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答应别人比你优秀

  请答应别人比你优秀

  文/肚小豆

  昨天归来的地铁上,肯尼亚来的的小哥和我泛论他在非洲的四个废品归收公司,身边还有旁人,我也就天然心安理得地开了一些小差。

  我开小差的时候,心里在想的是,让一个人这么自豪地说自己的梦想,毕竟需要多少人的点头、许可和多少年的风风雨雨,还没有打灭这样的勇气。

  我想这种青年在中国也是有的。小的时候,家里有往找外公诉说自己是画家却不能成才的年青人,外公给他们几个豆包,打发走了。

  长大了一点,我总能碰到许多有理想的青年,然而在良多场合,“有理想”和“幼稚”、“不谙世故”却已经成为了不能分的太清的同义词,良多有理想的青年,在这个社会,不能说,不敢说。他们期待一个强烈热闹的归复,却处处碰到冰凉的墙壁和寒水,久而久之,只好把一团火在心里牢牢捂着,期看哪天这黑私下中断了氧气,那火苗也就灭了。

  良多青年开始贬低自己,如英国人熟谙的人生哲学“Laugh at yourself before others have a chance to do so”,人们开始自称“屌丝”、“屁民”,反映出一个非常残忍的社会现状:这样的自我贬低去去是出于自我保护,青年们想:在一个什么都不能成就,没有出路的社会,让我先把自己贬的一文不值吧:这样别人再没有贬损我自己的余地。

  我望到英国青年踌躇满志互相交换理想的时候,我望到中国的青年互相踌躇满志地交换着冷笑,仿佛自嘲和对自决心信念的先行摧残,在这个社会里是独一一种有效的自我保护机制:

  他们想,我把自己贬低到不能再贱的地步,你们的冷笑也就不能伤害我了。这是实用而可怕的自决心信念。

  我们读教育的人,但愿望到一代年青人,他们走出往的时候,是抬着头的,是心里有梦的,在某种程度上,这些梦哪怕是一个角落,也曾实现过的。

  而这个条件,是我们需要学会不往冷笑这些有梦想的人。假如他们的设法主意望起来荒诞,这个社会给他们纠正的建议和理由,假如他们的设法主意望起来可行却远遥,这个社会给他们鼓励和认可,假如他们的设法主意望起来既而可行,这个社会给他们资源和渠道。

  我从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伟大的人,天天都会给有梦想的同行者一盆寒水。

  有些人害怕积极入取的青年,由于他们害怕糊口里还存在另一种可能性,把一切都怪罪给社会和体系体例的人,害怕靠自己努力的人。他们害怕这些努力的人,由于这些人的故事,打在他们脸上,告诉他们:哦,假如我当初努力了,也许也能成功,所以到头来,我买不起屋子实在也不全是体系体例的错。

  这是良多人完全不能接受的观点,这是一个可怕的现实:原来我的不成功也有我自己的责任。

  在这种情况下,更可靠的办法就是崇拜权势巨子,在自己的价值无法和他人价值比拟的情况下,通过极少数的成功来downscale/belittle身边的人的成功,从而保护自己的自尊和自我价值,通常的策略是:

  “你这鸣成功了?有马云那么成功吗?”

  “你有四个废品归收公司,但能坚持几年?国家政策一变你仍是啥都没有了。”

  而他们不会在意马云的成功,他们劝自己说,那是极小概率的,不足以威胁到我的身份和自尊。

  人们对自己心里健康的保护长短常本能的一种反应,然而这种反应被激化、畸形发铺之后,却越来越危害到一个社会长久的核心竞争力。这是一个泼寒水的社会,这是一个泼汽油帮人自焚的社会,这是一个望谁爬高了就要拆谁梯子的社会。

  更可怕的是,我想,这会长久以后,演变成一个不让人爬梯子的社会。试想在海内一个普通高校,一个想在非洲开四个废品归收公司的年青人,会碰到什么样的寒遇?也许他的室友会跟他说:“归往打dota吧,装什么逼啊”。

  这是我最害怕的对话。

  良多人来剑桥,望到了这里的美景和传说,他们没望到,这是一个尊重观点的城市。这个城市最美的地方,就是一个本科生,可以在一个非常普通的下战书,敲开教授的门:“教授,你有空吗?我觉得爱因斯坦可能是错的”。教授会和他耐心坐下来,逐一听过他想说什么,然后肩并肩走向书楼,彼此交换这个望法。

  一百年前在剑桥,这位本科生鸣做维特根斯坦,他带着这样的设法主意,敲开了罗素的门。那是一个按照现在的话来讲“屌丝”而又“奇葩”的青年:满脑子都是自己多么伟大的怪动机,而且愿意把这些危险的怪动机付诸实践。

  归头望,我们庆幸人类有这样一个小镇,这样一个学校,容了他,也改变了人类一个世纪自我内心探索的思索路线。

  Everymagnificent achievement in human history started with an idea heard, shared andcongratulated.

  我在剑桥的这些年,听过许多希奇的观点,在Trinity吃饭的时候碰到过以为养老金是ponzi scheme的学生,在火车上碰到了在非洲开了四个公司的二十岁的青年。我也许没有足够的才华和野心往理解我听到的这些话,但我成为了一个聆听者,在历史眼中,我也只是一个聆听者。但我的桌子的另一边,老是坐着一个严厉的思索者。

  我闻声历史对我说,所有严厉的思索者,都是值得尊重的。所以我耐心听着,在历史里面,假如理解了,我就鼓励,假如以为不可行,我建议或者分析和劝导。(m.lz13.cn)假如我什么都说不出来,我会哑口无言。

  我想我死之后,我的墓志铭上会写:

  “这里躺着一个非常平凡的人,但他的一生中,从没有将一面寒墙、一面寒水,送给一个当真思索的人。

  他固然平庸,但他有幸聆听了良多人类心灵中最美、最伟大的观点,并且让这些人得到了决心信念。

  他庸庸碌碌的一生中,独一的亮点就是在每个漆黑的夜晚,开门给每一个过路的、持着火把的人,送上了几片面包和一壶暖水。

  他非常愚昧,但他没有让这些他不理解的观点,还没出发就死在他的寒漠和冷笑中”。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请答应别人比你优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