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不是一边受伤,一边成长?

  谁不是一边受伤,一边成长?

  文/花花

  路,不仅是间隔,更是一种经历。沿路的风景只是风景,绝管锦绣;沿路的相遇只是相遇,绝管不舍;沿路的打动也只是打动,绝管心动,也是枉然。

  明明是相爱的人,为何到最后却要以一个一劫不复的结果收场?有些是由于结婚以后感到日子过不下往,为了寻找一个新的好开始而抛却曾经全心全意投进的感情。实在,所有的感情都一样,犹如工作一样,无论在哪里总会有开心与不开心。

  当惆怅在不经意时涌起,你感觉了思念的滋味;当思念在不经意时想起,你感触感染等待的滋味;当等待在不经意时燃起,你体会了牵挂的滋味;当牵挂在不经意时升起,你才明白了痛苦的什么滋味。

  有些爱给了你良多机会,却不在意不在乎,想正视的时候已经没机会爱了。有些话埋躲在心中好久,没机会说,等有机会说的时候,却说不出口了。有些人是有良多机会相见的,却总找借口推脱,想见的时候已经没机会了。有些事一别竟是一辈子,一直没机会做,等有机会了,却不想再做了。

  好在时光仁慈,我们还能拥有归忆。

  曾听人说过,即使离开,还有那属于自己的归忆。有时候,归忆、却是刺痛自己最好的武器。或许自己就是一个世界,自己给自己一个画地为牢的界限,然后自己在里面出不来。

  曾经,把朝朝暮暮当成天长地久,把缱绻一时当作被爱了一世,于是奢看执子之手,幸福终老。然后,一切消失了,终于明白,天长地久是一件多么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幸福是一种多么玄妙脆弱的东西。也许终极的幸福与心里那个人无关,也许将来某一天,我们会牵着谁的手,一生细水长流地把风景望透。

  没有人陪你走一辈子,所以你要适应孤傲;没有人会帮你一辈子,所以你要一直奋斗。

  邂逅的瞬间,我站在你的眼前,只是个目生人。是浮华的化妆舞会,披发场以后,一个落寞而黯淡的女子,是烟花一样虚空的锦绣。独自一个人在角落里笑着哭泣,不需要谁再来打搅属于我的宁静糊口。

  人的不幸在于他们不想走自己那条路,总想过别人的桥。

  曾经我们都认为自己可认为爱情死,实在爱情死不了人,它只会在最疼的地方扎上一针,然后我们欲哭无泪,我们久病成医,我们百炼成钢。你不是风儿,我也不是沙,再缠绵也到不了海角。

  天下就没有无意偶尔,那不外是化了妆的、戴了面具的必然。

  改变,永遥不嫌晚。无论你是几岁,也无论你目前所处的境况有多糟,只要立定目标、一步一步去前走,人生随时都有翻盘的可能性。

  要糊口得漂亮,需要付出极大忍耐,一不诉苦,二不解释。

  良多事情都是这样,表面上鲜明亮丽,背后却是伤痕累累。犹如常劝朋友放飞自己的心,做快乐的自己。可有时候反而不懂得放飞自己。人很矛盾,有时候喜欢自我封锁,自我禁锢,垒一道围墙藏在里面,便有一种安宁、稳妥、清静,可以自享。

  谁不是一边受伤,一边学会坚强。

  你独身只身,我等你;你忽然有了新的开始,我等你;你结束了你的爱需要疗伤,我陪你,我等你。我不介意将就你,我可以一直抬头仰看你,只是,你真的,从来都不望我。我曾经多少的炽烈,终极仍是耗绝了。

  忘掉所有那些“不可能”的借口,往坚持那一个“可能”的理由。

  习惯了发呆,习惯了天天打开电脑往关注你的信息,一切都好像已经习惯了。当一切都静下来的时候,忽然发现习惯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让人戒不掉,忘不掉。徐徐的喜欢一个人孤傲,可是却有了太多的思考,太多的悲伤,太多的归忆。原来,太多的在乎换来的却是一次次无形的伤害。

  所谓勇气,就是不中断经历失败,但是从不丧失暖情。

  爱成旧事,只有时光会记得。归看过往的岁月,时光从身边悄无声息流淌。鹄立在红尘彼岸,眉眼凝盈,青丝如水,凭栏看,听风吟,兀自的流连。一程山,一程水,年轮更迭中渐次抵达的苍老,枯瘦了似水流年。

  当你天天醒来的时候都有两个选择:1、醒来,再睡,继承未完的美梦;2、醒来,站起来,往实现自己的梦想。

  有时像二手烟,才刚熄灭已蔓延,就当成过眼云烟,只会熏红了双眼,太收留易披发开的烟,让人没有勇气点。爱有时像过云雨,才刚瓢泼却静止,就犹如一场幻觉,只是打湿了思念,使人不忍作别离。

  有些话,适合烂在心里,有些痛苦,适合无声无息的健忘。当经历过,你成长了,自己知道就好。

  满天星光,满天伤,我欺骗了你欺骗了自己,丢弃了自己的诺言,背离了自己的爱情,只因我想你一生无忧的面收留常挂脸上,而我却找不到自己能给的方向,选择离开,负了你,更伤了自己。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谁不是一边受伤,一边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