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对什么样的人心存偏爱?

  上天对什么样的人心存偏爱?

  文/十二

  曾熟悉一个锦绣的外教老师,临走前,我对她说:改天再约。

  笑了:改天是哪天?你们中国人说的改天,去去就没有下文了。我们说的改天,真的会说好哪一天再约。

  不知道为什么,在人生的良多时刻,都会想起她的这句话。

  在这个天天要处理越来越多信息的时代,天天一睁眼,手机上就跳出几百条微信。

  貌似我们的朋友交际,比父母那辈人要丰硕的多了,可是真正信守承诺的人,还有多少?真正不习惯性敷衍的人,还有多少?

  良多人留言问我,我这么内向,我这么不善言辞,怎么才能交到朋友?我实在是很内向的人,对于表达自我有先天障碍,不擅于自我营销,更不擅于让人一眼就喜欢上你。我交朋友,真的就是用很笨的方法。

  什么是很笨的方法?就是言必行,行必果。

  多年前,我有一个女同事,夏天,她几乎天天都穿旗袍。良多同事都好奇,这么好望的衣服,你在哪买的。

  她说熟悉一个上海老裁缝,每个月都要往那里订做。于是,良多人都约她一起往订做。

  到了那一天,只有我一个人往了。她带着我选布料,量身定做了两身旗袍。

  这个决定实在是很难的,花掉了我三分之一的工资。而且在这之前,我几乎只穿牛仔裤,完全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合适穿旗袍。而那两件旗袍,让我从此完全改观自己的审美,我觉得自己真的赚到了。

  这么多年过往了,这两件旗袍已分歧身,但每次望到它们,一股爱自己的能量就会在心里涌动。

  良多人经常心头一暖允许对方,但一到真正往做的时候,她们就怂了,找各种理由,让自己往抛却,让自己失信他人。

  望起来这种失信的本钱极低,并没有对自己造成太大的损害。但实在,这种习惯性失信对人生造成的损失,真的是不可估量。

  人有时候,就是通过遵守承诺,来逼自己往突破自己,往打破自己的恬静区。

  我第一次往登雪山,是源于几个朋友约好了一起,于是拼命鼓动我。借着那点欢乐的气氛,绝不犹豫就允许了。归往后,越想越忐忑。

  这种纠结恐慌的心情,一直延续到了出发前,只是其实不好意思跟大家说不往。机票也订了,酒店也订了,暖心的朋友甚至连装备都帮我预备好了。咬咬牙,就往了。

  后来,没有足够体力和技术的我,当然没有登顶,可是那段经历,我会永遥记得。

  人生只要有一次突破和逾越,你就会借助那一次的勇气,在下一次胆怯的时候说服自己:岂非这件事比在缺氧前提下登山还难吗?这你都往做了,这个你还怕什么。

  我相信,上天确实对某些人是心存偏爱的,取信的人比起失信的人,更能受到偏爱。

  有一次下雪,朋友们早约好了这一天喝茶。想到这么寒,约的地方也很遥,纠结是不是不往算了。咬咬牙,人要守诺,于是就往了。

  结果,在那天熟悉了一个朋友。由于这个朋友,和另一个朋友结缘,这个人就是我现在的亲生闺蜜,仓央贝玛老师。

  良多人羡慕我和闺蜜之间的友谊。

  我想说,这都是我们彼此,一次次拿取信换来的情比金坚。允许的就要往做,承诺的就往遵守,其实做不到的,也坦然告知,而不是藏藏躲躲,假装不存在失信,甚至为了逃避干脆消失。

  在这样一个太多人和事都易逝的年代,太多人都习惯了敷衍。为什么要坚持做这样一个望起来很傻的人,由于你是这样当真的人,反而就真的会试炼出那些一当真就怂的人。

  由于你是这样傻傻当真的人,所以,你就成了那个不可被替换的人,你才是那个可以被托付更多专心和诚意的人。

  是的,这样活着不轻松,很累。可是,人不就是这样把自己逼出来的吗?假如一个人时时都和自己认怂、和自己妥协,对方也会知道:他在你这里,失信的本钱很低。

  就是这样,开始辛劳,慢慢却会活的越来越轻松,由于身边都是很靠谱的人。

  我允许你的事,我会努力做到。你允许我的事,也请你努力做到。

  假如这是人和人之间的潜规则。我相信没有什么关系,会比这种关系更健康、更长久。

  因此,我才得以相信,我和我的朋友,我和我的先生之间,是一诺千金的。

  这才是为什么,一个人,能够拥有活在这个世上的安全感。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上天对什么样的人心存偏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