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来了观后感

  鬼子来了观后感

  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望望《鬼子来了》,不仅要望,望完之后,还得写观后感。

  日本侵华战役中,一个北方偏僻乡村的诚实村民马大三,某一日突然赶上了生平未遇之事,撤退的中国戎行在他家里留下两个黄麻袋并说会归来取,而他们却迟迟不来。马大三打开麻袋,发现其中装着一个日本鬼子和一个汉奸翻译,厚道的马大三要为怎么对付这两个敌人伤脑筋了。6个月过往了,中国戎行仍是不见踪影,反而日本鬼子的堡垒已经修到了村口,村民们必需精心地看守住这两个俘虏不让敌人发现,而且还要防止俘虏查觉到情况的变化。这一切越来越难题了,村民们只能要求马大三解决掉这两个鬼子,但马大三却下不了手。马大三与他的女人(一个年青寡妇)因为长期照顾这些鬼子,他们之间徐徐消除了敌意,鬼子向马大三提议,他愿意以几车粮食来换取自由,这可以救济正陷于饥馑中的村民。马大三愿意相信这个在他家住了多时的鬼子,大家也同意了这个办法。结果出乎马大三的意料,日本鬼子就是日本鬼子,双方互为友好的宴会在日本兵对村民的大屠杀中结束,村子也被烧成白地。

  我们首先来分析一下影片中人物的性格。马大三:天职、善良、小智慧、明哲保身、不敢承担责任,代表典型中国老庶民的生存哲学,拉群人下水,责任大家担,也就法不责众,带着困惑的微笑死往。

  河北小山村的农夫:没有正面面对战役,几千年的农夫逻辑让他们善待俘虏,但最后往发现他们的意识形态,道德行为准则于现代战役逻辑很不适应。

  花屋小三郎:带着日本武士道精神泛起,但又害怕死得不壮烈,花屋心理变化过程是导演的功力所在。

  翻译:代表着有点文化的中国人,脑子转得很快,中国劣根性代表。搬弄是非,被上司望不起,“支那狗”。又望不起花屋这样日本农夫出身的下层士兵。最后他受刑的时候笑是对时局的冷笑,也是对自己翻译生根的冷笑。

  《鬼子来了》显然对人们所定格的中国农夫呆板木讷的尺度照不认为然,偏要把人物鼓“动”起来,马大山和他的乡亲们不无生动活泼、生气希望盎然。不是农夫不农夫的问题,这部片子方法的天才之处和独特魅力在于,不避重就轻,老是径直要把人生命性的勃发跃动给煎迫碾压出来,燃烧或者暴晒,在这个软沓沓病殃殃的年月,让“生命动作”披荆斩棘,其实专心良苦。《鬼子来了》,不给人的侧隐之念留下任何余地:给鬼子白面饺子吃,够了;“我就是杀不了人啊”,够了;送还鬼子,够了;写“友好条约”,够了;开“联欢晚会”,够了;烧光杀光,够了——仍是是不够,还要让战俘了的鬼子砍掉民族英雄了的马大山的头,(m.lz13.cn)而且还要当着“国军”和庶民的众,而“众”是什么,“众”是鲁迅在《药》里写过的雀跃的脖子伸得有鸭脖子那么长争望杀革命者的头的中国人。

  而对日本人的把一段魔鬼华的日本鬼子放到了人道的角度下分析,使日本鬼子也有了性格的饱满,有残忍也有怕死的、懦弱的一面。表现了日本鬼子人道的一面,尤其是野野村每天给村里的孩子吃糖。没有和村民冲突。而最后的爆发是军官的暗示和挑拨。因受刺激而发疯杀了最喜欢的小孩,刻画了立体饱满具有人道,内心审阅的野野村可能也是“反动”的一部门。

  鬼子来了,村民们不是鸟兽披发,往打埋伏,而几乎要夹道欢迎;千方百计掩护的,不是八路军新四军,而是鬼子汉奸;碰到难题,不知如何是好,不是翻翻毛主席的《论持久战》望望,找游击队武工队指明方向,而是不向组织汇报不说,往跟伪戎行长江湖术士搞上了。说我党取得抗日战役的胜利得益于人民战役的宝贝,这宝贝至少于长城脚下的这×村是不存在的——给村民送来粮食的不是“共军”而是“皇军”,而村民弹冠相庆的,也不是凯旋回来的人民后辈兵,而是双手沾满了同胞鲜血的侵略者。为什么偏偏找来两个黑白片年代银幕上坏得乌烟瘴气的知名的奸角陈强和陈述在这里跑跑龙套呢?姜文请两位老艺术家故地重游,是要向二老致敬吧,而观众呢,望着这两张面孔谁不浮想联翩呢,姜文请我们旧梦重温——陈强所饰的武林高手,不是他年事已高武功已经要不了人命,而是,鬼子的命,他不敢要。练得虎虎生风却奈何不了就擒的鬼子,仅仅由于他是鬼子,很尖刻。姜文顺手牵来,就把风魔众生的武侠神话给戳破了,很深刻。

  作为一部以抗日战役为背景的影片,《鬼子来了》的取意和表现手法是十分新意的,是触犯某些国人的。片子中有个最为横烈的人物并不是马大三,而是一个鸣做七爷的残废,是个双腿残废的老头,老头面收留惨淡,终日以床共眠,他从头至尾最爱说的一句话只是:我要一手掐死一个,活埋了他们!豪言壮语,一直都让观众认为那只是口号罢了而在当所有人都沉醉在日军故意布下欢庆酒会的陷井时,七爷此时却固执的费绝力气拿到枪杆,当日军开始大屠杀后,他艰难的爬出房门,精狠的打出了一枪,杀死了一个日本人,但最后却被砍中断了一只手而毙命。那是一场令人震撼的屠杀,其中所裸露出来的悲惨,是让人窒息的痛苦。<鬼子来了>七爷的角色是很具有深层意义的,在表面上望这只是一个疯子,除了愤怒,什么都不会。但到了最后,我们才恍然大悟的发现,原来所有人里面,只有他才是最清醒的,他不相信日本人能有个好东西,能懂得知恩报恩这种善德,于是,在所有的村民都被欺骗,乃至被凶残的杀害之后,原本信善厚道的马大三,此后也变成了另外一个凶暴的七爷,在马大三的本来胆小的身体里变得布满了七爷才有的血性,愤怒,还有疯狂!这是一种斗争的气力,也是独一的武器……

  片子中间有一段讲的是马大三下不了手杀两个俘虏,于是往出了村,过了河,过了河又上了山,上了山又入了城,找到了以前传说中的百步穿扬的神枪手,以求之往借刀杀人,可寒幽默的是,这枪手却告诉马大三自己是拿枪的主,根本不可能用刀杀人,可那村子地方小,随便打一枪,日本鬼子也会赶来要了他的命的,所以这个任务他根本就不能接,他又告诉马大三假如要借刀杀人,下次记得一定不能找枪手,要找刀手。就在马大三气毙之时,枪手又把他带到了传说中的京城第一快刀手,刘爷那里,枪手是这么对姜文说的:“升天的道上,刘爷给他们垫了一步,刀起头落,如微风吹过,由由然不觉之中,油然而生,你知道他们咋感谢感动刘爷的不?你肯定知不道,那些被刘爷砍下来的脑袋,必转九圈,面朝刘爷,眨眼三下(此时在一旁洗澡的痴呆刘爷加了一句:嘴角子上跷),啥鸣含笑九泉,这便是含笑九泉。”听完这一通话后的马大三,震动的拜倒在地。

  《鬼子来了》的结尾是最完美的一个镜头,无情的诗意,尽响一般的深刻,最后是令人目瞪口呆的震撼。

  含笑九泉,马大三最后是含笑而死,但他笑的是什么?是宁静村庄中村民们愚味的善良,仍是战役下人道的荒诞乖张,我望都不是,马大三笑的应该是有两点,一是对日本人冷笑,一抹重重的冷笑对着的是日本军人当时在中国所具有那种罪恶。凶残灭尽人道的罪行,这一抹子也是是足以让日本人羞愧到无地自收留也无法解释的。而另外一点,马大三笑的,却是围在周围望暖闹以及宣传仁义道德官方政策的那些民众,他们愚昧的动机,终将会像他一样得到深刻的教训的。

  《鬼子来了》,马大隐士头落地的最后两个镜头,色彩却是有了,姜文是在向那场民族恶梦说再见吗?不是,那面“鲜血染红的旗帜”笼盖一切前的瞬间,那个死人头的笑,笑得很诡异。马大山不知道怎么处置手上的鬼子,疯子喝道,“我一手拎一个,活活给他们掐死了”——于是,恰正是疯子傻子说出了真理。一个愚昧、贫穷和落后的民族是不可能有一种精神的,而一个没有精神的民族早晚要被淘汰,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同时又是一个事关生存而不得不面对的话题。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鬼子来了观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