:手抄本中发酵27亿财富
  • 巨人史玉柱下半场惊天逆转
  • 云南首富李云春:神秘9年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华硕CEO施崇棠的动物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