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医学教授的演讲令全场鸦雀无声

  一位医学教授的演讲令全场鸦雀无声

  在2014年12月13日召开的“国际临床科室治理年会”上,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社长袁钟发表了《做与文化相适应的医生》的主题演讲,他语调寻常却处处针砭时弊,良多事例惹人深思,现场300多名听众听得鸦雀无声。袁钟教授到底讲了些什么?一起来望望。

  提示:

  一个人找你望病,把所有隐私告诉你,把衣服脱光了让你检查,把所有痛苦告诉你,把生命都交给你,这种人是仅次于神的人,而不是一般人。

  由于爱才有了医疗和病院,假如把这个精神泯灭了就不再鸣医疗,那鸣交易,它不可能有尊严。

  当中心电视台在播“冬虫夏草含着吃”“生命一号”等虚假广告的时候,就说明整条河流都已经被污染,没有哪个鱼能挣脱被污染,管理污染的办法就是管理上游。

  常常有学生问我人文医学有什么用处?我想从两个层面来说,第一个层面是价值观,第二个层面是人文聪明。价值观是道,人文聪明是术。

  价值观里的尊严

  首先,我想说一下“道”的问题。现在又到年底了,良多病院都会在这个月开病院总结大会,我听过一些院长开总结大会时说:过往的一年,经由全院职工的不懈努力,我们病院的住院患者增加了20%,我们的门诊患者增加了30%,我们的收进增加了10%。那么这句话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可能在座的主任和医生们都会觉得这是意见很天然的事情。实在我告诉大家,这不应该是院长说的话,这应该是企业家说的话,我们院长该怎么说?我们应该说的是“我们治愈了多少人,我们匡助了多少人。”

  我们已经忘了什么鸣病院,这是价值观出了问题。也有医生告诉我说,自己当医生就是为了赚钱。这本身没错,但我想告诉你,只想赚钱,千万别当医生。这个社会上比当医生赚钱的工作还有良多,卖屋子、开矿、做金融、做IT……但是,只有两个行业又有钱又有尊严,一个是医生、一个是教师。在日本,只有两个职业能被成为“先生”,同样是医生和教师。

  我有一个朋友,是北京协和病院的科研处长,他是维吾尔族人。他曾经给我讲过一个事情,在维吾尔族人以为人往世了可以升天,但是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升天,要经由集体讨论,贪官、坏警察、坏城管要被打进地狱,但只有两个职业可以不经由讨论集体升天,那就是医生和教师。

  什么鸣尊严?我也是一名医生,我非常有体会。一个人找你望病,把所有隐私告诉你,把衣服脱光了让你检查,把所有痛苦告诉你,把生命都交给你,这种人是仅次于神的人,而不是一般人。假如医生不好好望病而是望患者的口袋,患者会恨死你。

  基督教两个东西很重要,一是神圣观念,再者是博爱精神。神圣观念告诉我们医生是一群优秀的人。中华中国医师协会的张雁灵会长跟我讲,他九十年代往日本,日本当时有人专门来造访这帮医生,这让中国往的医生们很希奇,“我们不是政治代表团,我们又不是经济代表团,也不是外交代表团,只是医生代表。”最后那位造访者说了一句“我一辈子想当医生,可是考不上,我尊敬医生!”

  北京辑穆家病院的董事长李碧菁是个犹太人,她曾告诉我犹太人为什么比其他人似乎多那么多智慧、成功的人,实在就是由于犹太人有神圣观念。犹太人以为他们是上帝的子民,所以他们比其他人更努力、更勤奋,也就更易成功。

  医生应该有神圣观念,都是最优秀的一群人,不管在哪个层面,即使村医也是当地最优秀的人。前两天台湾有个医生很优秀,柯文哲现在成了台北市市长。医生在当地不仅是医生,他是领袖,一个好医生不仅是技术而且他的人品也要得到大家的认可。

  但是大家也很清晰,这些年我们社会出了良多问题。上海复旦大学医学院的学生投鸩杀死自己的同宿舍同学,他说过一句话“我是个‘空人’,没有价值观。”

  我不知道大家想过没有,他为什么是个“空人”?想一想这些年还有几个大学生杀人的,好比马加爵、药家鑫。我们这些年创造了巨大的物质财富,但我们创造了精神财富吗?大家可以扪心自问。我们国家有良多传统美德,爱国家、爱家庭、爱故乡、讲孝绝、讲勤俭、讲以德服人,讲天下为公,讲克己复礼,讲温良恭俭让、讲礼义仁智信,似乎现在这些都没有怎么讲。

  人文精神的救赎

  主持人孟飞说过,这些年来《非诚勿扰》相亲最成功的不是大陆,而是台湾和香港的男士。香港良多青年可能介入了占中,但一些美德可能并不比我们大陆差。为什么港台男士现在比我们大陆男士更受中国女孩的喜欢?我们说望一下马英九、连战,再望一下徐才厚、薄熙来和周永康。谁更有中华美德,谁没有中华美德。

  前不久中华书局刚刚出版了台湾的中华传统文化基础教材两本。我所有的台湾朋友都告诉我,他们从小都读《论语》,而我们在干什么?我们的思惟品德课在集体掩耳盗铃。有北大教授说我们这几年培养了良多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什么鸣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精致”是智慧,“利己”就是所有都是以自我为中央。

  我们真的应该好好反省,有一次我和撒贝宁在武汉对话,他问我“医疗行业怎么样?”,我则归应“先别说医疗行业怎么样,当中心电视台在播“冬虫夏草含着吃”“我生命一号”等虚假广告的时候,就说明整条河流都已经被污染,没有哪个鱼能挣脱被污染,管理污染的办法就是管理上游。党中心习总书记现在正在管理上游,河流也许很快就能干净。

  这实在就是价值观。各位都是把握了各种进步前辈技术的大专家,有了满身功夫可以干两件事情,一是见义勇为,二是拦路抢劫。干好干坏,人内心的文化决定你终极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有位医生告诉我,他在消化科上班的第一天,他们科室要完成的一个指标还没完成,快要放工的时候来了一个患心血管病的农夫由于挂错号找到了他,但是他当天一个病人都没有,因此当时就违反良心给这位农夫望病给开了药,病人抓药再归来问他时,他觉得内心其实过意不往。他就告诉这位农夫再往挂一个心血管的号,那个农夫忽然哭道“我钱都用光了”。这位医生后来说道,他当时有一种坐台的感觉,从此离别了病院,不再做医生。

  我们在当医生、院长、干部在制定政策的时候,千万不能让我们的医生往牺牲善良才能获得合法权益。他本来该有一万块钱的工资却只他发两千,另外八千块钱让他自己往赚,这是邪恶的。

  什么鸣医疗?医疗发源一个同情心,人贵在有同情心。最初人们由于望到受苦受难,有人难熬难过就往帮他,这才鸣做医疗。什么鸣病院?中世纪的时候,基督教派的社会有良多飘流的、无人管的乞丐穷人。因此,他们设了一个场所让他们缓解苦难,最后慢慢形成了病院。由于爱才有了医疗和病院,假如把这个精神泯灭了就不再鸣医疗,那鸣交易,它不可能有尊严。

  我们几乎把病院当成一个企业,我们的领导们在一块开会最喜欢说的是“我们病院5个亿,我们病院8个亿,我们病院9个亿,我们病院12个亿,我们病院20个亿。”我想这医学人文就是干这个的,塑造医生的价值观。为什么协和的妇产科主任郎景和院士告诉他们科室医务职员每周必需读一本本专业以外的书,就是为了扩大知识面。我们的医生应该学会和人打交道,我们不能只会和疾病打交道。

  “有时往治愈,常常往匡助,却老是抚慰”,老是抚慰,但我们有抚慰能力吗?这恰正是医学人文要弥补的。中国医生和美国医生的区别在哪?中国医生现在临床经验非常丰硕,我们做了那么多手术。但是中美医生比较下来,我们的差别在于爱。美国医生让病人感到有爱,中国医生感觉不到。

  不够相信科技,这是我们民族的传统文化的这种很重要的一部门。全世界大多数民族都以为人死了可以升天循环有下辈子。但我们这个民族想追求永生不死,所以我们发明了良多永生不老的办法。我们尽对是一个没有死亡预备的民族,中国人什么都能忍受,家庭矛盾、工作矛盾、社会矛盾能都忍,但是在死亡眼前却忍受不了我们没有预备,面对死亡的第一个心理反映就是愤怒和震动。因此,我们的传统文化太需要医学人文精神。

  我讲最后一个问题,也就是怎么当好医生的问题。第一,我不想讲让大家如何往学雷锋,学白求恩,我只需要给老专家和当老师的讲,你们一定要想到自己老了会落到什么样的医生手里。你先做好医生,你的学生才能是好医生,等你老的时候,这个老医生就会照顾你,你现在不好好做医生,等你老了你的学生就会按你的方法收拾你。我们不能让学生学雷锋而自己在学和绅。

  第二,为孩子做个好人。良多事情,中国人只有为了孩子才会做,才会改变。我常常讲戒烟的问题,假如我们学老外在烟盒上印上骷髅和黑肺,但良多人根本不会戒烟。我们什么情况下才会戒烟?只要在香烟包装上写下“吸烟会让你的孙子变为畸形”,我想他一定戒烟。

  第三,人这一辈子干嘛来了?假如有机会往新疆的沙漠里面望望,假如有一摊水,就一定要草,有草就有牛羊,有牛羊就有人,人背后就没有东西吃我们了。草的价值就是让牛羊活的好,牛羊的价值就是让人活的好,人的价值就是让其他生物活的好,这个社会有了你多一份夸姣,千万不要让这个社会由于有了我而多了一份痛苦或者不好。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一位医学教授的演讲令全场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