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头等舱的间隔,差的不只是钱

  你和头等舱的间隔,差的不只是钱

  文/Spenser

  上周一大早,从北京首都机场飞上海,恰好与我香港的合作伙伴Liya和她老公统一班飞机。那天早上首都机场特别拥挤,机场像春运,排队换登机牌,排队等过安检,我到机场就比较晚了,望这架势再这么排队下往就要误机了,而应急通道也排满了人,说还要再等十分钟,焦急得不行。

  我电话Liya问你们到了没,怎么没望到你们,她说她们走头等舱通道,现在在候机厅吃早餐。我说我擦你们太爽了,和乘务员说下千万别让飞机飞走了啊,别落下我不管了呀。

  当我拖着箱子一路奔跑到里面,一脸狼狈地泛起在她眼前的时候,她甩我一眼故作鄙视的眼神,说: “你怎么想的呀,脑子入水了么?以你现在的收进,居然不坐头等舱,要不要这么抠门。” 我们一起登机,她左转前去头等舱,我右边通去经济舱,忽然想起很搞笑的那句话——世界上最远遥的间隔,是头等舱和经济舱的间隔。

  而这次的差距,却不是由于钱的差距。

  由于起得太早赶飞机,飞机上犯困,我平时都在飞机上码公家号文字,而这次其实太困了,但坐着睡又不惬意,想着Liya此刻在头等舱躺着美美地睡觉,忽然就很想问自己这个问题: “我现在明明确实坐得起头等舱了,为什么从来没想过往坐头等舱。我也明明知道现在时间对我来说是最宝贵的,排队只能干着急,为什么脑子里却没有动机要坐头等舱来节约时间,似乎长期脑海里的思维就是——头等舱和我是没有关系的。”

  到上海后,我们坐在往市区的专车上,我和她说了我的设法主意,她笑着说,以前她也这样过;你现在收进进级了,但是消费观念还没有完全进级。或只进级到了初步阶段,还停在原来一年赚10万的思维。 她和我说她当年调到新公司后,拒尽公司配的司机,说这些事情可以自己做,为什么要麻烦别人。

  公司的人就和她说,你错了,公司花这么多钱雇你,你的时间是不完全属于你的,你的时间是很贵的,假如铺张在开车这些低效率的事情上,是在铺张公司的钱和资源,是不道德的。 原本觉得份内的事,从经济效率角度,变得不道德了。但我们都知道谁是对的。

  1

  良多时候,观念的转变,比收进的转变,要难良多。

  以前搬家的时候,父母舍不得扔掉那些衣物,固然以后一般都用不到,但他们宁可让这些无用的东西占据着几万一平米的空间——由于以前穷过。

  长辈吃饭的时候,明明已经吃得差不多够了,却不舍得剩下,硬是绝量光盘,固然知道多吃无益,还要花更多时间运动消耗——由于以前饿过。

  这些观念是如斯根深蒂固埋躲在当年的基因里,血液里,控制着我们这些年景长的思维习惯,让我们做泛起在客观上已经分歧理的选择。 我们现在的决定,实在都是被过往绑架。

  我们之前的思维模式和对世界的认知,就像一个思惟的牢笼,形成一套固定的思维定式。

  就像当年我刚开始做香港保险业务的时候,那时候觉得谁一年能买个5万美金就算是大客户了吧,想谁会花这么多钱买保险呢。但后来接触的高净值客户,他们买的数额,常常刷新了我的认知,开始明白原来有钱人可以这么有钱,原来几百万在他们眼里算零花钱。

  再入一步说,这种思维,实在比牢笼更可怕。假如是牢笼,我们至少还有摆脱的欲看,想望外面的世界,而这实在是一口枷锁束缚的深井,我们就是底部的田鸡,望着头上的那一圈天空,甚至觉得这就是世界的大小。以你自己的人生经历,往揣摩似乎其他人也应该是过这样的日子。

  所以打工者思维,即使换一份工作,也去去仍是选择当高级打工仔;领薪水的人,很少会想到有一天要发薪水给别人。

  在游戏规则里玩耍的人,很少会想到自己要往制定这个游戏规则。连续创业的人,一般也都归不到打工者的身份。 都是宿命。

  2

  你的思维,决定了你在什么阶级。

  富的人继承富着,穷的人也只是在摆脱贫穷。负债的人继承加杠杆,存钱的人继承埋在银行,这个和收进不要紧,只是思维方式;所以阶层的固化,来源于思维的属性。 细思极恐。

  那么问题来了,这种几乎固定的思维方式,如何改变。 固然我的有些旧观念还很枷锁束缚,但实在这两年自己的思维方式,良多方面已经和过往有天地之别了。

  我个人的经验是,思维的颠覆需要巨大的人生转变,也许是被放置到一个完全目生的环境,也许是收进的忽然暴增或锐减,也许是职场的大起大落,也许是周围圈子的迭代。 总之,就是给你带来颠覆性冲击的概念,把你冲出原来的思维框架。

  年进10万的时候,你恨不得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节流就是开源;年进几百万的时候,你开始想着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就不要花时间。 以前,钱是贵的,时间是贱的;现在,时间是最贵的,钱是最不值钱的。

  家庭式小作坊的时候,你自己是老板,同时兼销售,会计,为了节约本钱恨不得把自己逼玉成才,等规模大了后,明白做领导最重要的事就是招到最优秀的人,没想过自己要多专业,只要找到最专业的人才。

  我现在自己建团队招人口试的时候,也常常会感触,他们无法理解我们这个平台未来的价值,他们望不到未来更大的画面。他们还停留在一份工作只是为了拿工资养活自己的生存欲看,所以缺乏内在动力,所以激发不出更大潜能。很可惜。 大多数做的事,老是缺乏想象力。 你把这事想得太小了,你要想得再大一些,想得遥一些。

  3

  Just keep growing, and fuck everything else.

  我承认自己是个比较偏激的人,在做分享的时候,常常讲一点就是要绝早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完成原始财富积累。然后就会遭到质疑,说我太世俗了,太物质了,接下来说我变了,变得太功利了。 而说这些话的人,去去都是自己还没有赚到第一桶金的;而达到相对财务自由的人,一般都同意我这个观点。

  一个人不能在统一个状态下待太久,这样就不会发生裂变,不会有大突破。

  就像你是卖时间挣钱,仍是用资本挣钱,在两个不同数目级的收进时候,你所有的思索都会改变。

  就像用户量是一千,一万,仍是十万,一百万,一千万,所思索的战略,都不是统一层面的。

  创业的时候,速度是很重要的,由于当速度起来迅速达到一个规模后,良多之前那些小规模阶段难以解决的问题,会由于你的速度,变得不再是大问题,甚至会自己消失。

  发铺的速度就代表了上升的势能,势能就是决心信念,就是未来,就是但愿。 我仍是那个观点——慢,是慢不出一个夸姣未来的。 Liya香港的公司这两年先后拿了保险牌,放贷人牌,信托牌,外汇兑换牌,证券牌,企业融资牌,资管牌等等,恨不得就是全牌照金融公司了。

  他们做顶层设计和架构,他们是做平台思维。而往年的我,根本理解不了这些,我还停留在做内收留思维……而今年的我,设法主意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你和头等舱的间隔,差的不只是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