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强中的忍耐——读《扶桑》有感

  顽强中的忍耐——读《扶桑》有感

  文/孙玟炅

  一个平凡的词汇,似那大浪涛天之际沉稳的小船,似那在万人唾骂中的平淡嘲笑,似那另人鄙视的懦落,似那怯弱的背影。忍,何曾悲痛;忍耐,何曾焦急。可好像在她身上,只是一笑撇过。

  呆傻而又痴笨的影子,倚在窗前那浮泛的眼神和麻痹精神所交织起的身躯。窗户外,旧金山内,嘈杂的外景。她何时成了名妓,那另人耻笑的脑何曾会记住?就记着那,白人克里斯的面颊。

  她扶桑,被拐着,骗着来到这旧金山。这倡寮里,属她最好笑。好笑的是在那拍卖场时,在世人用赤裸裸的眼神打量她时,那呆板。即使那男人用鞭子无情地驱使她,她就在那儿笑笑,什么也不说。这令我茫然,令人九死一生般挣扎着做出的选择,在她眼前如清风般自如至极,还那么地朦胧。她忍,由于她傻吗?痴吗?呆吗?不,是她内心强撑着,化成淡然一笑,或是憨憨的,好笑的,另人难以置信的笑,忍耐的极点,掺杂着些宽收留的蜜意,又是那样坚不可摧。

  在爱情的混沌里,同样是那般忍耐,可加了些宽收留,加了些情深,交织得不再坚决。那一夜,克里斯布满稚气的脸庞,刹那间的对视,情意渐浓。可扶桑,不改以去的单纯。大勇地爱,促使着变得如牛如马,随意的暴怒式的暴打。全身的淤青,血红的伤痕,又是那两撇呆傻笑。血滴的声音伴着笑,捂着伤口笑,面对那残暴的男人。

  在世事流去中,用笑取代了冲动,忍耐促使着一切一切另人难以忍受的折磨。

  这时望来,神似那笑望人生,洒脱的女侠,在令人痛不欲生的生活生计中,过得轻松极了。可这忍耐,在她身上,令人好笑。

  不!不是那样!她的身上,那份掺杂着顽强的忍耐,不愧是扶桑。懦弱早已化成人们以为的外表,可撑过这一切一切悲痛伤感的人生经历的是她的心里的忍耐呀!你越来越发的急躁,她依然挂着那两撇甜憨的笑罢了。

  笑望人生,平淡如云,忍着忍着,好像习惯了,就那么笑笑,也就过往了。像风那样,飞到那一头远遥的地方了。

  老了,依旧是她,仍是依然憨憨傻笑的奼女。仍是痴,仍是呆,仍是那样总嘿嘿,呵呵着面对余生的扶桑。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顽强中的忍耐——读《扶桑》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