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讲啦胡海泉演讲稿:人生·无关选择

  开讲啦胡海泉演讲稿:人生·无关选择

  前几天我在我的“问泉微博”里,有一位网友问我,他说,“我毕业了,我该怎么选择,哪条路才是对的?”我就跟他说,“朋友,路是走出来的,不是选出来的,实在每条路上,都有属于那条路独特的风景,但是人生的路是一个单行道,它只能向前,不可能调转或者跳归到某个时间点往重新选择。”今天我演讲的主题词就是:选择。人生,无关选择。

  从人生的第一件事开始说吧,那件事就不由我来选择,就是我爸爸妈妈制造我这件事情。这个现场朋友跟我一样,全世界都是同等的。我的父亲,是一位军旅诗人,胡世宗,胡世宗先生。由于我们家屋子不太大,然后我的小床就放在我爸爸的书房里。我的小床旁边是一整堵的书房,我爸爸的大书厨。然后养成了一个习惯,反正晚上有些时候睡不着觉的时候,我就想做游戏一样,闭上眼睛,随便在那摸,摸到哪本是哪本,打开以后就随便翻,良多都是诗集。所以那时候从文为生,可能就潜移默化地,莫名其妙地变成了我的选择。那时候我十岁,在十岁的某一天,我就听到一个命令说,“海泉,从下个星期开始,你每周要往沈阳音乐学院学习,学钢琴了。”从此之后,我就每礼拜天,骑着自行车往上钢琴课。所以说到前两件事,大家听到了吗,一个是文学创作,一个是学习弹钢琴,这两件对现在的我至关重要的事情,从最开始都不是我选择的。

  然后一转眼就到了念高中,我成绩还不错。但是高考的前两天发了高烧,然后那天我就晕晕乎乎,迷迷瞪瞪的入了考场。结果一出来,果不其然,那个分数跟寻常的成绩可以比拟来讲就是一落千丈。由于之前我报志愿的时候,我报的都是武汉大学中文系,厦门大学新闻系这样我向去的学校。但是在那个很失踪的秋天,我很惆怅的走入了沈阳市广播电视大学,而且完全被迫地往念了这个专业,当时经济系的对外商业治理专业。从这我感觉,就跟我的文学梦彻底诀别了。所以常常有人说,当老天给你关上一扇门,实在也未必马上给你开一扇窗。我一辈子应该感谢感动我的母校,他们没有给我开一扇小窗,他们给我开的一扇门,而且是完全不一样的更宽大的门。我记得从开学第一天,那个迎新晚会开始,我就被指派当导演,当撰稿,主持,还有唱歌。过往高中时代戴眼镜很羞怯的文科生,就一下子被推倒了舞台的中心。最后一年的时候,我代表学校往参加很大规模的创作歌手比赛,我获了头奖,带来了良多良多荣耀和决心信念。所以这些所有一切,都指向了一个我终极一定会往奋斗的地方,就是北京。

  实在我跟良多北漂的朋友比拟,我不算特别苦,也没飘太久。我最开始落脚于一个公司,鸣做中国音像制品评价制作中央。我在那担当临时的音乐编纂,实在是个临时工,每个月能拿500块钱工资,然后打打杂,然后还可以学学编曲。那时候我没有地方住,我就睡我办公室里。然后第二天早晨,不管之前一天晚上睡多晚,都要在所有同事上班之前,我要闹钟闹醒自己。我翻望那会的日记,应该是1996年仍是1997年,我跟羽凡相识,我们已经开始预备一起出唱片的那段日子。我在那个日记里,我发现我写的一段话,就是“某年某月某一天,晴,今天下战书我要往公司,预付一下首场专辑的版税,假如今天我预付不出来钱的话,我估计我就要露宿街头了,未来某一天,等我成功了,发财了,再望今天的日记,一定很好玩吧。”我也不知道我是哪来的那股乐观精神,我也不知道,简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阿Q。

  说起来,还有一家事情,说起来让我又爱又恨,那个东西鸣做暂住证。由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辞职之后,没有一个固定的单位或者租户或者街道给我出那个先容信,我就没有办法办那个暂住证。我整个就是一个在北京无证的暂住青年,盲流。那时候常常有临检,我就一次一次地被联防队员捕捉,然后罚款。我记得我最后一次被查暂住证,应该是我们刚刚出了《最美》,那时候那首歌刚刚开始风靡北京大街冷巷。然后我坐在晚上那个出租车里,一个警察叔叔把我拦住了。

  “暂住证?”

  “我没带!”

  “那身份证呢?”

  “也没带!”

  “你是干嘛的?”

  我说“我是写歌的,我写歌我也唱歌”。

  他瞄着我,“写歌唱歌?”

  我就说,“对啊,你听过《最美》吗?那个歌就是我写的我唱的。羽泉听过吗?”

  这哥们盯了我三十秒,回身就归到那边的车子里,跟同事就开始喊了,“太哏了,我把羽泉给罚了!”

  假如大家想听故事,我再给大家讲个故事,就是特糗的事。我就在1997年春节之前,春运那会,我买了张火车票预备一大早,天还没亮,赶火车归沈阳老家过年。我拎着两个大箱子,走在那个站台上的时候,然后对面就来了个男生,“乓”撞了我一下。我就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内怀,“钱包没了!”车票还在钱包里,我归头就喊“我钱包!”果然那个男孩就开始跑,我知道他就是小偷。我就喊“抓小偷!还我钱包!”我就开始跑,跑不动,我就把我行李全扔下,扔在站台上。但是我跑得挺快,我快追上他的那一刻,这哥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跳下火车的那个火车道,然后迅速地从火车底下钻到另外一边往。实在我没练过这个功夫,但那时候太着急了,我也不知道怎么的,等我再一睁眼,我也到那边往了。我就接着追,他就接着跑,说实话我也跑不动了,我基本上就快抛却了,我用最后一点力气大喊了一句“哎,你给我留点补车票的钱行不行!”这个小没良心的,完全没有归头,最后仍是消失了!归到我们那个站台,箱子已经不见了,找来找往,发现它在垃圾车里,已经基本上快要被开走了。我好庆幸!你知道里面有良多作品,都是原稿,没有备份的。假如再让我写一遍的话,可能不是那样了。里面包括良多作品,好比像《爱浪漫的》这样的作品。没有这首歌的话,就没有羽泉最初的合作。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当时偷我钱包,跟我在站台上追来追往的那哥们现在在干什么,他在哪。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无意偶尔望到这个节目。我想跟他说一句心里话,“实在我一点都不恨你,我特别理解你,你当初选那行,也毫不是你自己的选择。”

  我今年才37周岁,说实话,就我这个年纪,根本没有权利在这跟大家高谈阔论人生这个词。但是人的不同阶段都有不同的感悟,假如人生是一条路的话,不管有的人是风光无穷,仍是崎岖不已,实在最后终点是一样,我们是没有选择的,就是我们都要离开这个世界。所以呢,我以为,在路上的真实体验感,实在应该是我们人生里收成的真实的东西。

  我还想说一句,前几天有个网友他在“问泉”里问我,他说“我刚毕业几个月,好忐忑,我该怎么选择?到社会上会不会很辛劳?我适应不了怎么办?”我给他的归复文字如下:“我还记得小时候第一次不带游泳圈下水游泳的感觉,拼命踩水,怕呛水,使吃奶的劲游也游不快,一松劲,又感觉马上要沉底了。从小长到大,直到毕业时,才算是你真正的扎入人海,不管未来你能游多遥,能游多快,都必经此时的忐忑彷徨,众人皆如斯,太正常不外了。你呢,好好扑腾扑腾,别嫌累,别归头!”

  我的分享就(www.mtvss.com)到这,感谢大家!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开讲啦胡海泉演讲稿:人生·无关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