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尼:鹰之歌

  黄昏是锦绣的。我忆念着那南方的黄昏。

  晚霞犹如一片赤红的落叶坠到展着黄尘的地上,斜阳之下的山岗变成了暗紫,似乎是云海之中的礁石。

  南方是遥遥的;南方的黄昏是锦绣的。

  有一轮红日沐浴着在大海之彼岸;有欢笑着的海水送着夕回的渔舟。

  南方,遥遥而锦绣的!

  南方是有着榕树的地方,榕树永遥是垂着长须,犹如一个白叟安静地站立,在夕暮之中作着冗长的低语,而将千百年的过往都埋在幻想里了。

  晚天是赤红的。公园犹如一个废墟。鹰在赤红的天空之中盘旋,作出短促而悠遥的歌唱,嘹亮地,清脆地。

  鹰是我所爱的。它有着两个强健的翅膀。

  鹰的歌声是嘹亮而清脆的,犹如一个巨人的口在遥天吹出了口哨。而当这口哨一响着的时候,我就忘却我的忧愁而感觉高兴了。

  我有过一个忧愁的故事。每一个年青的人都会有一个忧愁的故事。

  南方是有着太阳和暖和火焰的地方。而且,那时,我比现在年青。

  那些年头!啊,那是暖情的年头!我们之中,像我们这样大的年纪的人,在那样的年代,谁不曾有过暖情的犹如火焰一般的糊口!谁不曾愿意把生命当作一把柴薪,来加强这正在燃烧的火焰!有一团火焰给人们点燃了,那么锦绣地发着光辉,吸引着我们,使我们抛弃了一切其他的但愿与幻想,而专一地投身到这火焰中来。

  然而,但愿,它有时比火星还收留易熄灭。对于一个年青人,只须一个刹那,一整个世界就会从光明变成了黑暗。

  我们曾经说过:“在火焰之中锻炼着自己。”我们曾经感觉过一切旧的渣滓都会被铲除,而由废墟之中会生长出新的生命,而且相信这一切都是不久就会成就的。

  然而,当火焰苦闷地窒息于湿润的柴草,只有浓烟可以见到的时候,一刹那间,一整个世界就变成黑暗了。

  我坐在已经成了废墟的公园望着赤红的晚霞,听着嘹亮而清脆的鹰歌,然而我却犹如一个没有路走的孩子,凄然地流下眼泪来了。

  “一整个世界变成了黑暗;新的但愿是一个艰难的出产。”

  鹰在天空之中翱翔着了,舒展着两个翅膀,倾侧着,归旋着,作出了短促而悠遥的歌声,犹如一个信号。我凝看着鹰,想从它的歌声里听出一个贵重的动静。

  “你凝看着鹰吗?”她问。

  “是的,我看着鹰。”我归答。

  她是我的同伴,我三年来的一个伴侣。

  “鹰真好,”她沉思地说了,“你可爱鹰?”

  “我爱鹰的。”

  “鹰是可爱的。鹰有两个强健的翅膀,会飞,飞得高,飞得遥,能在黎明里飞,也能在黑夜里飞。你知道鹰是怎样在黑夜里飞的吗?是像这样飞的,你瞧,”说着,她铺开了两只修长的手臂,旋舞一般地飞着了,是飞得那么无邪,飞得那么暖情,使她的脸面也现出了夕阳一般的霞彩。

  我欢乐地笑了,而感觉了高兴。

  然而,有一次夜晚,这年青的鹰飞了出往,就没有再望见她飞了归来。一个月以后,在一个黎明,我在那已经成了废墟的公园之中发现了她的被六个子弹贯串了的身体,犹如一只被猎人从赤红的天空击落了下来的鹰雏,披披发了毛发在那里躺着了。那恰是她为我铺开了手臂而暖情地飞过的一块地方。

  我忘却了忧愁,而变得在(m.lz13.cn)黑私下感觉高兴了。

  南方是远遥的,但我忆念着那南方的黄昏。

  南方是有着鹰歌唱的地方,那嘹亮而清脆的歌声是会使我忘却忧愁而感觉高兴的。

  1934年12月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丽尼:鹰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