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即将分层,你将会在第几层?

  社会即将分层,你将会在第几层?

  文/缓缓君

  这不是鸡汤,也不是砒霜,只是从纷繁复杂的现状中,捉住背后的暗潮涌动,分析我们将面对的未来:

  社会即将分层,你将会在第几层?

  1、你的下一代将被迫逃离家乡?

  “凡有的,还要加给他,鸣他有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

  这句话出自《圣经·马太福音》25章29节,后人以此为典故,回纳了“马太效应”,即强者愈强,弱者愈弱。

  马太效应是世间最冰凉的规则,却又无处不在。

  当“逃离北上广”和“逃归北上广”的话题在网上大暖时,公家号“城市数据团”发表了一篇爆文《逃离你终将衰落的家乡》。文章以各省人口活动的大数据为依据,得出了一个残酷的结论:

  大都市就像抽水机,不停地从落后省份抽取劳动力,或许将来的某一天,我们就会像今天的日本一样,无数村庄和城镇凋零衰败,但东京和大阪都市圈繁华依旧。

  在人口负增长的时代,大都市将绝不留情地吸干周边地区的血液,以便自己能够生存。残酷吗?不,由于这是年青劳动力自己用脚(投票)投出的结果。

  大都市拥有优质的政治资源、贸易资源、教育资源、人力资源……这些优质资源吸引着无数优秀的年青人,而优秀的年青人将推动大都市的繁荣发铺,从而让大都市获取更多的资源,于是形成了一个上风迭代的良性轮回,这就是马太效应中的强者愈强。

  而由人口迁徙引申出来的推论,则更加触目惊心:

  你还能在这些选择(逃离北上广仍是逃归北上广)中犹豫,说明你无比幸福,由于你们的下一代和下下一代可能不会再有任何选择的机会。如果你终极选择留在了一个糊口安逸风景如画的小城镇上,你也许会幸福地过完一生;但在你的子女到了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很可能他们有且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逃离他们终将衰落的家乡。

  文中所谓的“无比幸福”实在“无比残酷”,由于大都市在掠夺优秀人才的同时,也在用高额的房价和户籍轨制将千千万万的普通人挤到繁华都市的边沿,将他们赶到逼仄的地下室,脏乱的出租房,直到他们梦碎的那一天,收起行囊,滚归家乡,然后他们的下一代再背起行囊,逃离家乡。

  这就是马太效应的另一面,弱者愈弱。

  2、越有钱收进增长越快

  《二十一世纪资本论》的作者汤玛斯·皮克提以为,当今的资本归报率已经大于经济的增长率,这将会导致社会财富向少数人会萃。

  也就是说,越有钱收进增长越快!经合组织(OECD)的统计数据验证了这一点。

  最近30年,英美等发达国家的高收进群体和低收进群体收进都有所增长,但是高收进群体(政企治理者、金融从业者、IT从业者)的收进增长更快。

  投资财富的积累如同滚雪球,同样的速度下,雪球越大体积增长越快。

  当王健林“先赚它个一个亿”的小目标刷屏时,你有没有算过:王健林身家2600亿,一个亿只占他总资产的0.04%,对他而言真的只是一个小目标啊!

  而对于没有家产且年收进十万的年青人而言,一个亿的小目标也不算太难,也就是不吃不喝工作1000年而已。

  3、冷门再难出贵子

  1980年,一个农夫家的孩子踏入了北大的校门,邻里乡亲都以他为荣。可他到了北京之后才发现:

  自己没读过课外书,跟不上同学的聊天话题;

  穿衣搭配非常土,女生找他扛包打水,理由居然是为了让自己的男朋友休息一下;

  做个自我先容,也被当众冷笑,说他普通话讲得像日语;

  除了插秧是能手,他一样都拿不出手。

  就是这样一名田舍郎弟,他创办了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教育机构,他进选了“中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贸易领袖”,他的名字鸣俞敏洪。

  冷门出贵子,逆境出英才,俞敏洪的人生经历书写了读书改变命运的传奇。

  可是,假如俞敏洪再晚生几年会怎样?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刘云杉统计1978年——2005年北大学生的家庭出身发现:

  80年代中后期是田舍郎弟用知识改变命运的黄金时代,三成以上的北大学子出自冷门;

  90年代中期田舍郎弟的比例开始下滑;

  2000年之后,考上北大的农村后辈仅占一成多。冷门后辈入名校的通道正变得越来越窄。

  田舍郎弟的名额都被谁占了?

  权势巨子期刊《中国社会科学》于2012年刊登了一篇研究讲演《无声的革命:北京大学与姑苏大学学生社会来源研究(1952-2002)》。讲演通过研究50年数据,得出了一个让全社会哗然的结论:

  90年代后,考上北大的精英后辈比例快速攀升,这些社会精英只占全社会人口的1.7%,却有40%的北大学生诞生于这样的精英家庭。

  冷门再难出贵子,精英扎堆入名校,这是马太效应的又一次胜利。

  (为什么80年代是田舍郎弟的黄金年代?由于高考是1977年才恢复的,跟着时间的推移,马太效应日趋显著。)

  4、尽看的底层,高喊读书无用

  前几天,有读者转给我一篇“亚洲新闻周刊杂志”公家号的文章,标题是《底层抛却教育,中产过度焦急,上层不玩中国高考》。

  在此之前,我早已在朋友圈刷到了这篇文章,由于标题其实太刺目耀眼,而刺心的是,它反映的岂非不就是现实吗?

  作者余秀兰借中科院社会学博士后的一项调查得出结论:越贫穷越认同“读书无用”。村庄贫困层认同度62.32%、农村中间层37.24%,年收进1万元以下的认同比例最高,于是作者用了这样的小标题来描述底层人民对待教育的立场——尽看的底层人民:干脆抛却高等教育。

  作者的结论对吗?

  对。固然情理难收留,但却在意料之中,不信我论证给你望:

  论据之一:家里越穷,读书的代价越高。

  2014年《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的一项讲演指出:包括书本用度在内,高中三年的膏火动辄数千美元——这去去超过了贫困农村家庭一年的收进。

  论据之二:出身越底层,上的学校越差。

  2014年,瑞典隆德大学的薄家珉(Benjamin Lillebrohus)的一项统计讲演显示:2012年复旦大学新招收的农村学生占比为10.36%,同济大学占比18.98%,天津大学28.14%,吉林大学32.27%,西北师范大学59.85%,南昌大学43.68%,喀什大学(原喀什师范学院)56.98%。

  就像《南方周末》2011年的一篇报道中提到的那样:“出身越底层,上的学校越差”,这一趋势难以被逆转。

  论据之三:学校越差,越难找到好工作。

  当社会的教育出发点越来越高,应届毕业生越来越多时,好工作的门槛也必然越来越高。毕业生要面对的竞争对手,是人才市场中所有竞争统一岗位的人,所以对于三流大学的毕业生,“毕业即失业”已不再是笑话。

  另一方面,无论冷门学子为上大学背了多少债,付出了多少代价,企业顶多只会表示遗憾,仅此而已。

  对于底层人民而言,教育的高本钱,低收益,导致了他们对教育的尽看。

  5、海淀拼娃是怎么拼的?

  当“读书无用”的声音在底层日益高涨时,社会中上层却在教育的投进上更加疯狂。

  今年上半年,一篇名为《北京的无奈:海淀拼娃是怎么拼的》的文章在各路家长的朋友圈疯狂转发。

  当主流媒体炮轰课外班是培养应试教育的机器时,作者透露了他孩子在辅导班的课程:

  语文由北大的老师上课,孩子读的是《大学》和《年龄》,但良多内收留讲的实在是历史,而且是把中国历史发生的事情与外国历史横向对比,带有文化和哲学的启蒙。

  英语则是新东方的名师上课,孩子从天然拼读开始,不再是死记硬背,而是在讲英语故事。

  数学则是海内985名校的毕业生授课,小学低年级的奥数就足以让文科生缴枪,但孩子学会了就会有乐趣。

  作者称儿子天天早上七点半起床,晚上八点课外班下课,赶归家还要写功课,做完功课还要望课外书,一般是儿童读物,一周读完一本,一个月读完一套,内收留包括科技、历史、地舆等等。

  或许你会觉得这样的家长很残酷,居然把孩子逼得那么苦,说好的快乐教育呢?可更残酷的是,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孩子自己要求的。

  “一般控制他晚上十点要睡觉,但他常常会比这个睡得晚,孩子才七岁啊!真的很担心,每次都对他说你不想学了课外班就不要上了,但他老是不愿意,他有一个目标,就是能够赢了老爸,要有他会他老爸不会的内收留。”

  文章的最后一句话耐人寻味:成功真的不是一代的积累。

  更耐人寻味的是:龟兔赛跑,假如兔子拼命向前跑,会怎么样?

  谜底依然是马太效应。

  6、社会越发达,阶层越固化

  《人生七年》是BBC的一部纪录片,它选择了14个不同阶层的英国孩子,记实了他们的人生轨迹。从7岁开始,每七年记实一次,一直到他们的56岁。

  这项历时49年的研究揭露了一个残酷的事实:穷人的孩子依然是穷人,富人的孩子依然是富人,阶层在代际间得到了传承。

  7岁本该是个无邪烂漫的年纪,但不同阶层孩子已表现出了显著的差异。

  上流社会:John和Andrew就已经养成了阅读《金融时报》、《观察家》的习惯,他们明确地知道自己会上顶级的私立高中,然后读牛津大学,再然后入进政坛。

  中产阶层:男孩会拥有自己的理念,如反对种族歧视,匡助有色人种;女孩则想着长大嫁人生子。

  底层社会:有人但愿当驯马师赚钱,有人但愿能有机会见到自己的爸爸,而贫民窟出生的Paul,甚至把“吃饱饭、少罚站、少被打”当成了自己的人生愿看。

  49年之后,他们已是56岁。

  上流社会:John成为了企业家并致力于慈善事业,Andrew成为了律所合伙人,他们的孩子继承接受着精英教育。

  中产阶层: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依然是中产,也会有个别滑落到了社会的底层。

  底层社会:Paul成为了泥瓦工,Symon则成为了司机,他们生了一大堆儿女,儿女中的大部门人继承在底层靠出卖劳动力为生。

  在一个百废待兴的社会,弯道超车,一夜暴富都成为可能,但社会一旦入进到发达又不乱的阶段,阶层的分化和固化将变得日趋显著。

  哈佛公然课《公平的出发点是什么》中指出:“即使是努力本身,很大程度上也依靠于幸运的家庭环境。”

  两位罗斯福总统都毕业于哈佛,“布什家族”四代都是耶鲁校友,小布什在竞选的时候甚至开玩笑说:“我继续了我父亲一半的朋友。”

  上层社会的人脉、财富、精英意识、教育资源等等,父传子,子传孙。

  而社会中下层的孩子,在公立学校接受了所谓的“快乐教育”后,构成了新一代的社会中下层。但不管怎样,发达社会至少能为他们提供可靠的糊口保障。

  这是社会不乱的另一种形态。

  7、社会即将分层,你将会在第几层?

  郝景芳的《北京折叠》荣获2016年的雨果奖。

  雨果奖是世界科幻小说的最高奖项,堪称科幻界的“诺贝尔文学奖”,可《北京折叠》与其说是科幻,不如说是披着科幻外衣的社会隐喻:

  顶层操控规则,中层高节奏工作,而底层的穷人,将连被克扣的价值都不再会有。

  当底层人民对着邻里乡亲高喊读书无用时,阿尔法狗已经战胜了李世石,一场“人工智能”的革命正悄无声息地到来。

  可以预见,跟着人工智能的发铺,“机器换人”是必然的趋势,当一批又一批“自动XX机”入进各行各业之后,社会对蓝领的需求将大幅降低。到了那一天,那些抛却教育的底层人民,他们的出路又在哪里?

  这是政府要考虑的问题。

  而对于我们自己而言,更关心的问题是:这个社会还有打破阶层的可能吗?

  有,当然有!

  即便是在阶层高度固化的英国社会,在纪录片《人生七年》中,依然泛起了一个人,他打破了阶层的天花板成功提升精英,他就是Nicolas ——一个农民的儿子,他考上了牛津大学,然后成为了美国名校的教授。

  十四分之一,从概率上来算,约为7%。

  无独占偶,全球复杂网络研究权势巨子、美国物理学会院士巴拉巴西在《爆发》一书中提到了这样一个观点:人类行为的93%是可以猜测的,而剩下的那7%无法猜测的人则改变了世界。

  书中没有给出7%这个数字是怎么来的,但至少他给了我们一个启示:

  世界上永遥存在这样一类人,他能够超越自己的家庭、血缘、环境,他能够摆脱时代对他的束缚,让世界另眼相望,这一类人被称为英雄。

  那么问题来了:

  社会即将分层,阶层正在固化,而你,能成为英雄吗?

  作者:缓缓君,985高校工科男,时代华语图书签约作者。有一些故事,也有一些观点;有一点理性,也有一点温度,新书《我就喜欢这样的你》已上架。公家号:缓缓说(huanhuanshuo520)。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社会即将分层,你将会在第几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