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讲啦冯仑演讲稿:理想饱满

  开讲啦冯仑演讲稿:理想饱满

  同学们好,我今天跟大家说说,什么是理想,以及我对理想的一些望法。也可能我的谜底是我自己的,你们有你们的谜底。

  什么是理想这件事呢,我实际上后来才发现,当我碰到难题的时候,而没有解的时候,理想是一个GPS,是一个糊口当中的导航,是当什么都不清晰的时候,你知道该往哪儿。这件事我在什么时候忽然明白的,大概在七年前,我和王石,我们一起往戈壁滩上,从西安开车一直到新疆乌鲁木齐,到新疆的时候,忽然车坏了,前面那个地方没信号,假如继承开,就有可能油烧完了,什么都望不见,一个参照系都没有。地下全部都是戈壁滩上的鹅卵石,温度之高,很快就可以把轮胎粘到石头。我们没有办法跟任何人联系,我们越来越恐惊,开始焦躁。这时候司机他自己下了车,他就在那边转,不中断地在地下望,望什么呢,望有没有车辙,望了以后他发现有一个车辙。这个时候他就把车开到那个最新的车辙上面,把它横过来,然后他就说:“剩下的事情,只能等待,没有任何奢看。”然后我们就这么等,等了大概将近一个小时,有一个特别大的货车过来,由于我们挡住了这个车辙,那个大车就停下来,停下来以后,我们的司机就写了一个电话,让他出往以后打电话给那个人,告诉他们我们在这儿,让他们来救我们。归来以后,我们在车上就讨论说:“这事儿靠谱吗?人家会给你打这个电话吗?”他说了一句话,说:“在没有方向的地方,生命是独一的选择的时候,信任是最可宝贵的。”结果我们又等了一个多小时,果然我们的车子过来了,把我们接出往了。

  这件事让我一直在想,什么最恐惊呢?不是没有钱的时候,不是没有水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车的时候,最恐惊的时候,实际上是没有方向的时候。当你有了方向了,实在所有的难题都不是难题。我就想,理想这件事情,就相称于在戈壁滩上,你忽然找到了方向。实在生命当中,要想活下来,第一件事是有方向。

  但是这个方向是怎么确定的呢?是你心中要有一个价值观。这个价值观就是长短判定。我想说的是,你有任何理想,你都要坚持到最后,你都要能兑现你的诺言,而这个价值观是什么,是诚信的价值观,道义的价值观。

  有了价值观的驱使,你就会有一个方向感。这个方向感,每个人不一样,每个时代也不一样。20年前、30年前所谓的理想,没有个人理想,我们只有家国情怀。黑格尔讲说,群众是什么,群众是没有意义的零,而领袖是一。所以在20年前,我们都是零,我们不能谈我们的理想,我们能谈的只是领袖的理想、国家的理想。所以你们会发现,比你们大20岁、30岁的人,说话的词儿都是大词儿,特别大的词儿,一说都是国家、社会。但是你仔细望现在的人,这个时代,说的都是小词儿。好比说我喜欢放鹞子,就这一件事,我要放到全世界第一,这就是一个理想;好比说我想娶个好媳妇,过个好日子,这也是理想;好比说我要找一个高富帅,最近学生毕业的时候,教室常常打出横幅,说三年变成高富帅,对面女生宿舍打出横幅,一定要成白富美,这也是理想,你不能说这不是理想。

  所以在今天,社会理想、国家理想变成了个人理想而已。我不是很赞成任何一个社会都让政府、领导人、大人教我们小孩、小人物、年青人往追随他们强加给我们的理想,我主张我们应该在一个时代、一个环境下,根据我们的现实、我们的价值观来确定我们的追求,提出我们自己的理想。

  理想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是,人有了方向感以后,人会快乐,生命会变得简朴,你就不会在现实中变成“纠结哥”,你会变成“淡定哥”。好比钱这件事,对我们来说很重要,但是我们人一生最苦恼的事,有三件事情算不准,第一算不准今后你要赚多少钱;第二算不准有多少幸福和痛苦;第三算不准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离开这个世界。所以当我们遇到大量金钱问题的时候,我们就很纠结,但是你假如有价值观、有理想,你算账就变得非常简朴,人活得很通泰。

  我自己的例子是,我天天要常常算账,但是我自己就做三件事,第一望别人望不见的地方,第二算别人算不清的账,第三做别人不做的事情。同学们仔细望,什么人最快乐呢?有信奉的人快乐,心里头有方向感的人快乐,理想就是一个方向感,就像在黑暗地道里的那个光明,假如你们失往了这个光明,你会恐惊,会死亡,而有了这个光明,你会步履,会前行,这就是理想在我们生命当中给我们的意义。

  当然,理想这件事情,也不能把它强调到什么都能解决,它是一个保健品,它不是个速效救心丸。所以理想它是一个增加概率的运动,有理想的人和没理想的人,只不外是成功的概率一定是高一点,快乐程度高一点,毅力强一点,走得遥一点,心里头踏实一点,无非是这样。但不是说养了理想,今天你20岁,然后25岁房也有了,车也有了,媳妇也有了,什么都有了。一切都是鸣“追求理想,顺便赚钱”。

  今天并不是说这些不重要,当我们面临人生刚开始的时候,工资很重要,屋子很重要,老婆很重要,但是,天下事了犹未了,有良多事情,你方向不合错误,结果就不了了之;你方向对了,解决一个问题,就上一个台阶。

  我知道一谈理想难免要谈到现实。大家老是说“理想很饱满,现实很骨干”,我们永遥都在讲理想,永遥都不能够和理想拥抱在一起。我是这么望,理想永遥是从现实中孕育出来的,由于不满,所以有梦想,由于没有,所以才需要,由于很弱小,所以想强盛。

  我们跟理想之间怎么对话呢?理想只是告诉你要往哪里,怎么往,这件事是你自己的事儿,理想告诉你要娶一个好媳妇,但详细怎么娶,你还得上节目。所以简朴也可以这样讲,现实是术的问题,但我们讲的理想是道的问题,就是说是往哪儿,为什么要往哪儿,这是理想归答的问题;怎么往,什么时间往,怎么到达,这是现实中天天要解决的问题。

  我们有理想,但不即是可以跟现实做交易,说我今天有理想,明天就变成了要什么有什么,你爹就变成了李刚,那是不可能的。我们常常开玩笑讲说,我们最差的是爹不行,但是我们爱我们的爹,由于他创造了我们,让我们今天有机会来这世上折腾,但是我们最牛B的是什么事儿呢,我们识字,我们会读书,所以我们就把读书这件事,学习这件事,和自我改造这件事加强,反正这事儿便宜,不需要爹,自己就可以做到。

  另外,我们必需望到,理想在长期的发铺过程中,真正能坚持理想的人究竟是少数,多数人是在理想过程中被现实磨灭,然后妥协了,就像我们在18岁的时候都在谈爱情,但是38岁的时候都在过日子,我们真正相信爱情的人也会很少,能够以爱情的方式活一辈子的人也很少,我们华人地区只有一个琼瑶阿姨真恰是爱情的信徒,最后用爱情润泽津润自己,养育自己,而且成就自己,最后丰硕自己。

  所以同学们,我们也必需知道,当我们大家在一起讲理想的时候,如同在爬山之前的山底下的披发步,这个时候每个人都信誓旦旦说:“我要上山顶”。大家仔细望,走一会儿,就剩下一半人了,还不到三分之一,就剩一半人了,你再走,到了最后,就剩5、6个人了,所有人都不知道跑哪儿往了。然后在半腰上的人都在说风凉话,说:“上往干嘛,上往你也得下往”,在底下的人说:“有这工夫,不如往望个片子、谈个恋爱,旅个游”,所有人都在给自己找理由,最后就剩下一个人,上了山顶,而这个人告(www.mtvss.com)诉大家,我望见了良多风光,望见了良多风景。但仍旧有良多人不认为然,说照片上也有,跟你说的不一样,要不就说,我没上往,我不信这事儿。

  今天谈理想,面临同样的困境,我跟你们讲良多关于理想的故事,你们将信将疑是正常的,是应该的,由于你们现在还在爬山的出发点上。那么到了山上以后,能望到什么,你们归过头来,我们可以做一个赌博,假如你们坚持走到半山以上,20年以后,你归头来,也做这个节目,你会比我讲得更出色,更打动,更有气力!谢谢同学们。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开讲啦冯仑演讲稿:理想饱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