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自己都不往珍惜自己,那就别怪别人对你寒漠了

  你自己都不往珍惜自己,那就别怪别人对你寒漠了

  文/吴优

  2005年在丽江,我和一些素不相识的人组成一支临时团队,计划沿滇躲线入躲。

  路过梅里雪山,我们在飞来寺停下往转山。同行一个北京女大学生不经意间说自己的腿有些肿,出于职业习惯我询问了她的既去病史。女生说她有再生障碍性贫血,在京时几乎每个月都要往输血。

  我当时就停住了:“那你为什么还要到高原来?”再障患者的血液携氧功能本来就很差,更何况是在高原。女生说:“到西躲是我的人生梦想,这一路走来,非常开心,就算死在这里也是值得的。”无话可说的我当即提出要返程,否则患者会有生命危险。

  我们同行共有6人,两个老驴友表示,女生已经成年,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她应该自己归往而不影响别人。两个广州游客表示没所谓。躲族向导同意返归迪庆,说那里有病院。

  大家争论了良久也没有达成一致,而女生好像又感冒了,呼吸开始有些难题。于是,我和向导扎西决定自行带患者离开,我们轮流背着女生下山,赶归德钦已是黄昏。终于,我们找到一家病院,女生已经站不起来了,情况望起来很严峻。我扯着嗓子喊了好一会儿,才出来一个民工装扮的中年人,他挽着裤腿,手里拿着螺丝刀,好像刚才正在修理什么。

  “医生呢?”我问。他说:“我就是。”我很着急:“这个女生有贫血,现在可能需要吸氧。”他答道:“我们这里没有氧气。”

  我抱起女生扭头就走,望来必需要归香格里拉了。我们连夜踏上回途,一路赶到当地最大的迪庆自治州病院。(m.lz13.cn)值班的是位年纪和我相仿的男医生。

  “大夫,我也是医生,这个女生有再障,她可能需要吸氧。”大夫不语,取出处方纸,刷刷几笔,我接过来一望,上面竟然写着吸氧多少钱,吸氧管多少钱,一共多少钱—这哪里是处方,分明是一张账单。

  “同道,能不能给她查一个血常规?”我小心翼翼地问。大夫不慌不忙地说:“血常规明天早上可以查,下战书5点左右可以出讲演。”我又一阵眩晕,在发达地区,病院一般10分钟就可以出讲演。那是一个漫漫永夜,我真的担心这个女学生无法再望到高原的日出。所幸,女孩当夜病情平稳,第二天我们把她送上归丽江的班车,从此再无联系。

  之后多年,我一直耿耿于那几个同行者事不关己的立场。性命攸关,怎能如斯寒漠?

  直到后来自己走过无人区,登过雪山,选修了户外运动课,结识了专业运动员,才体会到,对自己生命的尊重,也就是对整个团队的负责以及对他人生命的尊重。在通去珠峰的道路旁,披发落着许多逝者的遗骸,后来者经由时莫不心存敬畏。但多年已过,却无人能将他们带归故里,由于,那必将冒着极大的风险,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

  在极端环境下拯救生命是如斯不易,但假如是一个连自己都不珍惜的人,别人又何苦冒险往保护她呢?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你自己都不往珍惜自己,那就别怪别人对你寒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