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萧:留守那年的夏天

  林萧:留守那年的夏天

  那一年,我9岁,刚读小学二年级。春节的时候,父母和叔叔婶婶一起踏上了往东莞常平的火车,把我和年仅7岁的妹妹留在了湖南乡下。

  我和妹妹随着年老的外公一起糊口,外公已经七十多岁了,头发花白,身体却还算硬朗。我们家离外公众只隔着一个村子,外公白天要忙农活,晚上的时候才过来陪我和妹妹睡觉。我的家在乡下的一个小山村里,周围是山,山上的树木长得郁郁葱葱的,夜里总有不着名的动物在山上叫鸣,我和妹妹都害怕,天天等外公来了才敢睡觉。

  那年夏天,我差点失往了生命,固然过往良多年了,现在归想起来仍心有余悸。我们村有一口大的池塘,夏天的时候,全村的老老少少都会到池塘里洗澡,就像一个免费的大游泳池,脱光了衣服就跳入往,清凉的池水洗往了全村人的酷暖和疲劳。

  一天傍晚,我带着妹妹到池塘边玩耍。那时我还不会游泳,望着村里的大人们天天兴奋地在水面上游来游往,很是羡慕。外公告诉我们,没有大人在场,小孩子不能下水往,池塘里有水鬼,会吃小孩的,所以我们不敢下水玩。

  好不收留易来了一个大人,是村里的春芳哥,他在县城读高中,在我的眼里就是大人了。他下水洗澡,并允许带我下往,我便随着下了水。他还教我游泳,我也有模有样地学起来。我乐得在水里活蹦乱跳,快乐得像一条小鱼。忽然,我一下子掉入了一个窟窿,几口水呛过来,我失往了知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天已经黑了,外公守在床边,摸着我的额头说:“孩子,下次可不要再下水了,记住外公的话了吗?”我点点头,心想下次再也不敢了。从那时起,我真的认为这个世界上有水鬼的存(m.lz13.cn)在,要不,怎么好好的,我就沉到水底了呢?我心里一直对春芳哥心存感谢感动,大约大人们是不怕水鬼的,小孩子太小,收留易被水鬼捉到。直到后来我也长成了大人,才知道那时是多么的幼稚好笑。

  那一年夏天,天色很暖。我和妹妹糊口得很艰苦,家里常常没有柴米油盐,外公白天不能照顾我们,我和妹妹从小学会了烧饭洗衣。放假了往捡褴褛,然后拿到集市上卖,用这些钱买零食吃。我清晰地记得,那时的冰棍五分钱一支,每次邻村的王麻子推着叮当响的自行车来村里卖冰棍时,我老是第一个冲锋在前,买归两支冰棍,我一支妹妹一支。

  年底的时候,父母从东莞归到了家乡,望见我和妹妹身上的衣服破褴褛烂的,母亲抱着我们哭成了一团。第二年,叔叔婶婶再往东莞的时候,父母决定不往了,那一刻,我和妹妹的眼里都饱含着喜悦的泪花。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林萧:留守那年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