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我惨痛的大学创业失败经历

  雷军:我惨痛的大学创业失败经历
  
  不少人想白手起家、空手套狼,在今天的贸易社会里这长短常不现实的一件事情。我特别想问:你为什么不能先做能力及资源上的积累后再创业呢?假如你觉得机会难得,为什么不往试图说服更多人给资源后再创业呢?
  
  我介入创办过了金山软件、卓越网,作为天使投资人投资了不少成功的创业项目,望起来很拉风。但实在上我也有过非常惨痛的失败。创业不是件收留易的事情,一定要想清晰,做好充分的预备后再出发。
  
  有的人为了养家生活被迫往创业,有的人为了面子和虚荣盲目往创业,这样的创业注定会很崎岖!
  
  惨痛的大学创业失败的经历
  
  1987年我上了武汉大学计算机系。武大是海内最早一批实施学分制的大学,只要修完一定的学分就可以毕业。刚上大学,我对自己要求比较严,就开始选修了不少高年级的课程。仅用了两年时间,我就修完了所有学分,甚至完成了大学的毕业设计。
  
  虽是速成,我的成绩仍是不错的。当年《PASCAL程序设计》课程的功课,老师觉得非常精彩,选作了下一版教材的示范程序。据后来的师弟们说,我是系里二十年来拿过《汇编语言程序设计》满分成绩的仅有两个学生之一。那时,我酷爱写程序,已经在老师实验室“泡”了一年多,成了各个实验室的“老油条”。
  
  读完两年大学,我已经不知足于校园糊口,预备闯荡江湖了。当年的游侠,必备如下的装备:一辆破自行车和一个破包,包里至少要装两盒磁盘及三本很厚的编程参考书。武大樱园宿舍到电子一条街,间隔并不遥,但走路需要四五十分钟,自行车成了必需的装备,新自行车招贼,所以最好是辆“破”自行车。当年最好的电脑是286,内存也只有1M。对于一个高手来说,所有常用软件必需自备,至少需要20张软盘。编译工具里没有编程接口资料,也没有电子版的图书,只好常备几本很厚的编程资料。那时的书质量不高,内收留也不全,还经常有良多错误,至少需要三本对照着望。背着三本很厚很沉的书跑来跑往,肯定不是一件惬意的事情。就是那个时候,我下定了决心,要写一本没有错误、内收留全面的编程资料书,让所有程序员只带一本书就可以了。这本书就是我和同事1992年合著的《深进DOS编程》。
  
  就这样,我骑着破自行车,背着装满磁盘和参考书的大包,开始闯荡武汉电子一条街。
  
  刚出道时,我的设法主意比较简朴,只要能学东西,干什么都可以,赚不赚钱不重要。我对各种新生事物都抱着非常浓厚的爱好。接下来的两年,涉猎之广,令我自己今天也很惊讶。我写过加密软件、杀毒软件、财务软件、CAD软件、中文系统以及各种实用小工具等,和王全国一起还做过电路板设计、焊过电路板,甚至还干过一段“黑客”,解密各种各样的软件。两年混下来,各家电脑公司老板都成了熟人,他们有任何技术困难,都愿意找我帮忙。这样,我成了武汉电子一条街的“名人”。
  
  黄玫瑰小组
  
  1989年5月,我在电子一条街上熟悉了王全国,他在一家校办的卖电脑的公司里负责技术支持。很快,这位比我高三级、年长四岁的留校老师成了我最好的朋友,我们的情谊一直延续到今天,现在他在金山,任副总裁兼CIO。
  
  当时他想做加密软件,正在做一个加密软件的界面,而我正好在写加密软件的内核。我们俩商定暑假合作写款加密软件。八月份恰是开始,我们两个人大约用了两周时间,没日没夜的辛劳,完成了所有编码、测试、界面设计以及仿单等,这款加密软件就完成了。
  
  当时正在放映片子《神秘的黄玫瑰》,王全国就建议以“黄玫瑰小组”(YellowRose)来署名我们的作品。就这样,黄玫瑰小组诞生了。以后我们在自己的作品里面,常常用“馈人玫瑰之手,历久犹有余香”这句话作为尺度签名档。
  
  BITLOK发布后,获得了同行不少的赞誉,“黄玫瑰小组”也开始有了点名气。
  
  “反病毒专家”
  
  1989年底,计算机病毒刚刚在海内泛起,就引起了我极大的爱好。为了解决学校机房染毒的问题,我和同学冯志宏合作开发出了《免疫90》,这是我写的第二款贸易软件。
  
  归忆起当时的合作,冯志宏说:“当时病毒流行来,就起了动机要做一个杀毒软件,两个人都有这个设法主意,就有合作啦。当时的前提并不好,我们在外面的一个公司找了一台机器上机,两个人分工合作开发程序,由于冷假自由时间比较充裕,就选择了在冷假入行开发。(励志一生  www.mtvss.com)武汉的冬天特别寒,天天我们都从武大骑车到那个公司往上机,风雪无阻,脚也生了冻疮,放假时食堂吃饭不利便,就常常自己动手煮波纹面,直到几年后雷军还在提‘冯志宏煮的波纹面很好吃’。”
  
  免疫90是用PASCAL写的,终极的版本可以查、解当时发现的所有病毒。我现在还对这个程序记忆犹新:这个杀毒软件具备病毒免疫功能,假如染上病毒,该程序可以像抖落身上灰尘一样把病毒清除;还做到了样本库进级和在英文环境下英文显示,在中文环境下中文显示;用户甚至可以用文本方式手工增加病毒库。这些功能今天望来没有什么,但大家想想这是1989年底我们的作品。
  
  免疫90售价260元一套,上市后在武汉就卖出了几十套,我们每人赚了好几千元。在老师推荐下,免疫90获得了湖北省大学生科技成果一等奖。我在《计算机世界》等刊物上发了良多篇关于病毒的文章,成了当时小有名气的“反病毒专家”;最让我难忘的是,还在学术刊物《计算机研究与发铺》上发表一篇学术论文,并进选第一届青年计算机大会论文集。当时,湖北省公安厅还专门请我讲课,讲反病毒技术。
  
  1990年,跟着防病毒市场逐步开始启动,公安部参与了反病毒软件的研发及产品治理。我没有正式从大学毕业,觉得写杀毒软件麻烦太多了,就暂停了免疫90的后续研发。
  
  “开放源代码”
  
  我还与冯志宏合作开发过一个共享软件RI(RAMinit,清内存的小工具)。
  
  当时RI很流行。之所以能够流行,是由于当时电脑的内存很小,在运行程序多了之后会导致系统速度变得很慢,而有些软件则可能由于内存被其他资源占用而无法运行,这时候就需要重启电脑。RI执行以后驻留内存,然后随时可以通过可自定义的暖键(默认同时按下左Ctrl和右Ctrl)来清除当前的环境或正在执行中的程序,归到驻留RI时的DOS提示符状态下。为了让更多的用户免收频繁重启的痛苦,我决定把这款工具软件完全免费。
  
  这个产品对于程序员调试程序非常利便。开发软件的过程中,总存在良多死机的bug,需要频繁重启电脑。使用RI可以进步程序员的效率。很快,RI在当时程序员也几乎是人手一份的必备工具。
  
  1992年底,我花了整整三天时间重写了RI,新版的RI2.0功能更为强劲。为了让更多的程序员来帮我修改完善,我宣布了所有的源代码。
  
  望来RI也算海内最早一批开放源代码的免费软件了。
  
  黑客生活生计
  
  1990年初,我在一个朋友那用了WPS汉卡,当时就被震住了。界面易用美观,更强的是打印结果可以先模拟显示出来。署名是香港金山公司求伯君,觉得这个“香港”软件写得真好。因为当时的电脑存贮和运算能力不足,WPS软件需要一块价值不菲的汉卡支持。我特别想买套来用用,但买一套需要2000多元,这在当时是一个天文数字。没有办法,我决定把WPS解密,并移植到普通电脑上直接使用。
  
  这可不是件收留易的事情,我几乎有两周没怎么睡觉,终于完成了。在使用过程中,我又在原来的基础上做了一些增强和完善,不少朋友觉得很好用。于是,我解密的WPS版本成了海内最流行的WPS版本了。由于这个渊源,我后来熟悉了求伯君。
  
  我成功破解过不少软件后,成了当时圈子里面几大解密高手之一。有次一个朋友告诉我,《天然码》加密做得很牛。我和王全国就着手解密《天然码》,没过多久就搞定了。但研究完后,觉得天然码的代码写得非常好,越研究就越佩服天然码的作者周志农。后来我到北京,第一个想熟悉的牛人就是周志农。
  
  失败的大学创业经历
  
  我在书楼望了一本《硅谷之火》,深深被乔布斯的故事吸引。八十年代是乔

  • 相关文章
  • 推荐文章
  • 宁高宁:蒙牛新掌门的的出色人生
  • 搜狗CEO王小川:在搜狐内部创业
  • 80后的奋斗经历:从月薪300到年薪15万
  • 王传福的财富神话:从103到第1
  • 中关村:激荡着的中国梦
  • 徐小平:做给俞敏洪望望
  • 史玉柱:从大败到大逆转,“坏小孩”野蛮生长
  • 女首富吴亚军:男人气势女人细腻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雷军:我惨痛的大学创业失败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