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条有梦想的咸鱼

  做一条有梦想的咸鱼

  文∕刘永宗

  为了激励自己业余积极创作,我在QQ签名上写下了这样一句话:“人生假如没有梦想,那跟咸鱼有什么区别?”许多朋友给我点“赞”,有位女孩子却跟我唱“反调”:弱弱的说,我觉得咸鱼挺有梦想的,不然怎么就咸鱼翻身了呢?

  一语点醒梦中人,把我又带归自己寻梦之旅的源头。19岁那年,高中辍学的我来到厦门的建筑工地上打工,日复一日的艰辛苦作,将我磨得几乎没有了棱角与梦想,每每满身疲劳地躺到床上的时候,老是想:我的人生也就这样了吧,没有学历、没有背景、性格内向……有人说“乞食嘛也会有出头天”(就是乞丐也有一天能出人头地),我在低矮的工棚里仰看,却好像望不到前方的光明。

  一日,我在厦门夜市的书摊上淘到一本写作的书,如获珍宝。放工之后便如饥似渴地阅读起来。第二天放工之后,预备“再度赴约”往书中遨游。在床头翻找了好一阵子,却没有找到这本心爱的写作指南。和我同住的师傅望我翻箱倒柜,说:别找了,那本书被我躲起来了。有那么勤奋,早就上大学了,现在还用来这里打工?!安心打工,赚钱养家要紧!由于他是长辈,又是我的师傅,如斯苦口婆心,我只能一边担心着那本省吃俭用买来的书的命运,一边反问自己,莫非真像师傅所说,我这样的咸鱼,原本就不该“心高”?

  或许是源于对梦想的执着,又或许是年少轻狂的叛逆心理,我依然坚持自己的阅读与写作,只是更多时候转为地下了,好比到工地附近的路灯下或者公园里面的广场上——夜晚来临,我就寻找有灯光的地方,偷偷地揣上纸笔或者是街边淘来的书,坚持读写。半年后,我的坚持逐渐有了小小收成,每当得知文章刊登的动静,我都欣喜若狂,哪怕它只是一块“豆腐干”——一则简短的资讯而已。

  然而,我的文学暖情却常常遭遇来自身边的尴尬。曾经,我把刊有自己文章的样报拿给工友望,想一起分享这份喜悦。结果几日后想要归报纸时,才知道它早已被工友当了厕纸;另一次,一位暖心的工友帮我“夸耀”一本刊有我披发文习作的《黄河文学》,结果这本杂志被工友们“哄抢”而往,几天流转,这本归到我手中刊物已被摧残得面目全非……那时的我是又心疼又无奈,只好苦笑,这怪不得这些工友,糊口的粗拙让他们无暇顾及这些细节,而我,也只能坚持自己的“另类”,用文学给自己取热,让精神层面不再荒凉。

  也许是我蜗牛般的勤奋终于等来了机会之神的眷顾,2005年的那个夏天,挥汗如雨的我正在简易木梯上面安装天花板时,接到了一位中学老师打来的电话,问我是否有爱好往北京发铺,固然那个时候还并不知道“案牍策划”是做什么的,只是听说可以用电脑,从事的又是文字相关的工作,我就已经高兴不已了。

  从南到北,一路辗转走到现在,我已从一个低级案牍成功向营销总监回身,业余仍旧坚持创作,已出了自己的披发文集《漂泊是条青春的河》……固然写作已不是餬口的低级需求,但是我依然告诉自己不要健忘走过的每个艰苦的日子,要感恩写作。

  工作之余,在窗口俯瞰北京站熙熙攘攘的人流时,我总会生出一些感触,无意偶尔间,我想到了“咸鱼”一称的由来——据说以前的香港是渔港,渔民出海打鱼没有什么进步前辈设备,更没有冰,也就没有冰鲜鱼。但渔民们又想多捕鱼,于是他们会把先捕上来的鱼用大量的盐腌着,不让鱼发臭。等渔民归港时,鱼已被腌制多时,就跟木乃伊似的。如果渔民在捡这些鱼的时候,忽然发现其中一条是活的,而且还能蹦起来,人们把这鸣做“咸鱼翻生”,这条生命力极强的“咸鱼”也通常会被赋予夸姣兆头的象征,寄意糊口会360度大转弯。

  是啊,咸鱼也可以有梦!做一条有梦想的咸鱼,即便你感觉困整理无奈、糊口无看的时候,也请不要等闲给自己下定论!只要有梦,就要一点一滴勇敢往追。实在良多时候,成功也需要“峰归路转”才能“柳暗花明又一村”。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做一条有梦想的咸鱼