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最傻的表现,就是觉得别人都比自己傻

  傻瓜最傻的表现,就是觉得别人都比自己傻

  文/李月亮

  办公室新来了个小姑娘,试用。中午吃饭,我望她一个人孤零零地没个伴,就请她一块吃。

  饭间闲聊,我说你以前在哪儿工作来着?她说XX公司(一家至公司)。我说那不错啊。她一本正经地说,是呀,但是我觉得刚开始工作,出发点太高了也不好,所以想从低出发点做起,这样还有上升空间。

  我望着她,头有点晕,遂转移话题,问她有没有男朋友。

  没有,她说,还没考虑这个问题。

  我默默点头,觉得没法痛快地聊下往了。

  后来我就琢磨,这姑娘望着机灵懂事的,可怎么就那么不其实呢。

  一个二十好几的姑娘,说没考虑过感情问题,我纵是智商再感人也没法相信啊。你说至今没遇到合适的,或者一大堆人追你你都望不上,我都信,但要说你还没考虑过这事,也太那个了,现在小学生都知道谈恋爱了,咱不至于发育那么晚吧?你跟我装纯情,有啥意义,我又不是组织派来考察你糊口作风的。

  还有工作问题,咱都不是富二代,哪个不想有个好出发点,然后越来越好?我也不算孤陋寡闻,但还真没见过放着好单位不往,非要换个一般的,以体验步步上升的快感的。这是糊口,不是网游,你走错了道可不是点一次again就能重新开始的。

  后来事实证实,这姑娘就是在那家至公司没过试用期,不得已离开的。实在你实话实说,我尽对不笑话你,由于咱都知道留在那里的难度。反而事情被你一虚构,倒显得好笑了。

  实在跟这姑娘犯一个病的人为数不少。良多事情,明明说实话就挺好,但有些伙计非得东扯葫芦西扯瓢,一本正经地逗你玩,搞得你心烦意乱。

  这毛病的根源,我想一方面是人有自我伪装的天性,另一方面,也跟原生家庭的教育紧密亲密相关。

  我们固然口口声声地说着“老实是美德”,但良多中国家庭,实在并不鼓励孩子说真话。为了让孩子显得懂道理、守规矩、有教养,良多家长早早地就教会了孩子虚伪。那些懂得向不喜欢的人示好、违心地拒尽自己想要的糖果、明明讨厌幼儿园却矢口不移自己喜欢往的孩子,去去会得到表扬和鼓励。

  我见过一个老太太,为了让小孙子稳定买玩具,跟他定了这样规矩:你越说想要的,我越不给你买,你说不要了,我才买。这招效果很好,孩子往了商店基本都不会哭着闹着要,只会拿着喜欢的望,奶奶问他要不要,他会说“不要”,然后奶奶就满意地买给他。

  可以想见,在这种教育方式下成长起来的孩子,会多么习惯性地伪装自己,多么怯于表达真实的自我。当“说谎言对自己更有利”的熟悉在一个人心里根深蒂固,他就会在明明可以说真话的时候,不自觉地选择说谎。这很收留易让他给别人留下不其实、不坦诚的印象。

  而且,一个对别人特别不老实的人,去去对自己也会如斯,他会下意识地压抑本我,不答应真实的自己冒出头来,而被压抑在潜意识里的自我,会不停地提醒他干扰他,破坏他辛劳维持的夸姣假象,于是各种累,各种拧巴,各种不知所措便应运而生。

  人有许多积极心理品质,真诚是极其重要的一个,它对一个人内在心理状态的和谐,以及外在人际关系的繁荣都有重大意义。

  前段时间我望一本家教书,讲到“对孩子来说,量力而行,是比黄金还贵重的四个字”,说得太对了,一个不懂得量力而行的人,你能指看他的人格健康、完善、夸姣吗?你能相信他可以在社会上得到世人的支持和拥戴吗?你觉得他会快乐吗?

  还记得当年那个因ATM机泛起漏洞而多次恶意取钱被判无期的许霆吧,最初他靠着网友们的强力支持,得以平反,但在重审的法庭上,这厮居然声称自己多次从犯错的ATM机里取钱,是本着“替银行保管钱”的目的。这显然是在欺侮全社会的智商了,直接导致网友全体倒戈,称其无耻,连公诉人都以为他没有彻底悔罪的表现。

  实在假如他能老诚实实承认自己是一时起了贪念,做了错事,以后不会再犯,问题也不会太大,但他非要说那么个蹩脚的谎,将自己置于不利的境地,真是太不明智。

  可能许霆以及良多跟他类似的人之所以敢睁眼说瞎话,一来是习惯了说慌,二来,是觉得自己比别人高明,认为自己轻微动动小脑瓜就能把别人玩弄于鼓掌,认为那点瞎话不但能瞒天过海,还能显示自己博大的聪明。

  可是实在呢?实在你玩儿的是你自己啊。

  智慧人最智慧的地方,就是以为别人都和自己一样智慧。而傻瓜最傻的表现,就是觉得别人都比自己傻。

  大多数时候,我们不能正确判定别人是比自己更智慧仍是更傻,也便不能猜测自己的谎言会不会被对方察觉。那么,除非万不得已,不如实其实在地说句真话。由于一旦谎言被望穿,后果去去比那句不太好听的真话糟糕得多。一句谎言给你减的分,可能一百句真话都补不归来。当然,善意的假话除外。

  人说谎言有良多种原因:为了逃避惩罚、为了获得利益、为了赢得好感……必需得承认,有些谎言是有必要的,好比称赞女同事新做的怪异发型,或者借口生病推掉不想参加的聚会,此类谎言无伤大雅,可以理解和接受。

  但更多时候,我们实在是说了一些完全没必要的谎,类似开头所讲的小姑娘,实在就是一种过度的自我防备——明明很安全,却非要用虚假的伪装把自己保护起来,而且伪装得过了头,自己累,别人也不惬意。

  固然人都有自我保护的本能,但过度防备实在是有害的。比如一条变色龙,它根据背景变换肤色以保护自己,这很好,但假如在安全的环境里也不停地变来变往,或者由于用力过猛,反而把肤色变得异于环境,这显然就有问题了。

  谎言作为我们的伪装色,其副作用就是太收留易弄巧成拙。所以,我们有必要改变“说谎言更有利”的固有熟悉,绝量卸掉多余的伪装,适当地答应自己以真面示人。该说真话时要说真话,可真可假时也说真话,其实不能说真话最好保持缄默沉静,连缄默沉静也不行的话,就把谎言控制在最小范围内。

  马克·吐温说,人不可能一生一世不说谎,但是智慧人能勤快地练习自己体贴地说谎。

  你学会体贴地说谎了吗?假如还没有,那就真诚点吧,这不但是对别人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解放,长遥来望,量力而行一定比瞎话连篇更能为你营造良好的生存环境。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傻瓜最傻的表现,就是觉得别人都比自己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