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它并不像我想的那样

  大学,它并不像我想的那样

  还有一个多月就要期末考试了,我的大学糊口也已经入行了将近三个月了,现在的我对大学糊口有了更深刻的体会,我发现,大学糊口并不像我之前想的那样,也不像我的高中同学给我描述的那样,我觉得它有点可怕,有点可悲,我觉得到目前为止我的大学糊口是失败的,由于它只是高中糊口的延续。

  我并不是说我目前的糊口不快乐,但它并不是我想要的。我之前知道大学糊口会挺累,我也没想很轻松地在大学里混,但我真的没想到大学糊口会是现在这样。我以前规划的大学糊口是这个样子的:除了上课的时间外,一些时间用来完成功课,一些时间用来学英语,一些时间用来读书望报,一些时间用来运动,晚上10点多归宿舍上上网或入行其他娱乐,周末往书楼望书并且抽出一部门时间娱乐一下,积极参加社团或学生会的流动以丰硕糊口并进步自己的能力。可事实上,绝管我作为公关部的干事出往拉过赞助,绝管我作为人大的代表往首经贸参加模拟联合国大会,绝管我每周会往一次游泳馆,绝管我天天也会上网,但是这些都只是小小的点缀,学习仍然是我糊口的主题甚至是糊口的全部。我现在的糊口是这个样子的:天天早上7点起床,除了上课时间外,尽大部门时间用来造作业以及温习预习,一些时间用来望China Daily,Global Times,New York Times,听BBC,VOA,天天中午只休息不到半小时或干脆冲杯咖啡不休息,晚上10点半公教熄灯关门了才归宿舍,11点熄灯后开始上网(由于熄灯了没法学习了,假如11点半熄灯我肯定11点半才上网)。我天天根本没时间运动,没时间望课外书,没时间望中文报纸(望英文报纸完全是为了完成老师布置的写读书笔记的功课),没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我依旧会像高中那样拼命做数学题,依旧会像高中那样温习天天学的知识,依旧会像高中那样跑到书店买训练册来做,依旧会像高中那样绝管以为自己一天的学习任务已经完成了但仍是会找一些东西来学否则会有负罪感,依旧会像高中那样由于考试成绩而郁闷。周末我也只是偶尔会出往买几件衣服,遛遛弯,其余时间全都在家学习,以前高中和复读时我周末中午会睡3个小时左右的午觉,但现在控制在1个小时左右或者不睡,晚上依旧会喝杯咖啡然后熬夜到1点多或2点多。社团流动和《财金学子》新闻部的工作几乎全部被我推掉,本来打算每周三往打工后辈小学支教,但至今为止我一次都没往过,由于我没时间,由于我要学习。估计有人会以为我疯了,呵呵,实在我并不是主观想这样,其实是四周环境所迫。我记得小吕同学(08级人大金融的)跟我说她们的糊口挺轻松的,同学都不太爱学习,周末基本上就是逛街或闲聊,可是,为什么我的同学没有一个是这个样子?!她们除了上课都是整天泡在自习室,做一堆微积分题,翻来覆往温习课本,周末同样是在自习室渡过,很少出往逛街。在这样一种环境中,我无法说服自己不像现在这样,我当然想望课外书,想望杂志,想望报,想参加社团流动,想支教,想游泳,想打球,想逛街,想睡觉,但是假如我往做这些,那么就意味着我会在学习上落后于其他同学。

  以前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会有大学生跳楼,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大学生的压力真的很大,绝管不再有高考带来的压力,但我觉得大学的压力比高中大。我记得我之前曾说过我不再追求在学习上排名第一,我追责备面发铺,但现在我深深地领会了那句“名言”:学分绩决定一切!真的是这样。现在我们的目标基本上是保研考研或留学,这三个全都是学分绩在起着主要影响,假如没有高的GPA和高的排名,其他的一切都没有意义。就我个人来讲,我打算留学,那么除了托福和GMAT的成绩外,最重要的就是GPA,尤其是对于我这种没有什么特殊才能的人,只有GPA很高排名很高才有可能考上美国的好大学。原来我一直以为美国的大学更注重学生的能力,但后来了解到,美国大学注重的也是GPA,其他能力虽然重要,但它们并不起决定作用。现在离我最近的也是最实际的目标就是考上一所美国名校,那么我现在的所有付出都是为了往实现我这个目标,绝管读书望报和社团流动等也很重要,但比拟于这些,拼命学习显然更有实际意义。之所以说大学的压力更大,是由于大学学的东西比高中多的多,而且高中有决定性意义的考试只有高考,而大学的每一次课堂训练,每一次期中考试,每一次期末考试都会影响到GPA,入而也会影响到保研或留学,所以每一次考试都会很紧张,都会拼命温习。同学之间绝管关系很好,但实在都在暗中较着劲,在暗中PK。

  真的,我觉得我的大学糊口很失败,由于我觉得它根本不像大学糊口,它比高中糊口还恐怖。只要有GPA的存在,我的糊口还会像现在这样入行,绝管我非常不愿意。不外,我暖切盼看着我的糊口在下学期或大二时有所转变,我但愿我四周的环境能改变,也但愿我自己能改变,但愿我能更加适应大学糊口,在学习与其他流动中找到一个平衡点。

  我会绝力的。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大学,它并不像我想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