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二十岁那年过得很不好,但我不会一生过得都不好

  我二十岁那年过得很不好,但我不会一生过得都不好

  文/伊心

  01

  往年冬天,寒空气格外漫长,我裹在被子里开一盏昏黄的小台灯望《白色流淌一片》,蒋峰写的。一个长春人,写着好像和“白色”毫无关系的一切。

  我太喜欢这本书了,好多人和我一样,对封面上的那句案牍念念不忘。

  他说:“我二十二岁那年过得并不好,但我不会一生过得都不好。”

  望那本书的那几天,我夜夜沉进深重的梦境,梦境里全是自己的二十岁。是的,假如将这句话代进到我的身上,那便是——我二十岁那年过得很不好,但我不会一生过得都不好。

  你还记得自己二十岁的时候吗?

  我大概永遥都不会健忘。

  不会健忘自己像溺水的人一样泅渡的经历,不会健忘每一分每一秒被迷茫、困惑和痛苦绑架的光阴。

  前天,我发了文章《此人有毒,趁早尽交》,望到好几条留言里说:“终于不是只有自己在二十岁时过得那么自卑和迷乱了。”还有人说:“我的二十岁也这么糟糕,以后会好吗?”

  你望人人都说青春好,可青春的好大概只在于年青吧。可青春全部的不好一定也在于年青——贫穷、慌乱又不知所措的年青。

  由于太年青了,所以任何微妙的微小的微不足道的情绪都会变成惊雷,轰隆轰隆,经久不息。你听到别人否定了你,就再也不相信自己的毫光和荣耀。你由于别人不重视你,便等闲地开始怀疑自己。

  由于太年青了,你认为身边相拥之人可以走到永遥里往,可一回身,大家连影子都恍惚殆绝,多少轻飘飘的离别就此成了永别,而你从不自知。

  也是由于太年青了,胆怯和畏惧的时日总比勇敢的时日要多,而你明明知道的,人生不应该这么渡过。可人生毕竟该怎么渡过,你又完完全全了无谜底。

  传说中的“最好的时光”就是这样消磨殆绝的,你慢慢的沉进漩涡中,每一秒都带着挣扎和惶恐。

  而最好的时光?——最好的时光似乎都只在别人身上。

  02

  四月最晴热的一天,我出差途经我的研究生母校,绝管行程紧促,但仍旧以最快的速度在学校里逛了一圈。

  每一次旧地重游都是一次归忆里的冒险。

  由于上学早,我读研的时候二十岁,毕业的时候二十三岁。归忆起来,二十岁那一年全然灰暗无光。

  那一年课程无比紧张,几乎全天都在教室里泡着,不是上课就是上自习。数学不好的我被“三高”(高级宏观经济学、高级微观经济学、高级计量经济学)折磨的头痛至极,每一秒钟都想从教室里逃出往。

  短暂的冷假里,我在银行实习,日日站在大堂里望着门外的街道。因为修路,天色越晴朗,它越灰尘弥漫。我穿戴高跟鞋,站得两脚胀痛,小心翼翼的露出笑脸应付领导和刁蛮的客户。糊口的真相猝不及防地扑向了我,而我毫无预备。

  我在那一年里变成了一个“一无是处”的人。

  在学校成绩不好,被老师当众批评,在大学四年里辛辛劳苦建立的自信瞬间崩塌成粉末,我才意识到在别人的眼里我简直不如任何人。

  实习时业绩不佳,银行的一个正式员工几乎从来都没有用正眼望过我,就连她安排工作都是:“哎,那谁,你过来一下。”

  那时挚友小煜已经遥走美国,另一个挚友也遥走非洲,我形单影只走在路上,心中几近空无一物。

  二十岁时最大的痛苦,除了“一无是处”,还有“无可诉说”。

  就像四年之后,我终于能够走在那个校园里向朋友讲述过去的一切,一确切时我羞于开口,以为所有其他人都那么强盛唯独我这么不堪一击的事情。

  当年在那么漫长又焦灼的一年里,我假装和他们一样强盛,就连笑脸都绝我所能地保持露出八颗牙齿。

  你无法向任何人诉说,诉说这毫无来路却迟迟不走的一切痛苦。

  四年之后,我和朋友走在校园里,它的花开得强烈热闹而灿烂,就像我迟到的最好的时光一样。

  我跟朋友说,你望在这间教室里,我被狠狠地训了一整理,在所有人都走了之后一个人边收拾东西边强忍着眼泪,告诉自己哭了就输了,你决不能哭。

  我还跟他说,你望在这栋楼上,多少次我站在十七楼的窗边,幻想着自己能够像一片羽毛一样飘落。

  那个校园似乎变了,又似乎没变。而事到如今,我终于可以承认,我从来没有爱过它。

  我也终于可以承认,我从来不感谢那些痛苦的岁月,只感谢那个一路疾走终于将痛苦遥遥甩在身后的自己。

  我不爱它,但我爱那个在书楼的二楼窗边望掉了几百本书的自己,也爱那个在口试前通宵熬夜预备几十个即兴演讲标题问题的自己。

  我的二十岁很不好,甚至很糟糕。那一年里,我甚至认为,自己的一生也许永遥都不会好了。

  但日子仍是一天又一天得好了起来。

  我遇见了东野圭吾,在八月盛夏,一个人坐在窗边望他的书。他给了我多少充实和快乐,让我多年之后,指着那扇曾经的认识的窗,仍旧有好多感触呼之欲出。

  我遇见了更多的优秀的导师。苏格拉底曾写过:“教育的目的不是灌注贯注,而是点燃火焰。”而我的导师说:“我们都应该庆幸自己走进了经济学这个学科,由于它从一开始就揭示了人类糊口的本质。”听课的人都目光灼灼,几年之后,我们还是好友,紧拉着手走进社会汹涌的潮水中。我们的情意因此而更加贵重,由于那不是少年时的玩伴,而是成年后的战友。

  但我仍是心疼那个曾经哭不出来的自己,让我更珍惜如今终于云淡风轻的日子,甚至更珍惜自己对自己的爱。

  是的,我终于爱上了自己。不再等闲由于别人的否定就坠进自卑的深渊,挣扎着从一件又一件的小事里寻找光源后的方向。

  那天的最后,我重新走进书楼,望到的是米沃什的诗。

  一切都像一场梦境般的隐喻。由于他说:“你因梦想而在这个世上受苦,就像一条河流,因云和树的倒影不是云和树而受苦。你爱过,但愿过,但没有结果。你追求过而且几乎捉住,但世界比你更快。现在,你终于能见到你的幻影了。”

  他还说:“眼泪,眼泪,但是我们后来才哭,在光天化日之下,决不在那个时候。”

  03

  我收到无数的来信,来自二十岁上下的年青人。

  选错了专业,找错了工作,爱错了人。被人轻视,被人忽略,被人弃尽。

  要不要遥走他乡,要不要归到旧地,要不要和谁谁谁相拥、相恋或者离别。

  我知道对于当下的你,每一个问题都那么困整理那么庞大,可是你若能望到我的邮箱里密密麻麻的倾诉,便会知道,日光之下实在全无新事。

  我们都在经历的,是大同小异的痛苦,而我只能告诉你——会好的,真的会好起来的。

  归顾我过往的三四年,假如非要总结一点经验,假如一定要提供一些方法论的东西,那么大抵有以下几条:

  读名人传记,读一切伟大的人的传记,感触感染他们是如何在漫长的一生中痛苦然后蜕变。随后,想象若你的一生也可以变成一部传记,那么你如今渡过的一切不外是一个篇章里面微不足道的一页,甚至一句。眼下的所有不堪,都是未来可以“一笔带过”的事情。你要有宽宏的视角,往学着俯视这渺茫的众生。

  找到自己的爱好,不管这个爱好是多么微小的东西,钻研它,享受它。假如愿意,要争取一切可能,让它可以带来收进、带来财富。最夸姣的工作必然是和爱好相关,这是毋庸置疑的。

  阔别负能量的源泉,绝可能的阔别让你不快乐的人。假如无法阔别,就要调整心态。你可是自己故事里的主角啊,千万不要被那些路人甲乙丙丁等闲挫伤和打败。

  放下手机,多出门,望花望草望天空,望一切开阔的夸姣的事物。你要发现这世界多么值得深爱。

  当然了,最重要的事情还有一件,就是你要非常非常努力,为自己找到出路。出路不是等来的,你要去前走,东西南北,四面八方,能走的路都往尝尝,总有一条,可以走通。

  假如都走不通,那么立地成佛,潜心修炼,修炼学业学历,修炼职场技能,待到功成,一定有路。

  04

  我二十岁那年过得很不好,甚至很糟糕。我质疑这世间所有的爱,却对丑陋和恨意深信不疑。

  但后来,一切都好了起来。我甚至很难再对糊口尽看,再也不像当年,想从高楼上跃下变成一根羽毛。

  那时候,我觉得做羽毛多好,多轻摇和安闲,但我如今终于明白了那句话“你要像一只鸟一样轻,而不是一根羽毛。”

  是的,我终于变得像一只鸟儿一样轻。它有负重,要在恶劣的风暴中挥铺翅膀,但它那么自由,不再心心念念于他人的肯定来印证自我的荣耀,靠自己的翅膀往最想抵达的湖和山海。

  《白色流淌一片》里的最后一句,写的是:“从此以后,没有人再见到许佳明”。

  也许这就是成长的真相吧——我们原谅了过往一切不可原谅的事物,终于一身轻松,走向遥方。

  我重新站在四月如水的春夜里,淡薄的月色从紧闭的窗边溜入来,落绝一盏星光。我听到天空在酝酿一场雨,就像我天天都酝酿新的命运一样。

  而我只想跟你说,不管你现在是多少岁,不管你现在过得好不好,都一定要相信,我们的一生不会过得都不好。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我二十岁那年过得很不好,但我不会一生过得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