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碧华:医生

  男人悠悠醒来,不知身在何方。

  全身僵硬。冰得发紫——是冰,被冰掩埋。

  当然一丝不挂,躺在浴缸中。

  试图流动一下四肢举动,非常吃力。先是手指头,一根两根,慢慢地弹动,想抬起手来,它不听使唤。双足如抽筋般。腰部以下,好像早已不属于自己了。他像一个苏醒的灵魂,给误嵌进一具尸体中。

  浴室有道缝,外头是块镜子。

  用绝力气,才撑起三五寸,又感乏力。

  没有力气?没有感觉?只是冰凉……

  发生了甚么事?

  昨天?

  昨晚,礼拜六,犹如其它假期的节目,男人北上寻欢。他是识途老狗、一向单嫖独赌。在的士高还没喝到到第二杯。

  “先生、一个人?”

  “我加你,就是两个人了。”

  “唔——三个人玩好不好?”

  他淫笑,不答。

  “我还有个姊妹,起双飞,我鸣娇娇,她鸣莎莎。”

  “超龄Twins吗?”

  “你真衰,我才二十二。”

  她把莎莎也招来。

  “可以制服诱惑,也可以做大戏。保证有意外惊喜。我们是湖南来的大学生呀!”

  男人玩过戏剧学院、模特儿练习学校等出来的靓女,素质不错,同其它鸡比拟,贵些稍也无妨。

  “我们有学生证的。”

  一瞧,“医学院”三年级生?

  男人发笑,谁不知这儿一切都是“老翻”,证件可以伪造,二十块钱一张。深圳东门就买得到。

  制服诱惑、护士、空姐、列车服务员、酒楼知客、女解放军……

  他色迷迷地想,不如尝尝玩医生,仍是中西合璧,一个看闻问切,一个喂药注射,这个奄奄一息的“病人”,马上可以生龙活虎,一触即发……

  身穿医生白袍挂了听诊器的娇娇和莎莎,双凤肉搏前戏,是为病人脱衣诊症,四只玉手来验身。

  “你病得好严峻呀!”

  “心悸、躁郁、阳虚、胃气——”

  “还有心肾不交,神志不清,气血两亏,非下重手不可。”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你一手她一手,令男人着火了。

  “我验到你内伤,任督二脉大兜乱,真是好难医。”

  他翻身蠢蠢欲动,两女抑制住,叱喝:

  “病人要相信医生,听医生吩咐!躺好!”

  “让我帮你点点穴!”

  娇娇用点扪法取他神庭穴。再转向头颅正中的百会穴扣打。莎莎向手足入攻,捏掐脚部的三阴交和太冲。腕上的神门穴亦一阵酸麻。向要害施术,令男人放松,渴睡,十分惬意,不知人间何世。

  “真是骨妹中极品!”男人惊叹:“好好玩!”

  “我们是‘医生’!”

  “医生,”男人玩SM,扮小孩,不依:“我要注射。我要同你注射!”

  “先喝药水。”一个递给他小杯橙汁似的液体:“甜的。”

  “我不喝!”

  “乖,不要顽皮,病了要喝药水才快些好。喂!想我打你吗?”

  “不喝药水,要注射。”

  “我们喂你、一口一口,慢慢喝,对了,够甜吗?好喝吗?”

  男人用舌头舐舐嘴。

  他徐徐,更渴睡。

  “注射吧。”——她声音沉着。对她道:

  “预备好了?”

  “可以。”

  “联络好了?”

  “一小时内。”

  “钱收了?”

  “一半。”

  “快!”

  一阵清脆玲珑的金属声,闷闷的肉体切割声,冰块撞击声……就是没有人声。静默而迅速。正确而精细。

  ……

  男人艰辛地挣扎爬起,自镜子的反映,他望到腰部——慢着,腰部左右,赫然各有一道伤口。

  伤口好小。但开始剧痛。

  “救命!救命!”

  男人惨鸣,他毕竟失往了甚么?发生了甚么事?全身赤裸,只见两个没有血的小伤口,他惊骇得在地上乱爬,双腿发软,没有站起来的气力和勇气,由于心理作用,他觉得自己死了半截。终于在房间门口昏过往……

  病院中。

  一个“真正的医生”在他榻前,告诉他:

  “伤口很小,每边仅足够掏出一个肾——等于说,你已被摘掉两个肾。但因手法纯熟,受过正统练习,完全未造成其它相邻器官损伤。”

  他稍整理,又道:

  “因为饮料中混有麻醉药,所以你涓滴不觉。又因为药物份量恰到好处,没多得令人昏死,又不会少得鸣你受苦,计算好能绝早醒来,避免生命危险。还有,用冰块来掩埋,减少出血,还减轻痛楚。伤口凝聚收缩,面积更小。”

  男人虚弱地呻吟:

  “医生,到底你想说甚么?”

  “这是一个经验丰硕的外科医生、一次优秀的手术。”

  “——是两个。”

  “怪不得。两个女的?”

  “吓?”

  医生左右一看,四下无人,向他耳语:

  “是闯荡江湖刀法如神的‘湖南鸳鸯刀’。”

  “还不报警?”

  “假如报警有用,你怎会需要我?”

  男人被割往两个肾了,他只能靠管道维持泌尿系统的正常工作,并且他也活不长。在这儿,等人捐出一肾,机会渺茫——他没有“等”的资格。当务之急,为了救命:

  “你得买一个。”

  “有吗?”

  “黑市的。新鲜、健康、一小时内送到。一个够用了,你得相信医生……”

  似曾相识的话。

  男人心知肚(www.mtvss.com)明。

  他的肾卖给了A君。然后,或者B君的肾卖给他。又或者,买归自己的……

  “要快!”医生催促。

  真是一个“交换礼物”的寻欢派对。

  “唉!多少钱?”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李碧华: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