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命运的馈赠,都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所有命运的馈赠,都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文/摆渡人

  1

  在未成年的那段时光,深刻体会到了原生家庭带来的创伤。哪怕是现在说起,留下的烙印也会隐隐作痛。

  二十多年前,这个家庭素来是没有硝烟的战役之地。

  一个女童的降生不但没有缓和父母的关系,反而为这个吵吵闹闹的家庭雪上加霜。父亲的嚣张专横,母亲的勉强责备,被这个小女孩望在眼里,烂在心里。她本来就是多余的存在,父母以前对她的啼哭置若罔闻。

  后来她长大了,面对无由的呵和寒漠的脸通常是一言不发。她在一阵锅碗破碎声中,借着微弱的灯光读书写字。

  那个醉酒的男人一把夺过她的书,摔在地上,狠狠地说:“女孩子家的,读书有什么用?”她强忍住眼泪,把书捡起来,走到另一个房间继承写字。

  没想到,我对这些陈年旧事仍旧记忆犹新。久久不敢直面那些痛苦的经历,所以才用“她”的口气。

  现在,身边的挚友都夸我厨艺好。

  是呀,本该无忧无虑的童年我就开始自求温饱,又怎能不会做几道菜。

  2

  年少的我就懂得了成人世界的道理:只有拼命努力,才能挣脱宿命。

  我不知道该称它为是一种幸运仍是不幸。

  那时候,家却成了我最不归往的地方。

  于是,一个人在学校废寝忘食地学习,在书楼如饥似渴地阅读。每个学期,靠着学校的奖学金和两份假期工的薪水,无需向父母伸手要钱。

  对于“你只有努力,才能走出往”,我坚定不移地相信,走出往就一定能望到光。

  初升高,是被保送的。

  大学也顺利考入高等学府。

  我夜以继日的努力,成了他们口中的好运。但我知道,只有这样才能离开这个地方,才能挣脱宿命的纠缠。

  那个夏天,我只身一人第一次出遥门。

  家乡的高山绿树换成了魔都的高楼大厦,滚滚黄河水换成了荡漾的黄浦江,我试图在纸醉金迷的异乡安身立命。到了大学,我过着恍如新生的糊口。一边自给自足,一边修炼灵魂和皮囊。

  从未被父母富养,让我更早地学会了当真糊口,富养自己。

  3

  林梦是我的大学好友,她有好望的皮囊和有趣的灵魂。

  比拟于我而言,她更为“幸运”。土生土长地上海姑娘,家景殷实足以让她半辈子吃喝不愁。

  她就是那种“比你优秀还比你努力”的女孩子,明明可以靠家室和颜值吃饭,偏偏要靠才华和努力。我曾对她的努力迷惑不解:你家这么有钱,爸妈又那么爱你,你为什么还这么努力,让我们怎么活呀?

  常年和我追一一等奖学金名额的林梦不由笑道:“钱是我父母的,不是我的。我要努力,才能得到我想要的……”

  这话堵得我哑口无言。

  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

  你说她幸运吧?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和奖学金是她自己争取来的,不是父母用钱买的,也不是学校白白赠予的。

  她每次上课从未缺勤,坐在前排当真听课、记笔记,课下也常和老师交流讨论。和老师相处融洽,加上她自身的精彩能力,林梦从老师那里顺利获得了一份不错的兼职。

  4

  某日,我在《人民日报》的夜读栏目望见她的署名文章,连忙向她求证。我知道她平时有写作的习惯,认为只不外是写写日记,发发微博而已。在人人可成自媒体的时代,她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透明,怎么就一下子抱上了大腿呢?

  后往返想起林梦和我一起坐公交、乘地铁的时候,我看 着她一直抱着手机玩,却不知道她写起文章来,连碎片化时间都不放过。她不中断坚持写稿日更、精心雕琢每一个文字,投稿后的石沉大海并没有使她失往决心信念,读者的中断章取义也没有让她如临大敌。

  林梦这样自嘲过:不曾在深夜里敲打键盘,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码字猿。

  当林梦写稿写得捶胸整理足时,我打趣道:“我的大作家呀,就算你江郎才绝,可千万不要切腹自绝”。

  她对文字稍不满意,就几经修改。有时候改的面目全非,全部作废;有时候力挽狂澜,重获新生。

  我知道,林梦不是下笔如有神的大作家,她只是在竭绝全力把最好的自己铺示出来。

  通过林梦,我才知道有些人望起来绝不费力,是由于他们一直在拼命努力。

  5

  求职季,大家忙着四处送达简历。我和林梦结束实习,一起往另一座城市旅行。和周遭旅客的走马观花不同,我们不但领略了城市美景、品尝特色美食,还结识了几个志同志合的朋友。

  大家焦头烂额求职之时,林梦申请出国留学通过,如愿以偿地飞去了大洋彼岸。我也收到了一家心仪公司的口试offer。出人意料的是,其中一名口试官恰是当时旅途中结识的朋友,他对我的了解要比简历丰硕的多。

  确认进职之前,我和朋友说起这段趣事,她的一脸羡慕,“你怎么这么好运啊?旅行还能捡着一份工作?”

  是啊,我真幸运。

  我不想说,在这份工作垂青我之前,我早已千锤百炼。不然,就算幸运之神想要拉你一把时,都不知你的手在哪。

  6

  不要随便羡慕那些人不费吹灰之力就过得鲜明亮丽的人,他们吃过的苦,穿过的荆棘,你又怎么会知道?

  茨威格说:所有命运的馈赠,都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你必需要以另一种方式来交换,或者偿还。

  你只不外是恰巧望见了他们的好运,却没望到他们的拼命。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所有命运的馈赠,都在暗中标好了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