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后感《中庸》

  文/李建成

  《中庸》这本经典,也是源出《礼记》,相传为子思所作。由程氏兄弟推崇,朱熹作《中庸集注》而明显于世,“以续夫千载不传之绪”。

  《集注》开篇便是程子对于篇名的解释,“不偏谓之中,不易谓之庸。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定理。”以定理解庸者,颇为少见。是以朱子详之曰“庸,寻常也”。寻常之意,似与英文general可以互释,可释为一般,也可释为普遍。又《康熙字典》庸有“和也”之解,与篇中“执中守正,折衷至和”相通。私认为先贤用字,未必只取一端。中庸之意,当可解为中庸之道、执中至和之普遍道理。至此与程子定理之意差可相类。

  不偏不倚,是儒家提倡的进步人的内在的道德素质,从而使社会可以达到太平和谐的一套世界观和方法论。不偏不倚在中国千余年来成为一种处事哲学,但是到了当代似乎泛起了偏差,这恐怕跟用字习惯是有相称关系的。当代的“庸”字,主要使用的含义之一是由寻常引出的略带贬义的平庸之意。所以良多人会下意识地把中庸也回结到不作为上来,这就跟原意相往甚遥了。

  中庸讲的中庸之道、诚其意,可以从下面这句来理解。“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夷锹,行乎夷锹,素患难,行乎患难。”此处告诉我们,要守好天职,说合适自己德行和身份的话,做合适德行和身份的事,入而才能达到和谐的状态。“虽有其位,苟无其德,不敢作礼乐焉;虽有其德。苟无其位,亦不敢作礼乐焉。”德不配位,或者位不配德都是不适合行事的。所以诗中有言明哲保身,这个词本来也不是贬义的。身处逆境想要入取的时候更要考虑如何智取,以四两来搏千斤,以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收成,不能一味蛮干。

  而假如把中庸理解为不作为,这也跟儒家的本意是相悖了。篇中讲到“正人之道,辟如行遥必自迩,辟如登高必自卑”是告诉我们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并非像俚语所说“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躺下”,是有入取的。接着又云,“故为政在人,取人以身,修身以道,修道以仁”。很显著地讲到“为”和“修”,这两个字都是主动性的词语,是积极的、向上的。再扩铺到其他儒家经典来讲,我们熟知的“学而优则仕,仕而优则学”,便是告诉我们当学习有了余力的时候可以出仕,当官有余力的时候可以致学。《大学》中也讲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是古今无数能人志士修身入取的思惟基础。

  上面这些儒家思惟是前人为了着重讲述而划分的几个方面或者说几个阶段,各有所侧重。所以我们理解中庸的时候,应该望完整,不能只靠只言片语根据当代对字的理解而往误解古人的本意。“窥一斑而知全豹”不是任何时候都行得通的。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读后感《中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