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生命铺张在夸姣的事物上

  把生命铺张在夸姣的事物上

  文/吴晓波

  每个父亲,在女儿十八岁的时候,都有为她写一本书的冲动。现在,轮到我做这件事了。

  你应该还记得,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开始问你一个问题:你长大后喜欢干什么?

  第一次问,是在往日本游玩的歌诗达邮轮上,你小学一年级。你的归答是,游戏机房的收银员。那些天,你在邮轮的游戏机房里玩疯了,隔三岔五,就跑来向我要零钱,然后奔往收银小姐那里换游戏币。在你望来,假如自己当上了收银员,那该有多爽呀。

  后来,我一次又一次地问这个问题,你长大后喜欢干什么?

  你一次又一次地更换自己的“理想”。有一次是海豚练习师,是望了戴军的节目,觉得那一定特别酷,还有一次是宠物医生,大概是送圈圈往宠物店洗澡后萌生出来的。我记得的还有文化创意、词曲作家、花艺师、家庭主妇……

  十六岁的秋天,你初中毕业后就往了温哥华读书,由于我和你妈签证出了点状态,你一个人拖着两个大箱子就奔往了机场,妈妈在你身后泪流满面,我对她说,这个孩子从此独立,她将有权利选择自己喜欢的大学、工作和城市,当然,还有喜欢的男朋友。

  在温哥华,你过得还不错,会照顾自己、有了闺蜜圈、第一次独自旅行,还亲手给你妈做了件带帽子的运动衫,你的成绩也不错,期末得了全年级数学一等奖。我们全家一直在讨论以后读哪所大学,UBC、多伦多大学仍是QUEEN。

  又过了一年,我带你往台北旅行,在台湾大学的校园里,夕阳西下中漫步长长的椰林大道,我又问你,你以后喜欢干什么?

  你忽然说,我想当歌手。

  这归你貌似是当真的,似乎一直、一直在等我问你这个问了好多年的问题。

  然后,你滔滔不尽地谈起自己对流行音乐的望法,谈了对中国当前造星模式的不满,谈了日韩公司的一些立异,谈了你自以为的歌手定位和市场空间,你还取出手机给我望MV,我第一次知道Bigbang,知道权志龙,我望了他们的MV,觉得与我当年喜欢过的Beyond和黄家驹那么的神似,一样的亚洲元素,一样的都市背街,一样的蓝色反叛,一样的如烟花般的理想主义。

  在你的眼睛里,我望见了光。

  作为一个常年与数据打交道、靠理性分析吃饭的父亲,我提醒你说,假如按现在的成绩,你两年后考入排名全球前一百位的大学,大概有超过七成掌握,但是,流行歌手是一个与天赋和命运运限关系太大的不确定行业,你日后成为一名二流歌手的概率大概也只有百分之十,你得想清晰了。

  你的目光似乎没有游离,你说,我不想成名,我就是喜欢。

  我回身对一直在旁边默默无语的妈妈说,这次是真的。

  实在,我打心眼里认同你的归答。

  在我小时候,没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从一年级开始,老师布置写作文“我的理想”,捍卫祖国的解放军战士、像爱因斯坦那样的科学家、或者是遨游宇宙的宇航员,现在想来,这都是大人但愿我们成为的那种人,实在大人自己也成不了。

  这样的后果是很可怕的。记得有一年,我往四川大学讲课,一位女生站起来问我,“吴老师,我应该如何选择职业?”她是一位物理系在读博士生。我问她:“你为什么要读物理,而且还读到了博士?”她说:“是我爸爸妈妈让我读的。”“那么,你喜欢什么?”她说:“我不知道。”

  还有一次,在江苏江阴,我碰到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商人,赚了良多钱,却说自己很不快乐。我问她,“那么,你自己喜欢什么呢?”她听到这个问题,忽然怔住了,然后落下了眼泪。她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从很小的时候,她就跟随亲戚做生意,从贩运、办厂到炒房产,什么赚钱干什么,但她一直没有想过,自己到底喜欢什么。

  本日中国的90后们,是这个国家近百年来,第一批和平年代的中产阶级家庭后辈,你们第一次有权利、也有能力选择自己喜欢的糊口方式和工作——它们甚至可以只与爱好和夸姣有关,而无关乎物质与报酬,愈甚至,它们还与前途、成就、名利没有太大的干系,只要它是合法的,只要你喜欢。

  喜欢,是一切付出的条件。只有真心的喜欢了,你才会往投进,才不会诉苦这些投进,无论是时间、精力仍是感情。

  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国家、每个时代、每个家庭的年青人都有权利往追求自己所喜欢的未来。所以,假如你侥幸可以,请千万不要错过。

  接下来的事情,在别人望来就特别的“乌龙”了。你退掉了早已订好的往温哥华的机票,在网上办理了退学手续,我为你在上海找到了一间日本人办的音乐学校,它只有11个学生,仍是第一次招生。

  过往的一年多里,你一直在那间学校学声乐、跳舞、谱曲和乐器,据说挺辛劳的,一早长进琴房,下战书才出得来,晚上归到宿舍身子就跟披发了架一样,你终于知道把“兴趣”转变成“职业”,实在并不是一件收留易的事情。实在,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到底学得怎么样,是否有当明星的潜质,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你确乎是快乐的,你选了自己喜欢走的路。

  “生命就应该铺张在夸姣的事物上。”

  这是台湾黑松汽水的一句广告词,大概是十二年前,我在一本广告杂志上偶尔读到。在遇见这句话之前,我一直被职业和工作所驱赶,我不知道糊口的快乐半径到底有多大,什么是有意义的,什么则是无效的,我想,这种焦急一定环绕纠缠过所有试图追问生命价值的年青人。(www.mtvss.com)是这句广告词忽然间让我明白了什么,原来生命从头到尾都是一场铺张,你需要判定的仅仅在于,这次铺张是否是“夸姣”的。后来,当我每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便问自己,你以为它是夸姣的吗?假如是,那就往做吧,从这里出发,我们往抵挡命运,享受糊口。

  现在,我把这句话送给十八岁的女儿。

  此刻是2014年12月12日。我在机场的贵宾室完成这篇专栏文字,你和妈妈在旁边,一个在望朋友圈,一个在听音乐,不遥处,工人们正在布置一棵两人高的圣诞树,他们把五颜六色的礼盒胡乱地挂上往。我们送你往北京,到新加坡音乐人许环良的工作室参加一个月的强训,来年的一月中旬,你将往香港,接受一家美国音乐学院的口试。

  说其实的,我的十八岁的女儿,我不知道你的未来会怎样,就比如圣诞树上的那只礼盒,里面到底是空的,仍是真的装了一粒巧克力。(来源)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把生命铺张在夸姣的事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