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认为是重在介入,但总有人在偷偷使劲

  你认为是重在介入,但总有人在偷偷使劲

  文/老杨的猫头鹰

  1

  涛被大家戏称为“三太子”,由于他拼命挣钱的架势,就像是长了六条胳膊的哪吒。

  涛比我大一岁,有着我羡慕的成熟、寒静和自信。

  但认识涛的人都知道,刚上大学时他无比的自卑,甚至可以说是尽看的。那时候,他爸爸由于吸毒败光了家财,而且还欠了良多债,多到亲朋挚友都不敢再和他有去来的地步。为了上大学,涛的妈妈硬着头皮求了外家人,这才凑齐了膏火。在大学里,涛既要保证优异的成绩,以期获得最高的奖学金,还需要兼良多份职,以承担自己的糊口费。

  那时候的涛,连生病都不敢。也正由于如斯,“国家奖学金”、“优秀大学生”等好事相继而至,他还被学校保送,往美国公费学习了一年。再后来,涛又被教授举荐成了某至公司老总的得力干将。

  你望,人生中那些最凶猛的好命运运限,最初泛起在你眼前的时候,去去是一幅穷凶极恶、青面獠牙的样子容貌。它让你觉得全世界都在跟你作对,全人类都在拼命地愚弄你。

  但实际上呢,那或许是惊天逆转的开始。

  我曾问涛:“良多人都有尽看的时候,他们有的说熬,有的说挺,你呢,你是怎么过来的?”

  他想了一下,平静地说:“我是盯着结果过来的,好比说奖学金,我就很望中它的分量,由于它至少可以让我少做两份兼职;好比说被教授举荐的机会,我就望中这次机会的意义,由于它可能彻底改变我的人生。所以我会比别人更拼命地往争取。当然也有不如人意的时候,但我的策略是,在尘埃落定之前,奋力一搏。”

  我又问:“那你是觉得结果比过程重要了?”

  他语气坚定地说:“当然是!你望大家只知道是爱迪生发明了灯泡,但谁记得良多前人们做出的贡献?”

  2

  在我们身边,有多少人是在考试前一个月心想“争取第一”,在考试前一礼拜变成了“努力就好”,最后在考完过后自我安慰说“重在介入”。

  有多少人,在初进职场的时候襟怀胸襟大志,在工作期间默默无闻,最后变成了无所作为?

  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相信统一种论调:“只要过程努力了,结果并不重要。”这样的人,望似不在意结局、成败,他们总觉得自己输得起。

  可实际上,是他们不作为、不努力,然后自我催眠,说一切现状都是正常公道的。

  等到青春所剩无几的时候,他们又开始忐忑不安起来,开始害怕来不及往过自己想要的糊口。

  一旦当你人为地降低了结局的重要性,你就会比别人少一分努力,你认为没差多少。可恰是这望似不多的区别,会造就两种完全不同的人生。

  更要命的是,没绝全力的努力,意味着你既不能为所欲为地玩耍,又要对未来提心吊胆,纯粹是吃力不讨好的事。

  3

  世上只有成功了的人才有资格说结局不重要。假如你无法呈现出一个让人满意的结果,那么,无论你如何夸大过程中多么辛劳、多么努力,都不会有人同情你。

  任何事,唯有把它做完了,才能显示出你做得有多好。

  试想一下:

  假如你是一个设计,你说你为了完成这个策划案,已经一个星期没归家,已经48小时没合眼,那么老板会由于你已经很辛劳而放过你吗?

  仍是觉得你能力不行而怀疑你呢?

  假如你是一个文字匠,你说你为了一个句子段子而绞绝脑汁,以求让文章以你最满意的样子呈现,这有什么意义呢?

  你觉得煎熬的过程,读者是不会在意的。就像你往买西红柿,你只会在乎它的外观和口味,才不管它是如何栉风沐雨长出来的。

  而且你的挑选和评论会很苛刻,由于你只在乎吃得爽不爽。

  所以说,千万不要相信旁人对你说“结果不重要”这种话,由于你一旦真的搞砸了,批评、嘲讽、蔑视……会源源不中断地朝你袭来!

  4

  别人在熬夜学习的时候,你躺在被窝里玩手机。

  我问你怎么不往望书,由于考研已经迫在眉睫了。

  你用被子捂住脑袋,低沉地归了一句:“今年考不上,明年再考呗,考试不就是重在介入?”

  别人为了找工作,努力预备各种证书,做简历,总结实践成果,你在当真地望连续剧。

  我问你怎么不出往尝尝,由于你身边的人都找到了不错的工作。

  你被剧集打动得泪眼恍惚,哽咽地归了一句:“这次没遇上,下次再往,口试不就是重在介入?”

  别人加班、吃泡面,工作没完成的时候折腾到一两点,你心安理得地把工作留到第二天,吃得好、睡得好,效率比别人差了不知道多少……

  我问你怎么不加把劲,由于领导正预备抬举一两个人。

  你收视反听地刷着朋友圈,归了我一句:“今年选不上,明年再选呗,评优不就是重在介入?”

  一定有人曾经跟你说过这句话,他们志在介入,他们不要求自己付出多少,他们只想望望到底发生什么事、以及会发生什么事,他们想当个局内人,但是又不愿投进太多,于是抱着重在介入的心态,来当奇迹的见证者,而不是创造者!

  我好奇的是,“重在介入”不是那些已经成功了、已经竭绝全力了的人才有资格说的话吗?什么时候变成了不作为、不努力的借口?

  请醒醒吧,在这个布满竞争的社会里,比赛从来都是强者的游戏,只有弱者才整天把“重在介入”挂在嘴边。

  重在介入的人,大部份从来没有想过完全投进一件事。他们是“差不多”先生或“来得及”小姐,老是觉得介入过就好、有经历过就好,他们觉得时间有的是,任何想要的东西都会天然而然地来到。他们以“分享别人的荣耀”为乐,却忘了自己一无所获。

  这倒也验证了纪伯伦的那句话:“对安逸的欲看抹杀了灵魂的激情,而这种浅薄的欲看还在梦想的葬礼上咧嘴大笑。”

  良多时候,恰是由于你的要求太低,欲看太浅,或者语气太温和,所以命运才索性什么都不给你,结果你一无所有。

  人生不能抱着重在介入的心态往敷衍,而是应该抱着竭绝全力的心态往拼。假如自己喜欢某件事,就百分之百投进,否则就不要等闲允许别人,也不要等闲允许自己只会付出一点点、只会做一半的事,由于这样既无法与别人好好合作,又铺张了自己的时间。

  重在介入的心态会毁了你的暖情,还会扼杀你的努力。它让你既配不上自己的野心,也辜负了所受的苦难。

  5

  那么你呢?

  有多少人提醒你说“重在介入”?

  你乒乓球比赛没入决赛,他安慰你说“没关系,重在介入”;

  你辩论赛第一轮就出局了,他对你说“不要紧,重在介入”;

  你送往参赛的照片被退归来了,他安慰你说“被退归来的良多,重在介入嘛”……

  也许说“重在介入”的人是在关心你,但也有可能无形中伤害到你。

  由于他没有望见你的渴想、你的努力、你的专心。他忽视了你在这次“介入”里有多少浓郁的渴想。

  6

  前阵子,我和公司的一个姑娘侃天。她忽然对我说:“我在这个公司里,没有一点儿存在感。”

  我问她:“这种设法主意怎么来的?”

  她说:“上个礼拜我请了病假,有三天没来上班,归来之后,大家也没谁问我一句,似乎我上不上班,也没人知道一样。我要是离开这里,不到半个月,就会被忘得一干二净了。”

  确实,她是那种不爱说话、不太漂亮的姑娘,办事随随便便,接人待物也是不咸不淡的。

  我对她说:“存在感不是你天天和大家打了几回照面刷出来的,而在于你的泛起有没有价值!大家在微信群里聊聚餐的事宜,你一声不吭地望着,望了半天发了几个表情图像出往,以示自己在望,你让人怎么接你的话,又如何能给你存在感?大家在会议上争相提建议,你闷声坐在一边,听了半天也仍是面无表情,然后再随着大伙鼓鼓掌,以示自己在听,你让别人如何了解你的设法主意?你在所有能够铺现你价值的时候,都给人一种‘重在介入’的姿态,那你说这事怪谁?”

  决定存在感的,从来都不是你那没意义的喧嚣和介入,而是你的能力,你被人需要的实力。

  7

  大多数的失看难过,不是由于你真正丢失了什么,而是感觉自己不被正视。

  为什么别人一张嘴就能得到大家的附和?

  为什么别人发一条朋友圈就能获得满满的赞和满屏的评论?

  即便是无聊的一句“今天喝水塞牙了”,也会被点赞无数?

  而你,即便是期待别人安慰而发的朋友圈,也如同石沉大海,无人问津。

  你困惑不已,为什么会这样呢?

  为什么就刷不出存在感,明明自己给别人点了无数的赞,而到自己这里什么都没有?

  你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世界:“我四周的人都怎么啦?他们都不关注我吗?没人关心我了吗?是我哪里不合错误吗?大家对我有意见吗?大家不喜欢我吗?

  不是的,存在感不是你介入了就会有的,它的本质是:你不争,也依然有你的位置。

  由于不被正视而觉得失踪、难过、委屈、不公,回根结底仍是由于你不值得被高期看,不值得被更当真对待。所以,渴求正视的最好方式就是经营你自己,而非仅仅是介入。

  假如每次任务你都把自己定义为一个被动者,一个需要别人指示、动员、催促的人,那么你活该被轻视。

  假如每次聚会你都是被通知、被安排,那么你活该坐在聚会的角落里发霉。

  既然你只是以配角的心态出场,又凭什么想要享受到主角的待遇?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你认为是重在介入,但总有人在偷偷使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