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成长就是颠覆你以前的世界观

  真正的成长就是颠覆你以前的世界观

  文/林中熹

  往年《夏洛特烦恼》一上映,就红遍大江南北,与此同时那个被炒了良多遍的问题,再一次被提了出来。“如果有一天,你一觉醒来,发现趴在自己高中的课桌上,阳光洒入教室,你突然发现现实的一切,原来都是一场梦,你告诉同桌你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你的同桌笑着说你是白痴……”

  和良多的朋友都讨论过,假如让你归到高一的时候,你会怎么糊口,我认为我会闻声各种各样的归答,然而几乎所有人给我的归答都是:好好学习,学好英语,假如有可能,当真地谈场恋爱。

  但是假如让我们给我们的弟弟妹妹一些忠告的时候,几乎大多数人只会说前半句,好好学习,由于害怕谈恋爱影响学习,即使我们知道不谈恋爱,大多数人依旧考不上重点大学。

  还在我上高中的时候,我的哥哥大学毕业,在家里我爸爸妈妈跟我哥哥说,你妹妹偷偷在谈恋爱,快劝劝你妹妹好好学习,我哥看着满眼期待的我,他说:假如他归到高中的话只想干两件事情,第一,认当真真地谈场恋爱,第二好好地努力学习。他说喜欢就努力追吧,想做什么事情就往做吧,喜欢文字就往投稿吧,他算我生命第一个扭转我的世界观的人。

  后面的话不说大家也猜得到,在那个谈恋爱就是“冒大不韪”的年代,我爸爸恨不得拿个棍子追他半条街。我算是在他的怂恿下第一批活出自我的人,当真地谈恋爱,然后参加学生会,编写文章,在学校自编自演话剧,自己当主持人,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当然也在认当真真地学习。

  多年后良多人在片子院望片子的时候,才发现望湖北省的高中生良多的人是没有青春的,没有恋爱、没有堕胎、没有酒吧甚至没有KTV,有的只是做不完的试卷,打不完的营养液和说不清的暗恋,他们以为青春是从大学开始的,高中不是,而我很兴奋有一个完整的青春。

  后来我才发现谈恋爱跟学习是不成反比的。一个好的竞争机制会促入双方的学习。当然条件是,你需要管得住自己。

  第二次让我意识到世界观的扭转,是哥哥给我写信的时候,我告诉他我成绩还不错,就是太粗心和马虎。他给我的归信是:粗心不是借口、马虎不是理由,你所说的马虎,是一种知识的缺陷,思维的一种混乱,不是借口。

  良多的道理在刚开始听的时候老是很难以接受的,只是我们都需要一个往接受的过程。

  好比,等我真正开始工作,我给部分的人结算工资,每一笔钱,每一个数字都必需精准到小数位,只要我算错一个数字,我的绩效就会扣100元,但是我从来没有犯过这方面的错误。所以那一刻我才相信,良多的时候粗心,真的只是责任心不够,真的不是一种借口。

  第三次谈话是一个表哥结婚,我们坐在一个木架子上聊天,我问他你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女朋友,他说:第一要身体健康的,我可不想干一年到头把钱给病院了;第二要有独立工作的,经济独立思惟才能独立,我找的是一个妻子而不是一个女儿;第三,假如有钱的话更好,这样我可以少奋斗好多年。

  我说,你说的这不是小白脸吗?

  他说,当小白脸也是一种技能。

  第一次听这么毁三观的话,简直无法直视,我第一次知道原来良多的男人也有做王子梦的时候。在我满脸鄙夷的表情之中我们结束了这场谈话,然而这次谈话却让我的世界观狠狠地被扇了一巴掌。

  在我年幼的世界观中我一直觉得找一个相互有感觉的喜欢的人才是爱情,原来把真话放在桌面上真的不是多么好望,像是一个没有穿衣服的舞者在嘈杂的广场上舞蹈,即使他一遍又一遍地告诉人们,这是艺术,但是并不是所有的观众都是艺术家,都懂得赏识这种美。

  或许是由于他的世界观跟我永遥都不在一个频道,加上他一直都是一个敢于说实话的人,所以我们的关系并不是很亲近,甚至在我的人生中良多年里我一直都觉得我尽对不是他的亲妹妹,对于我从来说,没几乎没有享受过大家认为的那种有一个哥哥多好多幸福。每次别人说完有一个哥哥多幸福啊,我都是很无奈地瞥一眼,说,那是别人家的哥哥。

  然而这一切开始在慢慢地转变,跟着我大学毕业开始工作,跟着我开始自己创业,跟着我身边的朋友越来越优秀,跟着我开始重新学习理论知识和实操,一切都开始发生变化。

  我开始学习,开始望书,开始听《罗辑思维》,开始望《晓松奇谈》,开始自己报瑜伽班,开始天天运动,开始天天接收新的知识,开始不再天天喝心灵鸡汤,开始死磕自己的时候,坚持做好每一件小事的时候,一切都开始不一样了。

  我开始踏进另外更为广阔的一种思索模式,开始有了自己的思惟,开始不再用感性思维来判定对错,突然间一切豁然爽朗,站得更高了,你的格式也就更加大了。

  慢慢地,我开始相信:人生来就是不同等的,由于出发点不同,由于圈子不同,由于平台不同,你可能奋斗一辈子都逃不出你的阶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糊口是无法逾越的剧本。所以自古就有:“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环境对人生长的重要性,当我上大学只会开关机电脑的时候,我的北京同学计算机二级都已经由了。当我还不敢启齿说普通话的时候,我的同学就已经给外国人当英语翻译了。

  所以当我望见那篇《我奋斗了18年才和你一起喝咖啡》的时候,更多的是无可奈何,然而当你从心底接受这些事实之后,你才会公平平衡地望待这些问题,确实有差距但是我可以缩短这个差距,良多的人拥有幸福不可知,由于他们生来就有,但是你却可以通过努力,改变后发现这样的幸福是别人无法体会的。

  所以你的出身出发点是你没有办法决定的,但是你的人生的宽度的改变,人生际遇的体验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感知得到,所以这就是我奋斗的意义。我就是想知道比我更好的圈子是什么样的,我努力变好之后会成为什么样子,体会不一样的糊口方式和人生际遇。

  我曾经探讨过关于罗振宇和高晓松的区别,良多人说他们的区别是罗振宇是理性的思维更加具有逻辑,高晓松是感性思维加进了良多的随意性,他们都属于精英。罗振宇通过学习他人认知世界,高晓松通过自己的观察来感知自己的世界。

  由于从根本上出发点不同,所以方式也不同,我们无法往论述谁更厉害更加成功。但是我想说的是,良多时候精神上的认知鸿沟比物质上差距的更加可怕,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明白本身的差距还会努力改变得让自己更好。

  我也开始相信,相对于其他的轨制来说,高考是比较公平的轨制。

  我也开始相信,富人的贡献度遥遥要大于穷人,仅仅靠捐款是根本无法脱贫的。

  我也开始相信,门当户对是真的很有利于婚姻的幸福。

  我也开始相信,选择比努力更重要。

  我也开始相信,理性思维是一个优秀的品质,由于感性思维良多时候很收留易陷进自认为的思惟误区,甚至有时候会利用道德绑架他人,而理性思维,更收留易让你望见事物的本质和另一面。

  所以,当你开始颠覆你的世界观,当你发现以前你以为的是错误的时候,那么说明你在成长了。可能你会跟着年纪的增长还会不中断颠覆自己曾经的观点,甚至会归到出发点,但是此时此刻你已经不再是原来的你了,佛家说人生的三重境界是,望山是山,望水是水;望山不是山,望水不是水;最后望山仍是山,望水仍是水。

  今天早上听到《得到》里讲到说:良多人,都喜欢听心灵鸡汤,由于鸡汤的根基,是来自母亲世界的安抚,实在并没有什么用,而理性的父亲思维,更多的代表真实性是我们怎么解决问题。理性的判定,实际的步履,让脚步离地面更近一点。

  换一个角度望待问题,你会发现,没有那么多的不平衡。你之所以一直觉得空虚寂寞和难过,一直期待一步登天,却又天天抱着手机感叹时光飞逝,是由于你没有实际步履。

  罗胖曾经写过一篇文章鸣《未来不迎,过去不恋》,他说:

  不做未来的白日梦,不沉浸过去的悔恨中,坐拥当下,干自己喜欢的事情,做一个有效的自我投资,死磕自己,当达成质变的时候,当颠覆世界观的时候,又开始不中断地印证某些基本的观点的时候,你就成长了。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真正的成长就是颠覆你以前的世界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