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作文:点击

  当我点击的时候,我毕竟想要什么?你有没有这样问过自己。

  我望见那些忽然弹出的,浮动跳跃的光标,那样耸动的颜色与耸动的标题,或绘着股市的走势,它们告诉你:“想要赢得成功,就要捉住机遇。望破股市的奥妙技巧,双击图标,助你走上成功之路”或者“想要知道月收过万的秘密,双击图标,快人一步。以此类推,不乏其人。我们当然知道这是浅显的陷阱,可为什么却层出不穷,源源不中断地泛起在我们眼前?无非是求名求利之类的“成功”诱饵太过香艳,刻画出的人生图景太符合某些人的理想与期看,以至于移动鼠标往“试一试”,“望一望也没有大碍”。

  为什么他们这么想成功、凭我己见,这不仅仅是他们自己想要,更是我们的社会促使他们要。信息传播的速度达到一个恐怖的境界,人溺死在信息中,信息消耗人。通过点击,我们不仅仅很快知道巴黎时装周的时尚快讯,石油价格上涨,美元汇率涨跌,我们更全面地知道“别人”成功。我们轻而易举地知道谁五岁举办个人画铺,六岁开办个人音乐会,七岁通晓四国语言,八岁自学到大学课程,九岁入进研究所工作。那些一夜暴富的,那些一朝出名的,老是被媒体争相报道,争相追捧。人必需直面自己所有的匮乏与贫瘠,还有平凡。站在全球性的舆论场上,今时今世,平凡似乎是一种必需隐躲的弊端,人们不愿意面对它,他们要鲜明,要亮丽,要不同凡响,要给自己冠上种种褒义词。

  他们点击,他们需要那些被别人要求,别人但愿他有的成功,事实上更接近虚荣的东西。“现代人认为他们自己想要,实在是别人但愿他们想要的东西,”奥地利小说家奥兰次卡夫卡一语破的。

  当我们点击的时候,造成的后果是什么?你有没有这样问过自己。

  也许有人希奇,不外是点了一下,有什么后果啊。不,不是这样的,在你望不见的地方,在“他”眼里,在“它”眼里,点击的人不是人,,是一个赞,是一份关注,是一个潜伏的粉丝,是未来一份可能的打赏,但实其实在的,流量。“他”想要这些,想要的是这些东西:流量,关注度,暖度。无论是那些网红,仍是网红所属的平台,好比抖音,奇秀;或是脸书,推特,本日新闻等动静推送的软件和其背后的互联网公司,“它”,“他们”通过这个牟利,为了这些不择手段。无意中控制你的思维,决定你望到什么,望不到什么,听到什么,听不到什么,他们可以借助你的点击,营造出什么正在流行,什么正在衰败的假象。经常毫无所觉地,你成为某特别制造出的舆论的介入者,某倡议的支持者,成了贡献“双十一”淘宝

  成交量破千亿的个体。茫然无知的你依然漫无目的地点击着,点击着依据心理学排布的商品与动静,接受着被别人灌注贯注的定形的思惟。

  点击,在如今信息爆炸的社会里早已不是个体的单一行为,它联系个体与群体,联系个人与社会,联系虚拟的信息与实际的物质,作用巨大。然而它又其实是微小,所以收留易被操弄变形,被误导,像早期的理想主义者,收留易跌进社会的漩涡。那么我们到底如何点击呢?我们如何面对信息爆炸的社会呢?

  选择拒尽?像大清帝国闭关锁国?中断掉网线?隔离手机?像穿长衫的老学究拒尽西学?我想,事情不是尽对的。隔尽,意味着封锁,意味着对接下来的挑战说不,我不行,我不敢。可我们究竟是现代人,即使一时逃避,也不能永遥退避。

  要掌握好自己的心态,像里尔克的《给青年诗人的信》说的“像春天的树那样满怀决心信念地站在那里,不必委曲挤自己的汁液,也不必害怕没有夏天的到来,夏天终将会来临的”。也不必被世俗的价值观影响,让欲看在有限与按捺中显现它的美,让物欲少一点泛滥,抛却点击虚荣,往点击那些美,善,明丽的光与暖,像春天的树站在多雨的大地上,等待夏天。望清那些黑暗,不受他们的利用,点击自己的心不跟随伪装的潮流,点击那些传递光明的事件,让自己属于自己,不属于网红,也不属于软件。

  经常问问自己:当我点击的时候,毕竟想要什么?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高中作文: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