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答应自己失败,大不了从头再来

  你要答应自己失败,大不了从头再来

  文/谷润良

  前阵子,多年未见的朋友来北京旅行,我专程请了年假陪他。

  来北京,天然少不了往故宫、长城等闻名景点走走。景点人隐士海,又占地广袤,身旁没有导游,手中没有舆图,极易迷路。坦白讲,来北京工作一年多,我也是第一次出来游玩,所以,和朋友一样,一头雾水。

  不管怎样,我总要绝地主之谊。每到一处景点,都自告奋勇往带路,朋友相随着。于是,走错路的情况时有发生。想往一个亭子,绕了许久,才发现有近路可走;想往西北门,逛了大半个园子,到头来望到的却是正门。

  次数多了,朋友不免难免有些不耐烦,见缝插针地和我打趣——“大哥,咱们这是在北京,仍是南京?”“我就说这条路不合错误嘛,应该走那条。”“你是不是望我早饭吃得太多,力气没处使?”

  我都是一笑而过,或者,也随着自嘲一下。但心里想的却是——走错路怎么了?大不了从头再走。我们是旅行,不是徒步大赛。每一步都谨小慎微,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还有什么趣味?况且,第一次来,你要答应自己走错。

  2

  想起初三上学期,一堂英语课上,同学小左被老师鸣到黑板前默写单词。

  小左的英语成绩向来不错,大家都抱着仰视的立场望他走上前往,包括老师。之所以点他的名,大概也是为了给其他同学做个示范。顷刻间的工夫,小左写完了,走下讲台。老师欣慰地对着他笑了笑,拿起课本,开始核对。

  过程中,教室里响起阵阵喝彩声,许多超纲的单词,小左都写对了。老师的教杆也敲得“哒哒”响,“同学们,学习就该有这种精神……”说到这里,他忽然整理住了,大家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寂静所震慑,下意识休止鼓掌。

  是的,很遗憾,倒数第二个单词,小左写错了。

  放学后,走读的同学归家了,寄宿生往了食堂。唯有小左,独自趴在课桌上抄写那一个单词,以近乎自虐的方式,整整抄写了两大本。第二天,望着小左哭红的双眼,我们都被折服了。心想,像这样的同学,如若不长进,还有谁能成材呢?

  然而,此后小左的英语成绩却每况愈下。整个人望上往病蔫蔫的,连带着,别的成绩也越来越糟。中考前,小左已经不再是其他同学的榜样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可怕的不是蛇,而是我们心中的恐惊。小小一个单词,就击垮了一个人,这漫长的人生,风风雨雨,又该如何渡过呢?

  3

  头两年,有位遥房亲戚与别人合伙开了一间家具厂。起初,薄利多销,广做宣传,生意相称红火。这位亲戚在家人朋友眼前,着实风光了一阵。十里八乡的人在路上见了,都左一个“刘总”右一个“刘总”的。“刘总”自己也不谦虚,逐一微笑应答。

  可好景不长,生意徐徐就不行了。地舆位置欠佳,家具风格寡淡,一直靠薄利来营收,也吃不消。不知不觉间,出产出来的家具,眼睁睁占满了两层楼,却无人问津。一天夜里,刘总往卫生间,不慎碰倒了一张打扮台,整理时鼻子沁出了血。据说,刘总顺势靠在打扮台上,哭了许久。

  第二天,刘总就撂了挑子。与此同时,另外一个合伙人王总却坚持了下来。他往县城,乃至省城的家具城观摩、研究、学习。于是,生意徐徐复苏了,盈利了,厂址也从村头搬到了镇中央。

  如今,王总在坊间成了一个传说。头些天,县电视台还采访他,让他讲述自己扭亏为盈的心路历程。

  刘总望到采访,什么也没说。只是每次途经家具城,眼神里都写满了掩饰不住的落寞。

  这能怪谁呢?承受不了苦果,就没有资格享用成果。一次失败就吓破了胆,你又如何寄看柳暗花明?

  4

  人的一生,有许多沟沟坎坎要跨,比起荣誉傍身的成功者,我更赏识那些勇于接受失败的人。

  接受失败是一种聪明,更是一种魄力。生而为人,我们都是第一次活,谁不是摸着石头过河?你要答应自己失败,大不了从头再来。

  考试不及格,怕什么,找出盲点,查缺补漏,下一次当真备考即可;口试未通过,怕什么,口试多的是,或许这次不适合你,也未可知;创业血本无回,怕什么,一点一滴积累成本,仔仔细细试探经验,总有一天,你会开拓出自己的一片天。

  常常收到年青读者的私信,内收留大多是,走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不知要选哪条路,迷惘、痛苦、无助。

  我想说,与其迷惘、痛苦、无助,不如径直选择一条路。只要不是邪路,走错了几个路口,大不了重新来过。

  这世上最可悲的,不是失败本身,而是失败之后一蹶不振。你那么年青,为什么输不起?

  作者:谷润良,十九线青年作家,微博@谷润良,著有《是你自己不努力,说什么怀才不遇》。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你要答应自己失败,大不了从头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