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身处沟壑,也要记得仰看星空

  哪怕身处沟壑,也要记得仰看星空

  文/尹惟楚

  年前,我往新华书店买字帖,无意偶尔碰见了大雄。

  彼时他正站在两个硕大的书架中间,一丝不苟地望着手里的书,当真的样子,一如学生时代的样子容貌。

  我轻轻走过往的时候,他恰好抬起头。

  望到我,他先是有点儿惊讶,然后咧嘴一笑,望得出来非常开心。

  1

  大雄是我初中同学。

  肥胖、缄默沉静寡言、成绩差,当这三个标签打在统一个人身上,难免就会沦为特殊的存在。

  听说他小时候一次生病,高烧久久不退,留下了后遗症,所以较于凡人,他的学习能力与反应稍显痴钝。

  初中时代的我们,实在恰是伤害力最强的时期,全身满是倒刺,拥有强烈的自尊,却不懂得尊重他人;害怕成为旁人的笑料,却又习惯以刺激他人的缺陷与把柄为乐。大雄天然就成了班里同学取乐的对象。

  最开始的时候,慑于大雄硕大的身材,良多人还比较收敛,只是稍作附和,可后来慢慢胆大了起来,并将之演变成了调剂学校枯燥糊口的一部门。

  再到后来,大雄望书会被笑、走路会被笑、吃饭会被笑,甚至上课被老师鸣起往返答问题也会被笑。

  特别是后来有一次,大雄的爸爸来学校给他送东西。在教室外的走廊上,大雄的爸爸走路跛着脚,身子像舞蹈般一上一下。班里同学变本加厉地取笑大雄。

  “大雄,你脑袋这么大,成绩还差,到底里面装的什么啊?”

  “大雄,听说你小时候发过高烧,难怪这么胖,原来是由于暖胀寒缩啊。”

  “大雄,你成绩这么差,以后仍是跟你爸爸学舞蹈吧。”

  开始的时候,大雄会红着脸竭力辩解,但这种局促不安的神态只会迎来哄堂大笑,后来慢慢地,他便开始不再辩解,只是缄默沉静以对。

  大雄在班上没有任何朋友,背着一个硕大的书包,孑然一身地上学放学。

  2

  我对大雄真正意义上的了解从初二开始。

  新学期开学,我和大雄成了同桌,我逐渐发现在良多地方,他都超出了我们平时对差生的认知与定义。

  大雄的成绩在班上老是“吊车尾”,按理说,这样的人对学习极度厌恶,甚至早已抛却。可大雄好像不是如斯,甚至在我望来,他对读书有着近乎偏执的狂暖。

  他上课的时候全神贯注,当真做好每一处笔记。训练的时候也会为一道标题问题冥思苦想很久,直到求得一个不知对错的结果。

  有一次,我瞥见他咬着笔杆,为一道数学题绞绝脑汁,在草稿纸上不停演算。但很显著,他在最开始的时候思路便已经泛起了错误,所以无论如何也得不出准确的结果,我忍不住便指了出来。

  他看着我愣了愣,很显著他没想到我会主动这样正式地和他说话,而不是平时那种恶意的打趣。而后他咧嘴一笑,对我憨憨地说了声“谢谢”。

  后来相处久了,我们也逐渐熟络了起来。我发现他在知识的吸收以及学习的理解能力上,较于凡人确实有些痴钝,但也尽对是正凡人。而且良多时候,由于内向的性格,以及我们平时对他的取笑,使得他在面对困难的时候,羞于询问别人,从而花费太多的时间与精力在错误的解析里,甚至直到最后都未能得到准确的解答。

  我曾问过他以后的打算,他半吐半吞,憋了好久才小心翼翼地对我说:“我爸妈说反正我也考不上大学,还不如初中毕业就出往打工,也可以减轻家里的负担。可我仍是想读书。”

  本来我想打趣他几下,但望到他满是期待的眼神里透着一丝忐忑,我终是没有说什么。

  3

  大雄和我熟络后,便常常找我询问标题问题,这样他不但节省了时间,更规避了良多错误的解答,再加上一如既去的努力,那次期中考试,他由平时的“吊车尾”一下子跃升到中游。

  我以为我给他最大的匡助,只是让四周人能更公平地对待他,至少由于有了我这个朋友,也由于他成绩的晋升,越来越少的人再往恶意地捉弄、打趣他。而他却让我望到了一颗在困境中坚强努力到闪闪发光的灵魂。

  不外,他去后的成绩也只是卡在中游便无法更入一步。对于学习,他比我们尽大部门人都要努力,却始终得不到一个相应的结果。

  这个世界,或许真的没有公平可言。有些人不费吹灰之力唾手可得的东西,也许在另外一部门人那里,却需要付出千万倍的努力,并且仍不可得。

  而糊口更是不可猜测。邻近中考的时候,大雄忽然辍学了。

  对此,我也没有太多惊讶,甚至反而觉得这也算是理所当然,究竟结合大雄的家庭状况,以及他自身的学习能力,这算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去后良久我都没有再见过他,只是听说他往了外埠打工。

  再去后,便再也没有他的任何动静。

  此时再次相遇,固然他还是一副憨态可掬的样子容貌,但完全没了去日的那种内向与局促。

  在书店外的咖啡馆里,我听他轻描淡写般地讲述他这些年经历的过去。

  4

  辍学后,他便跟人往了沿海。

  因为尚未成年,只能寻找一些黑工厂,做着流水线的工作,拿着低于正常水平的工资。

  第一份工作是拼接塑料包装盒,工作内收留很简朴,把两个塑料成品对接,然后卡在一起就行了。刚往的时候,一天工作下来,十根手指钻心地疼,但是第二天还得继承上班,直到过了半个月才徐徐适应下来。

  那时候,固然他疼的是手指,但恐慌的却是内心,每到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就想,岂非我这辈子就要重复我父母的路,在这样的糊口状态中日复一日,直至死往?

  那种对现状的不甘,以及对未来的恐慌,像一头巨兽张开猩红大嘴将他一点点儿地吞噬,咀嚼着他的神经。

  领到第一个月工资的时候,一共几百块钱。他拿在手里,走在归寝室的路上,忽然觉得糊口不应该如斯。

  实在,他一直都知道自己没有读书的天分,但他想至少自己还有一副强壮的体魄。

  半年后,他便往了一家汽车修理店做学徒,包食宿,但没有工资。因为春秋小,常常受到其他师兄的使唤,但他觉得很开心,由于勤恳诚实,师傅也很喜欢他。

  如今,他和人合伙开了一家小型汽车修理店,闲暇的时候,便到书店走走,望到喜欢的,偶尔也会买几本。

  与他作别的时候,他忽然捉住我的手,说:“那时候,我真的非常感谢你。”

  我天然知道他感谢我什么,但我何尝不感谢他。在后来的人生里,无论面对什么样的挫折与难题,我始终都记得那颗在黑暗中永不黯淡的心灵。

  或许,他现在仍需面对糊口中的各种难题与挑战,但那又怎样?我能从他清亮的眼珠里,望到他一如从前,从未抛却过对人生与未来的渴想。

  糊口中,总有一些人坚强得让人暖泪盈眶。

  鲁迅先生曾说:“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是的,真正的强者,是那些哪怕行走在漫长的黑暗中,还能闪着明亮的眼眸穿行而过的人,是那些哪怕处于幽邃的沟壑里,仍旧不忘仰看星空的人。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哪怕身处沟壑,也要记得仰看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