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上岸后冷笑还在水里的人

  不要上岸后冷笑还在水里的人

  文/单士兵

  我特别反感爱诉苦的人。倒不是由于读过威尔·鲍温那本《不诉苦的世界》,才有这种强烈心理。我就是觉得,人在诉苦的时候,表情特别丢脸,很收留易不讲理。

  很遗憾,这个世界处处都有诉苦的声音。我听过最多的,就是诉苦单位有多不公平,领导做人做事有多烂。在市场类单位,就诉苦加班很苦,福利太差;在体系体例内单位,就诉苦人际复杂,环境压抑。

  不是说那些诉苦都没道理,也不是说有情绪不可以渲泄。问题是,诉苦真的有用吗?除了令人生厌,多是于事无补。所以,我以为,一个人不满情绪占居心灵,就必需警醒了,要么自己往改变心态,要么就是改变单位。

  有人会说,在单位组织眼前,特别是强盛体系体例眼前,自己气力太濒小了,根本无力改变。这有一定道理。但是,我想夸大的是,一个掉到水里的人,首先想到是如何上岸,尽对没有人连一点挣扎的动作都没有,要是选择那样死法,不只是太吊诡,也太可悲了。

  最近,朋友圈还在流传诸如“你所谓的不乱,不外是在铺张生命”“保持能随时离开体系体例的能力”之类的文章。鸡汤文能成为最有传播性的体裁,有其深刻的道理。这类文章很有煸动性,能撩拨或者刺激人的心灵。读这类文章,你会发现,良多在市场上打拼出一番天地的人,在一脸鄙夷地嘲讽那些在体系体例内忧伤的人们是寄生虫;良多享受着体系体例内不乱优渥待遇的人,又在自认为是地对那些在市场风雨中奔突的人们表达着廉价的同情。

  在那一刻,这两类人都暗自庆幸,觉得他们在这个布满不确定的时代,已经成功上岸了。对此,我想说的,此岸和彼岸,实在都有各自夸姣的风景。任何一个人,都不要在上岸之后冷笑那些还在水中的人。

  我一直都不认同那种所谓的“体系体例内外”划分是客观理性的。大学毕业后,我被分到体系体例内单位,干了七年,然后到纯粹的市场类公司又干了七年,这两年重新归到体系体例内单位。经验告诉我,无论走到哪里,只要你拥有一颗强烈热闹的心,天天都坚持不懈努力,始终专注于专业和能力,都一样能够获得价值认同。我还以为,即便是市场类公司,赶上一个权欲很重心机很深的领导,那个环境可能比衙门更糟糕;现在一些所谓的体系体例内单位,其开放程度和专业追求值得致敬,体系体例内也有阳光明媚的春景春色。

  必需清醒了,有时一个人就是一种体系体例,一个小环境也是一种体系体例。改变一个人,改变一种小环境,都需要从自己做起,当越来越多的人们放下诉苦,选择改变,最后改变的可能就是所谓的强盛体系体例。要具备这种改变能力,就要让自己具备独立人格,具备自我实现的能力。这样,才能保持随时离开体系体例的能力,也能拥有留在体系体例内的能力。

  “人的每一种身份都是自我绑架,唯失往是通去自由之途。” 在今天,不管你是否能够走出体系体例内外的身份错觉,假如你真的觉得自己已经上岸,那么就不要冷笑还在水里的人。鼓励和匡助他们爬上自己认定的彼岸,才是美德。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不要上岸后冷笑还在水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