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悍匪与书生

  王峰:悍匪与书生
  
  王峰不是中国IT界第一个创业的VP,也不是最成功的一个。但他有足够的生存聪明。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悍匪,一半是书生,王峰的两面性让他能够迅速完成从职业经理人到老板的切换。
  
  离开金山
  
  哥们儿,你不要认为我每天跟你讲话像个土匪,实在我骨子里知道在场面上怎么混。
  
  在金山,我夹在两个人中间,一个鸣求伯君,一个鸣雷军。但我活得很好,我跟他们俩都合得来。我有老求那一面,他的玩儿和糊口会跟我分享。他不跟我谈工作,偶尔我跟他谈起公司最近怎么样,谈完了,他说,哦,挺好。实在他没听懂,但他觉得王峰的语气很坚定,肯定都是对的。但是到了雷军那儿,他就很当真跟你讨论工作,我也很当真。我在金山的工作方式,天天均匀跟雷军开会聊到晚上十点。
  
  这两个人中间,我不能说我起了调和作用,但是确实关系都挺好。我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像是国共第一次合作时候的周恩来。
  
  我在金山待得很惬意。一直到2006年底,我觉得没有空间了。那一年,我确实心情复杂。我倒不是说同心专心想当CEO造反,但我没空间了。我承认,这和金山还没上市也有关系,即使上市我也觉得金山成长太慢。刚做游戏的时候,我一度觉得我们能做到盛大第一、网易第二、金山第三,但后来发现,我们在战略上仍是守旧了。那一年,完美时空和巨人都嗖嗖地去前冲,非常猛。它们上来就捉住一个免费的模式,而金山是收费的。没办法,金山一直在改革,但是它一直碰到革命者,它老没在枢纽的时刻革命。机构太沉重,掉不了头了。
  
  我们慢了,而这个慢我不能阻挡。当时走人非常多,我的手下直接被挖走做COO。我绝了最大的努力,为了留一个员工熬夜陪他聊。到了2006年下半年,有一天,我在金山柏彦大厦楼下的凉亭蹲了一个小时,非常落寞。我想了良久,得出的结论是:想要留住员工,你的成长速度要比员工成长速度快。做不到这一点,就会走人不中断。
  
  2006年12月,我提了辞职讲演。当时的心态就是不想干了。我什么建议都不想听,我烦透了。当时大家也觉得挺好的。你知道这种感觉吧?就是OK了,觉得少了谁都行。我忽然发现,我真的可以走了,我对公司没那么重要。
  
  不外,我走的时候跟雷军说过一句话,是下楼撒尿的时候说的。我说,往读一读郭沫若的《甲申三百年祭》吧,对现在的金山有好处。郭沫若在抗日战役刚刚胜利的时候,建议毛泽东往读一下,我觉得金山当时也正在逐渐丧失某种理性。这种理性,雷军一直有,在他最难题的时候也有。但是当时网游已经赚钱了,尤其当时卓越网套现了,那是一次空前的个人狂欢。有钱了,说话口气就不一样,太不淡定了。
  
  不是没人找我。我在职场上碰到过良多诱惑。新浪很早就找过我,我都当口水话听。这一次,我望到了机会。有VC和业内大佬找我,说要不我给你钱,你自己干吧。这些话对我产生了化学反应。某一天,我发现,风、水、空气、环境都跟我说,你可以创业了。时机到了,我觉得应该自己做一摊事。
  
  我得到过一些邀请。仅次于暴雪的韩国NCsoft的CEO来北京找过我良多次。那时候我还在金山打工,很忐忑地见了他三次,我想这要让雷军知道还不恨死我啊。他说,加进我们,给你全球副总裁,把中国的股份送给你。我说,我要创业。听说我要离开,完美时空的迟宇峰乐坏了。他给我发短信,说来我这儿吧,二把手,我们马上要上市了,股价也好。我说我不会往,我往任何公司都是对金山的背叛,我只有创业一条路。
  
  我拒尽了良多人,也没有拿IT大佬的钱。诚实说,我得到过雷军的良多暗示,他说王峰假如真有一天想自己干,我雷军马上一千万给你。我相信这是真话,但是当我要离开金山的时候,我不想跟金山的人有任何瓜葛。王峰出来还要雷军的钱,当小弟没当够啊?
  
  IDG对我最积极。周全见了我,过以宏见了我,张震也对我很好。当时他们捧着我,说你赶快干吧,我们立场最好,谁都不可能比我们更快了。我离职一个星期,就跟他们签好了。一签完,我就往美国了。
  
  我沿着美国东海岸玩了一个月,从纽约、华盛整理到迈阿密,一个一个去下走,挺开心,晒得黑黝黝的。那时候,创业的事肯定是定下来了,但怎么干,不知道。圣诞节的时候,我到了波士整理,全美国都在狂欢,我忽然发现自己很寂寞,就在这一天,我想归来了。
  
  现在望来,我这钱也是稀里糊涂拿的。实在,我离职之前公司内部还有另外一种方案:拿你在公司非上市前的将近1000万估值的股票做一个金山子公司,你占5-10%的股份,用金山的品牌做一家公司。我告诉你,我像傻逼一样当真对待,但后来董事会没有同意。
  
  我出来创业不收留易,被拦了一道又一道坎。我离职的时候是签了竞业禁止协议的,所以理论上我在当年是不能创业的,假如要起诉我,我也面临风险。金山曾有某人往找过IDG,IDG就来跟我说,你小子还有这么归事啊。从美国归来以后,大概在2007年三四月之间,钱还没有到账,我就找雷军聊过一次。我必需承认,当时他放了我一马。
  
  在金山十年,几乎每年生日都是雷军给我过的。2007年1月28日,这一次,他们心里也微妙,没心思帮我过生日,就想着王峰又要挖谁了。我成了他们心里最大的敌人,兄弟一夜之间反了,就变得很恐慌,到处在谈话,问你是谁的人。你没想到,当你脱离掉那个体系体例以后,面临的是另外一种社会关系,而且曾经你最好的合作伙伴变成另外一种最微妙的关系。人生的出色,我就是这时候感觉到的,但是你发现,你敢于做那个无畏的我了。
  
  这一年生日,我在大学校园里办了一个生日宴,也算是离别礼。来了几十号人,坐了十几桌,大家很感触。没有求伯君和雷军。我的感触感染也很复杂,不能鸣内疚,应该算遗憾吧。选择辞职之前,内心蛮挣扎的,曾经无数次地归想过往,心里很纠结。那种忍是按天来忍的,那是最痛苦的,由于你太习惯那种糊口了,你是当真的,不是混的。但是有一点,你决定了,就没办法了。这些情绪很快被你的信念所灭,由于你已经选择了无畏的我。
  
  古惑岁月
  
  我在四川出生。我妈跟我讲,我出生那一年,1969年,是重庆武斗最厉害的时候。重庆是最大的兵工厂基地,外面叮叮咣咣的枪炮,全是,各个工厂的工人把枪端上来干,完全打疯了。我妈说,你出生在枪林弹雨里。我O型血、水瓶座,实在是很好合作的人,但小时候的环境可能对我影响比较大。我身上真的是有野性,很早就有人跟我说,王峰你身上有一正一邪。邪未必说我做了坏事,但我肯定不是那么严谨的书卷气。
  
  我们家是兵工厂的孩子,跟北京大院也差不多。从小到大什么环境呢?天南地北。有人家从上海来,有人家从东北来,有人家从山东来,有人家从包头来,也有人家是本地的。口音杂啊,你一听,邻居什么口音都有,所以极收留易形成冲突。
  
  父母一天到晚打架,小孩也一天到晚打架。你不打架,在学校是混不下往的。我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呢?亦正亦邪。坏孩子拉着我说吸烟往,好孩子来跟我讨论数学题。所以,王峰是个两面性很强的人。跑到夜店,很high,豁出往了。跑到一个会上,很内敛,像是书气愤很重的人,甚至很害羞。遇见哪样的人,我就成了哪样的人。在我心里,一面火焰一面海水,从小到大就是这样。这是一种生存聪明。
  
  我是中学老师出身,一干就是六年。1995年7月10日左右,我把我们那个班的课程安排给一个高三的数学老师,自己拎个包就来了北京。我什么也没有,没有同学,没有朋友,特别模糊。我觉得我疯了,来这儿干什么?我当时就想两条路,要么海南,要么北京。我一想,我还算念过点书有文化的,北京踏实点,在海南被捅死了都不知道。
  
  1995年8月,我从人民教师的讲台来到街头,帮人卖保健品。第一个月工资180块。后来我望老罗的《我的奋斗》,发现兄弟还真像,以后一定要跟他饮酒。他1995年在中关村图书城混的时候,我也在那混过。我卖保健品就在图书城的海淀药店,大概站过两三个月点儿呢。对面有中国书店,我当时站完点就跑到外面往翻书,还买了一本研究生进学考试指南,不行就考研。卖保健品的小孩素质都很低,晚上跟他们喝完酒,归家以后还望研究生英语,他们说,神经病。
  
  后来有人跟我说,王峰我觉得你是个没安全感的人。啊,你怎么这么望我。但我后来仔细想了想,他可能说得有道理。我心里是惶恐的,多少会做些后手的预备,会提前有所考虑,我会提前想它最坏是什么样子。就像后来创业,很快第二年就二次融资了,原因很简朴,我觉得现金要足够。
  
  熬了几个月,我自己找到了货源,就跟人合伙做了个公司,相称于创业。三个人合伙凑钱,我把家里攒给我结婚的三万块钱要出来,进了股。
  
  这个公司的管理结构很简朴,出钱最多的董事长,出钱第二多的总经理,我出钱起码,销售部经理。我就跑啊,去山东跑,去新疆跑。跑到新疆石河子、塔城、乌鲁木齐、克拉玛依,全跑遍。一个人,像飞侠一样。这

  • 相关文章
  • 推荐文章
  • 宏碁创始人施振荣:丢掉面子,认输才会赢
  • 柳传志:IT老兵不死,只是逐渐凋零
  • 曾有过军旅生活生计的明星企业家
  • 柳传志:卸任之后摆开更大一盘棋
  • 世界首富洛克菲勒的创业发家成功之路
  • 京东商城刘强东:孤傲的穿行者
  • 顺丰CEO王卫:做企业不只为赚钱
  • 天空软件创始人张鹤的财富传奇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王峰:悍匪与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