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你为难的事,越早拒尽越好

  令你为难的事,越早拒尽越好

  文/晚情

  年前我和先生宴请我外家人,席间一位亲戚问我新买的屋子装修睦了没,什么时候请大家往望望。我说有些细节没弄好,还没搬入往呢!

  我妈想也不想地接口道:“快好了,我往过,数了数房间有十几个呢,等她弄好,你就带着孩子过往玩,晚上就睡在那。”

  先生一听,整理时愣了,一脸惊恐地望着我。

  我压抑住心里的怒气,笑得很温顺,但语气是不收留商量的果断:“我们家从来没有留宿客人的习惯,一般有客人来就住隔壁的喜来登酒店,走过往不到五分钟。”

  于是,换我妈的脸色变得很丢脸了,我没有理她。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我早已再三表明:在我们家,必然是我和先生做主,任何人想越过我们做我们的主,我毫不可能允许。

  归到酒店,先生担心地问我,我妈会不会气愤。我反问他:“那你愿意以后我们家变成招待所?”

  先生说那当然不愿意了,想想都觉得恐怖。

  在当时的场合下,我若不吭声,那就是默许,代价就是以后的糊口和自由都被严峻破坏,直到我自己再也不愿承受为止。早晚要拒尽的事,不如一开始就说清晰。

  我的大姑姑,便是最好的前车之鉴。

  八十年代时,我出生的小县城基本上没什么人种地了,大多数人或者上班或者自己开始做小生意,但在风俗上,实在更接近农村。

  我大姑姑属于吃苦刻苦,头脑灵活的人,我在七岁时,她就在市中央买了一套商品房,全家都搬到市里往住了。当时四周好多人都羡慕她,由于她们家是我们那里第一个买商品房的人。

  但是,麻烦随之而来,几乎所有亲戚以及平时关系比较好的邻居都把她家当成了据点。当时,大家往市里逛街,中饭肯定往她那里吃,碰到生病、高考或者其他事,就会天然而然地留宿,在我的印象中,她们家的次卧,基本上隔三岔五就会有人来睡,小我四岁的表弟,永遥只能随着父母睡在主卧里。

  那时候,也是我大姑姑事业最忙的时候,天天一大早就要过往望店,晚上也要忙到很晚,记忆中,她们家很少开伙,都是在外面买快餐解决的,由于没时间做饭。

  但每次有人来时,就个规律就要打破,总不能鸣客人吃快餐,于是,买菜、做饭,那时候还不是很流行往饭馆,何况来客的频率太高,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我姑姑舍不得。

  但凡自己从小到大做生意的人,都舍不得这样花钱,时间长了,我姑姑天然不高兴愿意了,有客人来,她都会想绝办法推托,不是说要往入货,就是说自己病了,但这样的借口也无法常用,所以她仍是得继承招待亲戚朋友。但心里有了抵触,便不可能再有太多的暖情,去去就是不得已应付一下,也毫不会很暖情真诚地挽留客人吃下一整理饭或者留宿,于是,那些亲戚对她徐徐就有了意见。

  在她没结婚时,她几乎天天都和我在一起,那时候我只有几岁,我的数学和诗词几乎都是她未嫁时教的。每到暑假,她就会来接我过往住,由于我往了,她就有借口告诉其他亲戚:我侄女在,家里住不下了。

  也是那段时间,我亲眼望着她天天有多忙、有多累,有时候几乎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我也是随着她吃快餐的。没人的时候,她就会跟我诉苦:“你望见姑姑有多忙了吧?她们总觉得我每天都闲着,就等着她们来,不是今天这个来,就是明天那个来,我真的快烦死了。”

  而我平时大部门时间住在小县城里,所以那些亲戚和邻居的反应,天然听得更多。我不止一次听到她们对我说:“你姑姑这个人太自私,太顾己,你长大了可千万别像她哦。”

  也常常闻声亲戚们聚会时,毫无顾忌地谴责她:“前几天我儿子生病,我住在阿凤(大姑姑的名字)家里了,他们两口子都不太暖情,话也不多,说实话,要不是我儿子生病,就算请我往,我都不愿意往呢!”

  另一个接口道:“上次我往逛街,中饭也在她家吃的,她也没说吃完晚饭再走,我就自己归来了,阿凤她们家确实不太暖情,尤其她老公,闷声不吭的,让人觉得很不惬意。”

  然后会有人总结:“哎呀,你们呀,人家现在是城里人,是老板,忙着赚钱,忙着和有钱人打交道呢,我们这些穷亲戚人家哪望在眼里啊,今天你要是市长局长的过往,保证人家无比暖情地招待你。”

  当时我年纪虽小,但永遥不会健忘他们的表情。有时候,我望不外往,会说:“既然你们这么不满,那就别往了啊!”

  但,她们不满是一归事,不往打搅那是不可能的。我妈警告我别胡说八道,由于连她对大姑姑也很不满,觉得她照顾外家人太少了。

  小时候的我,从不两边传话,但我会在大姑姑诉苦时,对她说:“那你就索性不管啊,管自己就好了。”

  她会望我一眼,郁闷地说:“怎么不管?又不能中断尽去来。”

  所以,她一边不满,一边继承做着自己不愿意做的事;而亲戚们,一边不满,一边继承打搅着她。二十年下来,她视对方为累赘,而对方也视她为无情无义之人。

  那时我就在想,假如是我,我会怎么做?我妈也问过我这个问题,我很干脆地说:“我会在一开始就拒尽。”

  当时她很气愤地说:“你也是个中断六亲的人,和你大姑姑一样。”

  我嘲笑一声:“我就是真中断了六亲,你们又能奈我何?我可不像大姑姑,一边诉苦一边继承,我不会诉苦,但我毫不答应别人打搅我的糊口。”

  我很清晰,当时大姑姑不敢拒尽是由于怕亲戚们的不满和指责,所以即使她再不愿意,也强迫自己往做,但结果是相互嫌弃。假如她现在开始拒尽会怎么样呢?结局不过乎如斯:让原先对她不满的人,更加不满。可以说,她这二十几年来的周旋,除了得到不满外,什么都没有。但假如当时她在最初就拒尽的话,和亲戚们的关系并不会比现在差,而且,她能保住自己的糊口。

  饭局结束的第二天,她打电话给我:“仍是你有魄力,敢当面就拒尽,你就不怕她们说你?”

  我笑得无比开朗:“以你对我的了解,你觉得我会在意吗?”

  电话那头,她久久没有言语,不知道是否在想这二十年来的点点滴滴。

  前几天,有位四十五岁的读者给我讲了她的故事。

  她说父母从小就管她很严,非常强势,后来,她考上了重点大学,毕业后入进外企,收进不错。一年后,就碰到了一个各方面前提都不错的男人,顺利恋爱结婚。因为老公的收进更高,两人按揭买了一幢别墅,日子布满但愿。

  但自从他们买了别墅后,父母就很想搬来一起住,她不敢拒尽,她老公不好意思拒尽,于是,她爸妈就住下了。

  这一住,就是十年,因为她爸妈强势惯了,自从搬到她家后,这个家的主人就变成了他们,他们夫妻的行为必需符合他们的要求,好比大夏天不准开空调,由于白叟不怕暖。家里的大小事情都必需由他们做主,包括孩子的教育,家庭财产的开支。

  她老公非常郁闷,几回提出但愿她父母搬走,但她不敢跟父母提,一直拖着。她父母见女婿不像以前暖情,对他也很有意见,家里一直布满了寒暴力。在第七年的时候,她老公很严厉地提出,但愿她父母搬归自己家,否则婚姻不保。

  她摸索着跟父母提了一下,结果被骂得狗血淋头,痛骂她忘恩负义,抛弃自己的父母,并且以最快的速度把老家的屋子卖了,向她表明:现在我们没屋子住了,假如你要让我们流落街头,你就望着办吧!

  到了这个地步,她天然不能再要求父母搬走,只能安抚老公,但家里的氛围越来越冰。

  在第十年时,她老公非常果断地提出离婚,表示什么都不要,只求离婚。她大惊,拼命挽归,表示只要老公不离婚,她一定送走父母。她老公说太迟了,就算你现在送走了,我们的感情也归不往了,这些年,我心里已经积累了太多的怨气,以后的日子,我想过得舒心一点。

  不管她如何挽归,对方都果断离婚,并说假如三年前,你就肯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婚姻还有救,现在已经太迟了。

  男人离婚的决心无比坚定,她不得已离了婚。凭心而论,她也清晰这些年,老公其实受了太多的委屈,连自己赚的钱如何花,都要被她父母干涉,能忍十年,已经不是一般男人能够做到的。

  离婚后,她父母对男人扬声恶骂,她悲愤不已:假如不是你们,我们会走到今天吗?

  她妈甩了她一耳光,对她痛骂:你个没脑子的东西,跟你离婚的是他,只有我们才不会抛弃你。

  她对父母布满了怨恨,三人大吵一场,父母一气之下搬到酒店往住了。

  她问我,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会落到两边都不讨好的下场。

  ●这世上,有良多人以为:只要拒尽了父母的要求,就是不孝,从来不往辨别父母的要求是否公道;

  ●也有良多人以为:只要拒尽了朋友的要求,就是不讲友谊,从来不往思索这个要求是否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围。于是,违心地允许,逼自己往履行,牺牲了自己的糊口,消磨了自己的耐心,原本想维护的关系不但没有因此保住,反而快速消亡。

  ●任何一种关系的维系,一定是你情我愿,相互体谅,所有委曲自己的行为,都坚持不了太久。

  请记住:会令你为难的人,本身也不见得有多在乎你,假如一件事,一开始就令你不惬意,那么,越早拒尽越好,拖到必需解决的那一刻,也许你就只能中断尾求生。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令你为难的事,越早拒尽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